危险动物摄影师:为了拍摄不要命

2018-07-02 06:10 0评论

危险动物摄影师:为了拍摄不要命

马克·冯恩斯

危险动物摄影师:为了拍摄不要命

吸血蝙蝠在吸食冯恩斯的手指血。(视频截图)

危险动物摄影师:为了拍摄不要命

史蒂文斯正在对付一条黑曼巴蛇,它是非洲最毒的一种毒蛇。

危险动物摄影师:为了拍摄不要命

瓦莱丽在海底与危险动物亲密接触。

危险动物摄影师:为了拍摄不要命

瓦莱丽和丈夫从事危险的水下摄影。

在世界上活跃着这样一批人:他们或潜到海底,或走进大漠,或深入森林,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中追逐野生动物的身影,以尽可能近的距离直面毒蛇、杀人蜂、吸血蝙蝠、鲨鱼、猎豹、狮子等这个星球上最危险的动物,拍下有关这些动物的珍贵的特写镜头。他们就是危险动物摄影师。

喜欢上这项惊险又刺激的工作的摄影师本身往往也是动物保护主义者,热爱大自然,热爱动物,否则,他们不会如此以身犯险,因为他们的拍摄对象,随时可能变成最凶狠的杀手。有时,他们跟死神的距离真的只有一步之遥……

本专题文\图 吕云

马克·冯恩斯:

主动让吸血蝙蝠吸了10分钟

冯恩斯是美国有名的野生动物节目制作人,曾制作并主持美国自然频道《吸血鬼》节目。在制作这一节目时,他不止一次主动让自己成为吸血动物的美味大餐,从而留下了许多珍贵的画面,其中最珍贵的当属被吸血蝙蝠吸血的那一次。

几年前,为拍摄吸血蝙蝠,冯恩斯和同事来到加勒比海的一个小岛。这里的海边洞穴里,栖息着成千上万丑陋而凶猛的吸血蝙蝠,由于岛上缺少它们嗜食的大型牲畜的血液,那里的居民在夜间便经常成为吸血蝙蝠的猎物。它们一般选择在凌晨1时~4时,人们熟睡时发起攻击,在人的额头或头皮上咬下一块肉,然后顺势吸食人的血液。

为了拍摄吸血蝙蝠,冯恩斯和同事在黑暗的洞穴中架好摄像机,等了三天三夜。但是,吸血蝙蝠可能察觉到了人的活动,迟迟没有什么动静。

为了给观众充分呈现吸血蝙蝠的习性,冯恩斯决定牺牲自己,充当诱饵。于是,他坐下来假装睡着,安静地吸引吸血蝙蝠前来,大脑却很兴奋地期待着,“它咬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

在黑暗中,几只吸血蝙蝠悄悄地接近猎物。忽然,冯恩斯感到一阵剧痛,紧接着,他发现自己指尖的一块肉已被吸血蝙蝠咬下来,血一下子喷涌而出。吸血蝙蝠开始将舌头伸进伤口里吸食血液。冯恩斯疼得恨不得立即将指头收回,但是他不想前功尽弃,仍然坚持了近10分钟,让同事完完整整地拍下了吸血蝙蝠吸食人血的整个过程。

吸血蝙蝠吸饱飞走后,冯恩斯的血整整流了12个小时,用了无数纱布和绷带都没止住。但是,冯恩斯非常骄傲,因为他是世界上拍摄到这一过程的第一人,这些珍贵的画面是真真切切用他的血换来的。

为了《吸血鬼》这一栏目,冯恩斯和同事在世界各地尤其是热带地区足足拍摄了一年。除了蝙蝠外,他们还拍摄了吸血蝴蝶、吸血鸟、蚂蝗、蚊子、臭虫等吸血动物。主持人冯恩斯伸出自己的手臂供吸血动物食用,成为节目的常态。在拍摄蚂蝗时,为了展示各个不同的角度,冯恩斯将多条蚂蝗同时放在自己的手臂和腿上,而为了防止自己扭动,他还让同事把自己的胳膊和腿绑在椅子腿上,他艰难地熬过了40分钟。

尽管每次拍摄,冯恩斯都会预先服用预防疟疾的药,但是,所有节目拍摄完毕后,冯恩斯会感到身体非常不舒服,便立即赶往医院做了个彻底检查。尽管,所有的指标都显示正常,但他心里还是暗暗担心会感染上一些医学上暂时检测不出的病毒。

奥斯汀·史蒂文斯:

为近距离拍摄 两次被毒蛇咬伤

现年62岁的奥斯汀·史蒂文斯是一位专业蛇类摄影师,也是世界知名的爬虫学家,更是个为了蛇不要命的冒险家。在他的老家南非,他被称为历史上最传奇的“蛇人”。

从12岁起,史蒂文斯就着迷于豢养一般小孩子所害怕的蛇类动物,等到学生生涯结束时,他已经收藏了世界上最珍奇且毒性最强的一批爬行动物。长大后,史蒂文斯一度沉迷于摩托车赛车。1974年,一次车祸让24岁的史蒂文斯告别赛车场,并在朋友的帮助下,成为德兰士瓦蛇类动物园爬虫馆的馆长。这项工作重新激发了他对野生动物的热爱。之后,他又在德国和南非的蛇类动物园任职。一段时间后,他开始了野生动物摄影生涯。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