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的游戏》设计师:让已灭绝的生物,重新回到这片土地教学微影拍摄美术化妆

2017-06-09 06:52 0评论
        Michele Clapton,这位曾经获得艾美奖和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BAFTA)的服装设计师似乎在做着一份电视制作中最苛刻,最好玩的工作——她为HBO充满野性的史诗世界《权力的游戏》打造服装

克莱普顿在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工作,她领导了一支由织工,刺绣工和铠甲工匠组成的服装制作团队,大部分服装都由他们从头开始制作(他们有自己的织机,会自己生产布料)。这个剧集在规模,人物,和盛况上一时无人能敌。没有任何单独的线,扣子,靴子或手镯不是克莱普顿和她的工匠们竭尽全力思考并打造的。

克莱普顿必须钻进《权力的游戏》世界中,攻读乔治·R·R·马丁的书并像一个人类学家一样研究编剧们提供的剧本——她要问自己这些人物在各个地方都会穿什么,比如说临海的格雷乔伊(Greyjoys)家族和他们在铁群岛(Iron Islands)的无情、冷漠,湿淋淋的家里要穿什么,再到权力强大,富饶丰硕的兰尼斯特(Lannisters)家族还有他们喜欢在君临城(King’s Landing)相对阳光充足的气候之下穿什么。

 权利的游戏定妆照,微电影拍摄教程

左起琼恩·雪诺,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詹姆·兰尼斯特,龙母,卓戈,艾德·史塔克

《权力的游戏》的服装和道具的设计对剧集的成功是如此至关重要,也是与克莱普顿合作的工匠们的辛勤努力的体现,因此剧中的一些服装,道具,盔甲和武器参加了一个巡回展览。剧集的粉丝们可以看看克莱普顿和她的团队创造的难以置信的杰作,这个巡回展是HBO第一次举行此类展览,它赞扬了这些艺术家把小说变成惊艳又具有电影性的佳作中付出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激情。

我们采访了克莱普顿,聊了如何把乔治·R·R·马丁详细的世界从书本还原到屏幕;单件服装的生命周期;演员抱怨最多的又是什么衣服。

你能告诉我们一些你的背景信息么,当你知道你想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时是怎么入行的?

在某种程度上,我是从时尚走到服装设计的,但话说回来,要早知道,我会直奔服装设计,才不管什么时尚业呢!我一直很喜欢衣服,作为一个很喜欢创新,个性又急躁的孩子,我很有戏剧性,所以这正是表达自己的好方法。我学了两年服装制作和纺织,接着学了三年时装。然后,我经营了几年自己的品牌,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为众多音乐视频设计服装,后来又踏入广告业,最后则移动到电视和电影。

你已经设计了很多古装剧服装(包括《卡萨诺瓦》,《理智与情感》,《乱世妖姬》),其中《权力的游戏》以自己的狂野风格闯出一条生路。你是如何在这么特殊的题材里培养出这么娴熟的技巧?

这些东西我一直都很感兴趣,你可以从头开始得到这么多参与并能创造出很多东西。在上述所有的项目我有这样的艺术自由。所有导演以及《权》的编剧都让我真正探索,把外观变得令人兴奋。我总是喜欢背离一般的行事方法。


你在贝尔法斯特,自己的店铺几乎从头创造了这一切。你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我将在每季开头先见见所有的新地方和新人,然后看看主要演员的旅程,看看接下来谁要去死!

然后,我将开始研究新的场景的气候,商业以及什么是可用的,并由此开始大概研究和开发服装。然后,我将根据人物更加具体地设计。我会和剪裁师,铠甲工匠一起讨论这些设计图,并做出‘试穿服’。这个模型会被调整,然后和可能染色和印花完的布料一起被切割并交给裁缝。然后,我们将经常有另外两身试装,如果是一套复杂的服装,在任何阶段我们都可能涉及做旧流程,刺绣和军械。

有时在乔治·R·R马丁的书中对服装的书面说明并不一定能够全盘照搬到屏幕——能可以告诉我们一些书面描写跟荧幕服装完全不一样的地方么?

我想,最明显的是,在本书中的御林铁卫的盔甲是白色的,而我认为这太过了,也很难拍。我们当然保持了一些白色的元素,比如斗篷。我们在过程中也有使用白色珐琅。

免责声明:我的网站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