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中的那些导演偷偷告诉你的事儿

2017-10-04 04:10 0评论

  电影作为内容将影片当中角色们所观看的电影直接变成的一部分,甚至借助人物之口讨论、分析这些影片,是对于“电影中的电影”最直接的利用方式,与其他将电影作为背景所不同,导演在这里把“看电影“直接摆在了观众们面前,除了齐泽克出演的那两部教科书一般的电影分析纪录片以外,在电影当中看电影,我们还有更多有趣的方式。

  

电影中的那些导演偷偷告诉你的事儿

  《逃离德黑兰》中主人公在看《决战猩球》

  话痨伍迪·艾伦在影片当中吐槽过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数不胜数,在他的成名作《安妮·霍尔》当中伍迪·艾伦与黛安·基顿约在电影院见面,两人一直在拌嘴争执,从感情到文学、哲学以及艺术,而排队过程中排在后面的人在滔滔不绝地讨论着费里尼,让伍迪·艾伦非常恼火,而两人在电影院所看的马塞尔·奥菲尔斯的《悲哀和怜悯》正是黛安·基顿口中“四个小时有关纳粹的纪录片”。

  

电影中的那些导演偷偷告诉你的事儿

  《安妮·霍尔》中《悲哀和怜悯》

  伍迪·艾伦在影片中所讨论的种种问题,大多数时候和影片本身并没有太多的关系,而只是伍迪·艾伦借助主角之口进行着自己的艺术评论,而这种典型的知识分子式的吐槽,在伍迪·艾伦的影片中随处可见。

  

电影中的那些导演偷偷告诉你的事儿

  《圣血》中的《隐形人》

  墨西哥导演亚历桑德罗·佐杜洛夫斯基的名作《圣血》,充满诡异魔幻的色彩,影片的主角芬尼克斯是精神病院里的患者。在这个颇具有预言色彩的故事中,芬尼克斯在一场戏中头上包裹着白布在电视前看一部电影,而他的造型则明显来自于影片当中正在播放的画面,这部影片是来自美国导演詹姆士·威尔1933年的科幻惊悚电影《隐形人》。

  《隐形人》中一个发明了隐身药剂却没有解药的科学家和《圣血》当中充满充满疯狂的世界形成了某种共鸣,芬尼克斯重现的这个被白布包裹,带着墨镜的形象,也将影片当中那种混杂着生存的混乱和逃避的痛苦的复杂情绪直接外化出来。

  

电影中的那些导演偷偷告诉你的事儿

  《绿里奇迹》中的《礼帽》

  在弗兰克·德拉邦特的名作《绿里奇迹》的开篇部分,老年的保罗在老人院的客厅里看着银幕最佳搭档弗雷德·阿斯泰尔和金吉·罗杰斯1937年的歌舞片经典《礼帽》,忍不住失声痛哭。

  《礼帽》这部影片成为保罗打开记忆之门的钥匙,不仅仅是因为影片故事所发生在1935年正是与《礼帽》同时,更重要的是,在经济萧条年代在银幕上载歌载舞、无忧无虑的清新歌舞片,其实隐藏在背后的是现实中太多的辛酸和眼泪,对于保罗来说,记忆当中那个关于救赎和理解的沉重故事,也在这看似“不识愁滋味”的轻飘飘的歌声当中,重新汹涌而来。

  

电影中的那些导演偷偷告诉你的事儿

  《七个精神病人》中主角在看《凶暴的男人》

  电影作为暗喻通过其他影片来丰富和扩展自己影片的外延和层次,这一定是一件成本极低而又成效很好的事情,更何况,导演们还大可借此机会偷偷展现一下自己的观片趣味、好坏评价、格调高低。通过在影片当中对其他影片的借鉴,形成的互文本关系,也成为影迷和评论者所津津乐道的话题。

  

电影中的那些导演偷偷告诉你的事儿

  《美国精神病人》中《德州电锯杀人狂》

  在克里斯蒂安·贝尔2000年主演的影片《美国精神病人》当中,贝特曼在健身器材上做着运动,在他背后的电视上放映着1974年版经典恐怖片《德州电锯杀人狂》,画面上正好是提着电锯追杀的场面,影片当中疯狂的杀戮行为无疑是对现实中贝特曼的行为的预演和暗示,甚至更直接的是,在后半部分的戏份当中,贝特曼也确实使用了电锯——重现了德州电锯杀人狂的形象。

  即便从片名我们就能得知,贝特曼并不是一个真的“杀人狂”,而只是一个在上流社会的虚伪生活当中被压抑扭曲的可悲个体。但是当我们将贝特曼和德州电锯杀人狂的形象重叠起来的时候,这种在互文本中的相互叠加效果确实使影片产生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电影中的那些导演偷偷告诉你的事儿

  《保镖》中的《用心棒》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