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时期的王家卫

2017-08-20 07:24 0评论
  没戴墨镜的王家卫
编剧时期的王家卫

  对于香港电影,王家卫可说是两个意外。
  第一个意外,是一个不太着名的编剧,在1988年首次执导,片名叫《旺角卡门》,一部看来是黑帮片风潮中一部并不特别的电影。但教人意外的,这是一部富新鲜感的黑帮爱情片,更教人啧啧称奇的,是这个编剧出身的导演竟然带来耳目一新的视觉风格。
  但《旺角卡门》仍然只是部富风格的类型片,其创新也是在香港的工业体系之内,其成功也因此能被工业的其他人所吸收(例如随之而来的《天若有情> )。《旺角卡门》之后,集合六名青春巨星合演的《阿飞正传》却是一个更大的意外,它精致的场景却结合断裂的叙事,完全与香港的主流类型片大异其趣,却自有它教人心折的魅力。它的独特,令香港主流电影根本无法仿效,虽然它的票房收入或许也令到主流港片制作人不想仿效。
  或许这里还有第三个意外,就是当看到成名后王家卫的电影,再回顾他任编剧时的电影,我们会很难想像这样一个编剧,会是后来这样一个富有个人风格的电影作者。
  先把他在《旺角卡门》前编剧的十二部电影顺序排列一次,方便对照。
  《彩云曲》(导演:吴小云,合编何康乔、劳文生、奚仲文,出品新艺城,1982)《空心大少爷》(导演:陈勋奇,合编:陈勋奇、午马,出品:永佳,1983)《伊人再见》(导演:陈勋奇,合编:黄炳耀,出品:永佳,1984)《吉人天相》(导演:廖伟雄,单独编剧,出品:永佳,1985)《龙凤智多星》(导演:黎应就,合编:黄炳耀,出品:永佳,1985)《小狐仙》(导演:陈勋奇,单独编剧,出品:永佳,1985)《我爱金龟婿》(导演:陈勋奇,合编:陈勋奇、陈辉虹,出品:永佳,1986)《神勇双响炮续集》(导演:张同祖,合编:黄炳耀,出品:宝禾,1986)《恶男》(导演:陈勋奇,合编:陈勋奇,出品:永佳,1986)《最后胜利》(导演:谭家明,合编:谭家明、俞睁,出品:德宝,1987)《江湖龙虎斗》(导演:张同祖,单独编剧,出品:影之杰,1987)《猛鬼差馆》(导演:刘镇伟,合编:刘镇伟,出品:嘉禾,1987)从职业角度来看,王家卫的编剧时期不算复杂。自从1982年参与了《彩云曲》的编剧后,1984年到1986年间,他是永佳公司的基本编剧,只为永佳公司写剧本。永佳公司是80年代崛起的电影公司,与新艺城同属金公主院线,其影片档期也往往仅次于新艺城公司。永佳公司生产两种戏,一种是由李修贤导演,郑则仕、廖伟雄、李修贤主演,以同捞同煲(同甘共苦)兄弟为题材的警匪片或喜剧;另一类则是由陈勋奇导演厦主演的追女仔喜剧。永佳的剧本不少都是由当时写喜剧已相当成功的黄炳耀撰写,永佳创业时的成名卖座作品像《提防小手》便是出自其手笔。比起黄炳耀,王家卫只是个新人。王家卫主要帮陈勋奇,但亦为廖伟雄导演的《吉人天相》任编剧。
江湖龙虎斗
  《江湖龙虎斗》剧照
  1986年王家卫开始为永佳以外的导演写剧本。首先是张同祖,在1984年,王家卫曾为张同祖导演的《初哥》任副导。1986年为张同祖一部颇卖座的影片《神勇双响炮》写续集,仍然是与永佳的老大哥黄炳耀合编。1987年王家卫已离开永佳,却编了多部成功的影片,包括再与张同祖合作的《江湖龙虎斗》,和刘镇伟合作编剧的《猛鬼差馆》以及为谭家明编剧的《最后胜利》,三部影片无论票房及评价俱不俗。《江湖龙虎斗》的成功亦为他带来首次导演的机会,因为出资拍摄《旺角卡门》的正是《江湖龙虎斗》的影之杰公司。
  他的剧本创作与其职业编剧路程有很密切关系。其中一个主要现象,是他多数的剧本都是与人合编的,而其台编者则是该片的导演。这个特色要从香港电影业的特别情况来解释。王家卫开始编剧生涯的80年代,是香港电影界把集体创作视为最主要的创作方式之时。自从新艺城的兴起,带起了集体创作的风气,大公司的创作往往由一群人集体创作,特别是喜剧和动作片,都爱找一群编剧一起构思。而在剧本生产过程中,不同阶段的稿由不同编剧执笔也是常见的情况。这个现象延续至今,以致一部香港电影的编剧往往有多个名字。其中导演由于开始时便参与构思,临到现场又随兴之所至改设计,于是编剧中也往往有导演的名字。导演在一部香港片的地位,也往往是决定性的,由主要桥段到场面设计,他都有否决权。
  王家卫为陈勋奇编剧的一系列电影便是以上所说的典型。无论看早期的《空心大少爷》、《伊人再见》还是后来的《我爱金龟婿》、《恶男》,我们都很难联想到王家卫后来自编自导的作品。王家卫对男女关系的敏锐感受,那些富个人感性的爱情描写,甚至那些鲜活的人物性格,在这些影片中见不到丝先兆。这些影片自成一个模式,都是环绕陈奇为中心,由他演出对女主角一系列轻佻的追求行动,再加上不时的夸张动作,终于得到美人心。无论他的身份怎样转变,他都是一个饶舌的家伙。连他演哑巴的《伊人再见》也不例外。《伊人再见》中,他在角色想像中的漫画主角,仍然是那样饶舌。这个模式其实始自陈勋奇第一部独挑大梁的电影《佳人有约》。在这批影片中,我们见到的是导演和演员的陈勋奇主宰了影片的风格。编剧的个性在这里是不鲜明的。其中黄炳耀参与编剧的《伊人再见》是最成功的。因为黄炳耀写那些轻佻饶舌的对白堪称一绝。剧情东拉西扯无所谓,只要场面设计有小趣味便可以维持到吸引力。王家卫在这批剧本中并未能显出他会是个有才能的编剧。
  在永佳时期,较能显出个人特色的反而是一部较为次要的影片《吉人天相》,也许因为他单独编剧,终于在这里仍能找到一点个性。《吉人天相》其实改编自比利·怀尔德(B1lly wilder)导演的《飞来福》(The Fortune Cookie,1966)。原来的影片讲杰克·莱蒙(Jack Lemmon)演的球赛摄影师在拍摄球赛时被足球运动员意外撞晕,他的律师亲戚沃尔特·马修(walter Matthau)却教他乘机敲诈保险公司一笔。《吉人天相》的大纲只是把影片改头换面地抄袭。廖伟雄成了体育版记者,李修贤是他的师爷亲戚,王青则是意外打伤他的拳手。但是影片的主要关系却由原来的主角和律师亲戚转到被打伤的主角和打他的拳手王青身上。这个改动其中的商业原因是由于廖伟雄和王青在当时正因《Friend过打Band》和《摩登衙门》等片而成为一对有一定叫座力的组合。但是在创作上,影片却以少有(虽然夸张)的细致来描写两个大男人家居互相照顾的感情和终于的谅解。其中王青为廖伟雄雨中等候,为他做家务,以至被他赶走后的失落,竟然很有同性恋的感觉(虽然当中很鲜明地没有任何性的暗示)。这在后来王的影片其实不多见,但在王的好搭档刘镇伟的影片中,却绝不罕见。巧合的是刘镇伟在本片也演出一个不少戏份的角色,王家卫与刘镇伟的合作关系原来在此时早巳开始。
  1987年,可说是王家卫的编剧成熟期,他参与的多部影片都有佳绩。他为谭家明编了《最后胜利》,与俞琤及谭家明合编。在谭家明的电影中,《最后胜利》可说是剧本最佳的一部。曾志伟演一个无能的江湖人物,老大徐克入狱后,受托照顾他的两个情人李殿朗和李丽珍,但曾与李丽珍却控制不了,堕入爱河。剧本的成就未必完全归功于王家卫,但是我们却可以看到王家卫后来影片的一些母题。《最后胜利》拍于《英雄本色》带动的黑帮片潮流。但是与那些强调黑帮兄弟间义气干云、肝胆相照的浪漫感情不同,《最后利》讲的是强悍的老大与其不成材手足的关系,而且不成材的手足原来亦有他对老大的独特意义。他在老大落难时无私的支持帮助令老大渡过难关。
  同样值得留意的是两个女性的形象。李殿朗演的角色风尘味浓,在影片中好赌好强,但大癫大疯之余,却对徐克死心塌地。相反,李丽珍的角色似是邻家女子,爱起来却最决断,为爱常有惊人之举。这两个女性形象,在王家卫后来的影片中不断出现。李丽珍那种在爱情上坚强决绝的女性,则更接近《阿飞正传》的张曼玉。
  或许由于同一年编剧,王家卫为张同祖编的《江湖龙虎斗》和《最后胜利》故事和类型虽然截然不同,但有不少地方却互相呼应。《江湖龙虎斗》更接近《英雄本色》那种义气英雄的故事。做义弟的是当时正处巅峰的周润发,他当然不会演个不成材的义弟。但影片中除了邓光荣和周润发两个男主角外,还有追随二人的伊雷一角。这个角色毫无英雄气概,竟日追随左右,显得颇为窝囊。但是他在影片中既为邓与周生龃龉时疏导邓,到邓几乎被大敌杀死时用儿子的性命来帮他。《最后胜利》中徐克说自己受重伤时全凭曾照顾的一番话,倒好像应验在伊雷这个角色身上。这种窝囊义弟与强悍大哥的感情,在《旺角卡门》中刘德华与张学友的关系中获得最淋漓的一次发挥,其中不成材义弟的价值和心结在当时芸芸浪漫黑帮片中更可说别树一帜。而即使《阿飞正传》中,张国荣与张学友的关系亦不无这种感情延续的地方。
  同样,甄妮与邓光荣的关系亦与王后来的影片相关。她演一个跑江湖的歌女,本来性格刚烈,但被邓光荣用英雄气概收服后,从此便对他死心塌地。这种被魅力男人所吸引,死心塌地为对方的风尘女子,在王家卫影片中以后还有出现,最典型的是《阿飞正传》的刘嘉玲。大概到这个时期,王家卫作为一个作者的个人特色,终于开始流露。
  王家卫这一年还与刘镇伟合作编了《猛鬼差馆》,刘镇伟也是影片导演。《猛鬼差馆》并不见到后来王家卫的特色,但是他与刘镇伟的合作关系却从此不断,时有合作。刘镇伟也不时在他的电影中摹仿、谐拟王的影片,而又有自成一格的风趣。
  王家卫在《旺角卡门》后,也编了两个剧本,一个是张同祖导演的《再战江湖》,一部是技安(即刘镇伟)导演的《九一神雕侠侣》。两个剧本也是与影片的导演合编。在这里,我们见到他服务导演的心态仍然明显。《再战江湖》讲寻女的故事,顿像保罗·施埃德(PaulSchrader)的Hardcore(1979),李美凤演的舞女,对邓光荣的一见钟情,至死不悔,仍然见到王家卫影片中一个重要的女性形象。
  附论
  王家卫自任导演后,他在创作过程中往往备尝艰辛,不断修改,“新诗改罢复吟”.这种过程,除了对他是一种艰辛,与他合作的演员,常因此而有怨言。王家卫在《春光乍泄》中,其实把这种创作的紧张过程化成影片的剧情。无论《阿飞正传》还是《东邪西毒》,都出现了拍摄过程中的旷日持久和不断修改的情况。但《重庆森林》和《堕落天使》,王家卫却以极快速度完成。不过,他大概对《堕落天使》不会有太大成就感,影片有太过明显的《重庆森林》影子,几乎在自己戏谑自己(像金城武扮王菲),到了《春光乍泄》,他又故态复萌,为了创新,他不断修改到找不到边际,整个摄制队滞留阿根廷,张国荣为此曾发过脾气。
  我们用另一个角度看何宝荣和黎耀辉的同性恋关系,便会看出另一层意思。张国荣演的何宝荣最爱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梁朝伟演的黎耀辉为了这句话,便来到了阿根廷。他们要去找瀑布,但是却永远去不成,因为荣常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这句不如从头来过,就令两个人滞留了,不单是路途上,而且是整个生命都滞留了。“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正是整个拍摄困局的关键,因为王家卫不断尝试从头来过。到最后,他利用了这个困局,拍出两个人为这一句话绑在一起的感受。当中的欢乐和到最后被逼不能离开的困苦和愤怒,都恍似是对这次拍摄经历的自况了。也因此,当影片后段,张国荣淡出,梁朝伟终于去了瀑布,然后说,本来他希望那是两个人起来到的,当中的感慨,除了是角色的心声,也不妨看成王家卫对张国荣的一种抚慰。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