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爱人》人生于世何为真我

2017-09-05 16:19 0评论

不过片子真不错。属于让我看了双脚发软,脑子转个不停的那种。片尾时看着女主粉妆玉琢、端庄贤淑的样子,真是丝丝凉意顺着脊背上溜,让人感慨美人如玉、毒如蛇蝎。不过转念一想,这不止讲了这么简单的一个故事。Nick和Amy,相遇时,新婚时,真是所谓一对璧人:聪明、幽默、多金却不功利,浪漫又热恋着彼此;总之,是成功又极富魅力的形象。不过,故事先是快速利用与热恋期的对比,撕扯下了Nick的面具,清楚勾勒出他对妻子赤裸裸的全然无爱与冷漠,勾起了“杀妻”的悬念;接着,再很有耐心地、抽丝剥茧地,用电影的一整个后半段,剥开了Amy的面具。这对夫妻由对方的眼中看来,Nick是个失业人员,无所事事、酗酒、冷漠、出轨、暴力,Amy呢,是冷酷的控制欲与不择手段的残忍。结局是美满婚姻不过秀场做戏、双方的相互利用,这是Amy讲出的对婚姻的定语。

我觉得,这部电影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是讲了两个自私的人相互爱上了对方的面具的故事。我不怀疑,这种爱是真的。所以在相恋与婚姻开头的幸福中,他们是自愿、快乐地扮演着那个“更好的自己”。只不过,他们爱恋的对象不是真实的罢了。当Nick的厌倦和Amy的怀疑开始滋生,裂缝产生了;面具落下了;两人赤裸相对,看到的是对方的丑陋;爱消失了,只剩下扭曲的关系。应该说Amy这个人物被塑造的更复杂、更丰富,她也是全剧的线索:原计划与Nick玉石俱焚;然后陷入困境,相比Desi的古典文艺、在他身边的受制于人,至剧终,她仍然爱Nick的面具,爱能够对Nick全盘控制,爱自己在Nick身边完美人妻的形象,所以用尽手段回到了Nick身边、死死捏住了这段扭曲的婚姻。看看美国文化往这样一个人物形象上贴的标签也很有意思:金发美女,哈佛/常春藤,纽约土着,畅销书作家,完美主义的精英父母。再看Nick,小文人,普通家庭出身,住Missouri州郊区,不修边幅满嘴粗口的孪生妹妹,失业、电玩、酒精、垃圾食品、teenage小情人。

另一方面,从这个电影的大背景,是“媒体”和“司法”,也成为了嘲弄的对象。媒体人挑动大众,又迎合大众,致力于提供“大众想要的故事”,而非真相本身。而成功律师如Tanner,也就利用了媒体和大众来玩弄司法。那么这个“大众”是什么?他们就是普通人,如我们的街坊邻居、身边亲友,如你我自己,爱看闹剧,爱听八卦,爱灌鸡汤;他们与Amy、Nick这般公众形象素昧平生,因此无人真正在意“事实真相”;但大众需要一个渣男来痛骂,需要看到正义得到伸张,需要为浪子回头而泪流满面,需要一个国民偶像来崇拜,需要有情人终成眷属,需要一个完美家庭的典范。他们就是“人民”。这种论调在现今美国的不少影视剧中不少见,这大概是民主国家现今普遍的一种社会困扰。

 《消失的爱人》人生于世何为真我

消失的爱人

电影对两性的探讨和形象分立也挺有意思。不论对完美的男性、女性,还是丑陋的两性特质,都是非常American的塑造方式。不过这段婚姻中最直白、突出的缺点:女性多疑,男性出轨,不就是最原始的进化生物学的两性博弈吗?American文化真是一种粗糙的文化啊。其他的我不懂,不发谬论。

从旺角回来的小巴上,又想到面具的问题。Amy无疑是聪明的;她有敏感、狡黠和直觉,在不同男性面前投其所好,扮演不同角色。可我们普通人不也这样吗?就算在不同朋友面前,表现出的我们,也常常是不同的。这些难道都是面具吗?难道只有独处时的我,才是“真我”?我想,真我是复杂的;一个人格完整的人本身就带着多面;哪怕是特意的表演,多少也不免带着个人特质。我们不过是展示着自己不同面而已。而最棒的朋友、爱人,就是同他们在一起,我们自己最喜爱的那一面能被激发出来。不是辛苦的扮演,而是自发、自然的”被激发“。我们终其一生,大概也就在努力追寻这样的支撑与自我吧。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