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手表般精准的优雅与高贵——《布达佩斯大饭店》

2017-08-22 09:08 0评论
       又是一个围绕遗嘱的题材。虽然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是影片的叙事结构与节奏却如瑞士手表一样精准与优雅,正如里面的最强酒店经理(抱歉我记不住他的名字),待人处世彬彬有礼、温文尔雅、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传达着让你舒适、宾至如归的感觉。于是一切都在其中焕发了流光异彩的生命力,如钟表般行走的影片叙事,把故事讲述的更像是故事。
布达佩斯大饭店

  最强饭店经理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维持布达佩斯大饭店,很多客户都是为他而来,在这个角度,他确实是属于最强经理之一——虽然冲他而来的客户基本上都是老女人…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极其优秀的饭店经理,优雅的谈吐,精准的服务与调配,这是一个用生命维护着自己优雅与文明的人,即使被迫陷害入狱,即使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但这优雅的表象下,其实他与旁人并无二至,用优雅的油嘴滑舌博人喜爱,用“博爱”让每一个人都宾至如归,理所当然的获得巨额遗产与别人的帮助,可是这样的人往往有一个特点:用最完美的表象把自己紧紧的包裹起来,这个人到底怎么样,别人终究是看不穿的。其实人终归是人,会无助、脆弱、无安全感、追求虚荣的浮华。到头来内心依旧悲伤不已。深处的孤独被浓厚的羽之味掩盖,然后继续装着优雅的态度继续孤独的活下去。
  门童的存在就像是最强经理内心真实一面的出口,虽然种种行为都是门童提议的,但是经理也毫无拒绝的、并且是以十分优雅的态度接受了这一切的提议,完全忽视“如果当初不偷那副画也不会这么多麻烦事了”,所以最强经理看上去是“善”,其实他跟其他争夺遗产的人一样是“恶”,所有的优雅与正直,都为了争夺钱财而存在,以“正义”的名义去执行实际的“恶”,最后在出游的列车上,面对“粗鲁的士兵”维护自己的门童,结果“不文明”战胜了“文明”,经理被自己一直以来优雅坚守着的“文明曙光”害死,倒不失为一种最大的讽刺。他所保护其实并不是门童,而是自己最后那点把自己与旁人区别开来的硬壳:如瑞士手表般精准的优雅、高贵所搭建起来的所谓“文明”.
  这是电影对所有优雅的“文明人”的优雅讽刺,连批判都不是,因为生存方式无所谓对错,这是众人的选择,为了生存我们总要舍弃什么,坚守什么,哪怕是在坚守虚伪,但这是我们在这个世间保护自己的唯一方法,毕竟我们都一样脆弱。我们都仰慕着优雅与高贵,但表明的优雅与高贵并不能掩盖内心的恶行与肮脏,真正的优雅与高贵,是脸上带着“地图胎记”的蛋糕店小姐的纯洁。
  因此影片结尾,作家问老去的门童为什么要留着饭店,是因为经理吗?老者轻轻摇头,“不,我是怀念我的妻子(蛋糕店小姐),这里有我们美好的回忆”.
  回忆的酒店经理其实只是芸芸众生之一,唯一的美好与安慰,是自己纯洁的妻子。
  时间并不讲述故事,时间只是陈列故事,这让故事看起来更像故事,电影如瑞士手表,代表时间向我们陈列这一连串有惊无险故事,惊了梦中人,可我们终归清醒。这是影片的最大优雅之处。
  PS:其实看了影片之后害是难掩失望之情愫…有点不像预告片里那么秀气又逗人,这种感觉就像是你与一个优雅的人初识,进行交谈,你羡慕着对方的优雅,结果谈到最后,其实对方跟你一样并没什么特别的,你终究是有点失望的,因为这低于你想象中的预期。不过,这点失望也基本算是无伤大雅的,对方用生命在表演优雅,这种执着也算是一种才能了。——并无贬损影片之意。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