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编剧养成手记

2017-09-11 12:33 0评论
   剧作教程:本文来自作者  河伯
  从09年毕业至今,不知不觉已经在动漫行业混迹了4年,参与创作了二十多部动漫作品,很多感悟,于是写就此文。这不是一篇讲编剧技巧的文章,而是结合作品写就的心路历程,希望能给动漫编剧们以及有志于进入这一行的朋友带来一点启示。
  毕业后我加入的第一家公司是上海河马动画,主做3D动画电影。应聘时,经理给我看了公司正在制作的《超蛙战士》的片段,看到那让人热血喷张的太空机战画面,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家中国公司制作的。满怀着国产动画崛起的憧憬,我加入了河马动画。
  河伯  《超蛙战士》
  当时我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编剧这种职业,在我的心目中,动画就是像宫崎骏这样的天才导演带着一帮漫画家制作出来的。
  进入公司的第一个职位是商务专员,负责推广即将上映的影片。具体的工作不用细说,转折发生在2个月后,公司组织我们内部观看了《超蛙战士》全片,站在个人的角度,我觉得这部作品的剧情完全无法打动我,也没有信心向客户推广,所以就辞职了。大家现在也可以在豆瓣、时光等网站搜到这部片子的评价,我得说有些评论是不客观的,片子的视觉效果真是不错,只可惜技术上的成就被粗糙的剧情所掩埋。
  第一次触“动”经历很短暂,但却以残酷的教训使我隐隐察觉到一个真理:故事,或者说剧本,决定了一部影片70%的成败。
  成为漫画家
  再次进入动漫行业是2010年夏天了,上海京鼎动漫雇用了我,担当编剧。这是由台湾漫画家孙家裕先生创办的公司,在漫画领域很有名气,只是当时我并不了解,而且觉得孙先生总是板着脸好可怕。
  公司当时正在为热播动画《秦时明月》制作配套漫画,我分配到的任务是写四格与多格漫画脚本,四格漫画是最简单的漫画形式,基本上只能对应于搞笑题材。编剧只要有想象力,有幽默感就行了,剩下的就是多写多练积累经验。
  大概写了一个月的四格多格,公司开始做一套历史题材的漫画书,从上古画到近代,煌煌数十卷,于是我开始了每天读史书查史料的日子。由于是公司的重点项目,我写的每一篇孙先生都会检查修改,刚开始的时候难免挨骂。但后来对照其他编剧的成长轨迹,我发现起步阶段能有个师傅带带,可以少走数年的弯路,有些东西师傅一点就通,但自己也许好几年都琢磨不透。为了少挨老板的骂,也因为我确实对历史感兴趣——《史记》《资治通鉴》都是读过的——我每天都很用心的写作,连走在上下班路上,脑海里都会浮现出精彩的画面和动人的故事。
  从孙先生那里,我学到了几点非常重要的编剧素养。第一是创作的逻辑思维能力。中国的史书,记载的大都是冰冷的事实,要改编成故事性强的漫画,有很多需要原创的地方,比如人物的情感、思想。岳飞的词作《满江红》,史书上并没有确切记载作于何时——当然,是不是他作的也存疑——然而通过逻辑去推导,这一幕放在郾城大捷,击破金兀术的铁浮屠、拐子马后,岳飞与众将痛饮高歌时最为振奋人心。同样,他的《小重山》抒发了理想不能实现、知音难求的忧愁,我将这一阙安排在了岳飞收到宋徽宗退兵令的那天夜里,无法入眠,自然而然地就唱出了“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的悲歌。
  京鼎漫画的主力受众是小学生,但孙先生并不因读者年龄小就小瞧他们,在成年人这里无法通过的逻辑,一样不能展现在少年人那里。这种尊重读者(观众)——尤其是读者年纪还比较小——的态度是非常少见的,我后来接触过一些年长编剧,大多是从电视剧、小说等领域转来的,他们对待动漫的态度则是充满了轻蔑,自以为曾写过大块头作品,对付动漫这种“小儿科”的东西简直绰绰有余。“动画片就是要天马行空,就是要敢于去想”是他们的口头禅,所以导致了国产动漫众多逻辑不通,让人笑掉大牙的剧情。这里我想说的是:天马行空不等于罔顾逻辑,你不尊重读者(观众),总有一天失去尊重的会是你自己。
  我学到的第二样财富是营造高潮气氛的功力。一页漫画可以分为很多个格子,但漫画家都喜欢画那种一页只有一格,甚至跨页组合成一格的画面,最具美感和视觉冲击力,也自然成为了全书的高潮部分。写出这样的画面也是编剧的追求,在我还不能熟练掌握故事的节奏时,这种规定情境式的高潮实在是很好的训练。我印象最深的情节仍是在写郾城大捷时,从战前宋金双方的斗智斗勇,到战争中的血脉喷张,杨再兴战死沙场的悲壮,而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迎向最后的高潮——我留了整整一页来刻画这一格,胜利后岳飞与众将士痛饮高歌,誓言直捣黄龙,背景则是词阕《满江红》。
  写完漫画中国历史系列,我接手的任务是将清代戏曲家李渔的作品《风筝误》改编成漫画。说实在的,我挺不喜欢这种古代才子佳人题材的故事,觉得特别俗,无外乎是青年男女相爱,但受到家庭阻力不能在一起,最后男青年高中状元,再奉旨成婚。有了这种排斥的心态,我自然写不出来什么高水准的作品,被孙先生叫去谈话后,我归结为故事本身的没趣味。他当时给我举了个例子,迪士尼拍的《花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这故事的原型其实也没多大意思,但迪士尼却能拍出如此精彩的作品,关键在于加入了一个角色——木须龙,这条搞笑的小龙大大增加了全片的趣味性。受孙先生的启发,我在《风筝误》里加入了一只鹦鹉,负责保护女主角以及承担搞笑任务,果然给故事增加了不少趣味。当然,这一点属于编剧技巧,与之前两点的重要性无法相比。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其实也挺单纯的,尤其在初期,每天都琢磨着怎样写得更好,看着剧本上老板的修改部分越来越少,心里也挺有成就感的。但因为当时我已厌倦了写历史故事,想做原创;二来我觉得动画是一个比漫画更大的市场,还是想去做动画,于是我离开了京鼎,开始新的征程。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