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具有电影性,需要避免的几点

2017-08-14 08:21 0评论
     剧本具有电影性,需要避免的几点
       剧作教程,首先剧本要具备电影性。剧本的根本特性,在于它是一种影像叙事。剧本里的任何一个句子,都要诉诸视觉或听觉。
  因为剧本的这一根本特性,剧作者在构思和行文的过程中应该避免以下的几点:
  1. 避免抽象的描述
  “他的工作日复一日,非常空虚、无聊。”此种描述性语言是抽象的,没有视觉和听觉性,可以存在与小说中,但放入剧本并不合适。如果写入剧本,就应该有具象的转化。
  可以转化成偏重视觉性的:“办公室里除了他一个男性,其余全部是中年妇女,他呆滞地坐在其中看她们拿着毛线织毛衣。”
  ——这是用织毛衣的视觉感和织毛衣的动作的单调来表现日复一日的无聊。
  也可以转化车成偏重听觉的:“邮局光线幽暗的工作台,他机械地盖着邮戳,噼噼啪啪如同一架没有知觉的机器。”
  ——这是在利用盖邮戳的重复声效达到这种相似的效果。
  “死的沉寂飘荡在空气中”.战舰波将金号一个参加暴动者的回忆中出现了这样的句子。这是一个带有文学性的语言,很准确地描述了死亡将至的死寂和紧张感。但是如果写成电影剧本,它必须要转换成一种形式。
  爱森斯坦在改编成剧本时对这句话做了这样的改写:“这时,士兵们手里颤抖的枪对准遮盖着犯人的盖舱帆布,犯人们呼吸声吹动着帆布,他们就要枪杀自己的兄弟了。”“犯人的呼吸声吹动着帆布”,这就是用具象的形式再现了那种难以忍受的死亡将至的时刻。(自己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具象)
  2. 避免其他感官的描述
  电影是视觉和听觉的语言,我们人类的其他感官:触觉、嗅觉等,在电影中都得不到直接的展望,因此剧本行文中要避免对除视听之外其他感官的描述。
  视听性是电影的所长,当然也是它的局限。电影和剧本中无法直接描述视听外的其他感官,使我们无法直接再现其他动人的知觉,但是不是真的绝对无法展示呢?
  马丁·布莱斯的《闻香识女人》、汤姆·提克威的《香水》,都是以香气为重要描写对象的电影。通过视觉听觉造成的通感,它们实现了对嗅觉的呈现,构图和剪辑、音乐的烘托、台词的点睛,让观众透过视听仿佛闻到了迷人的香味。
  这两部影片的妙处,就在于实现了从其他感官到视听感官的转化,只要能独具匠心地完成这种转化,电影和剧本完全可以间接地实现对其他感官的表达,这种间接的呈现,还有可能比直接的呈现来得更有韵味,更能激起观众的幻想。
  3. 避免只在于内心的幻景
  小说擅长丰富而深刻地表达人类内心的情感和思想,小说里的很多内心活动的描绘,都是只存在于内心的幻景,是与人物表面的言行存在差距的内心的暗涌。
  因为文字描述抽象事物的能力,人物的内心透过书面语言一览无遗。可是电影对内心的表现却没有那么自如,她只能呈现那些可以被看得见的神情、动作、言语,以及那些被具象化的抽象情绪。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