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具在微电影中的作用

2017-08-14 19:36 0评论
   剧作教程:道具在微电影中的作用。作为“property”一词的简称,“props”(道具)指的是布景中可移动的物件,尤指在故事中带有重要功能的那些物件。如此说来,道具可不是用来打扮布景的“物”那么简单,它们很可能担负起类型片的图形证明(iconographicdemonstrations)的重任(我们常把带尖头的界桩、十字架、棺椁、银弹与恐怖片联系在一起,把枪支与西部片联系起来,诸如此类);它们还可以用来推动故事向前发展;更关键的是,它们还可能具有隐喻的意义。
道具在微电影中的作用
  道具会以多种方式为叙事提供动力。最明显的是,它们能给人物提供行为动机:在《加勒比海盗2:聚魂棺》(Pirates of the Carribean: Dead Man's Chest,戈尔·维宾斯基[Gore Verbinski],2006)中,故事是围绕几个互为竞争关系的人物来结构的,他们都想占有相关的四个物件——能指引“聚魂棺”所在位置的神奇罗盘、开启聚魂棺的钥匙、聚魂棺本身、聚魂棺内那颗仍在跳动的心脏。占有这四个道具是所有主要人物的行为动机(尽管每个人物需要它们的理由各异),而每个道具在即将到手之际都因下一个道具的重要性显现出来而被放弃(往往充满了喜剧性)。道具也对叙事的展开有所助益,这一点通过在时空中对动作调度的塑造来实现:比如说,《女友星期五》中编辑部里停不下来的电话铃声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异常繁忙的所在,而同时这也与情节本身的节奏是合拍的,这里刚刚发生的一件事,立刻就会被银幕以外发生的更新的一件事打断,给那些往往以极快的速度进出画面的人物提供行为根据。
道具在微电影中的作用
  道具也会带有隐喻的意义,这要看摄影或对话是如何把注意力吸引到它们身上的。《蝴蝶梦》(Rebecca,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1940)中不知名的女主人公(琼·芳登[Joan Fontaine])与其丈夫(劳伦斯·奥利弗[Laurence Olivier])结婚后却忘了拿结婚证书,是那纸证书顺着婚姻登记处的楼梯间飘落下来,又回到了这对夫妇手上,这种呈螺旋形向下的飘落方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提示着他们未来婚姻的迂回曲折。这个事例提供了一个清楚的说明,即在电影传递隐喻和内涵信号的能力上,道具何以意义重大,那是因为最常见和最有表达力的电影隐喻形式之一就是转喻(metonymy,见麦茨[Metz],1982)。转喻指的是由言语描摹出的与某种观念有关的某个物件或某个细节的大致轮廓,而后又被这个观念本身所取代(《蝴蝶梦》中的结婚证书代表的就是整个婚姻关系)。所以说,就电影的转喻而言,道具在揭示画面之外的一系列意义时起着关键的作用,它们不但非常实用,也是表达内涵意义的丰富资源。
道具在微电影中的作用
  严格说来,作为隐喻的道具还会带来存在于影片自身之外的隐喻联想:在《欢乐谷》中,当黑白世界的玛格丽特(马利·谢尔顿[MarleyShelton]饰演)从树上摘下一个鲜红的苹果递给戴维(托比·马奎尔[Tobey Maguire])时,这一举动被赋予了重大的意义,因为它明显借鉴到了《圣经》中偷食禁果的内涵意义,并给出了正面的含义。当道具被摄入镜头时,将观众注意力引向道具以及拍摄道具所采用的电影技巧这两个方面,就更容易带出隐喻:《欢乐谷》中的苹果镜头之所以能作为独一无二的东西,并作为象征物突显出来,那是因为当苹果被摘下后枝杈间露出了月亮(镜头很快重新聚焦,所以我们最初看到的是一个模糊的球状物,之后才看清原来是一轮闪闪发光的满月)。类似的道具在叙事和场面调度中重复出现,往往就被赋予了象征的意义:像《画师的合同》(TheDraughtsman's Contract,彼得·格林纳威[Peter Greenaway],1982)中的水果,就是一个反复出现的动机,它们被大量展现,一再被片中人物啃食。水果的视觉特性提示着多种隐喻的可能性(来自特定的叙事语境以及更广泛的文化内涵),诸如性愉悦、上层社会生活的奢华、富有的女人想要“结出”男性继承人“果实”的急切需要。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