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巧克力

永远的巧克力

作者:admin 年代:其他 类型:温情,社会 评论:0评论 查看: 发布时间:2015-12-09 00:00
  • 故事梗概
1 薇薇父母家客厅,内,夜
客厅很大很明亮,薇薇和志良的女儿贝贝(3岁)正在和薇薇的爸爸在客厅的大落地窗前玩耍。爷俩在窗前一边一个,坐在木地板上上,面前是一堆积木搭的小房子等。
贝贝:“姥爷,假装你是大灰狼,我是小红帽,你来我家做客!”
薇薇爸(美滋滋的)说:“姥爷是大灰狼,你是小红帽,我去做客了啊!”
说完,薇薇爸欠起身子,推着一个动物玩具,向贝贝爬去。
在客厅中间的沙发上,薇薇和妈妈坐在一起,志良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志良从书包里掏出几页纸。
志良一边一页一页的看,一页一页的递给薇薇妈,一边(陪着笑)说:“妈,这是位置图,您看,基本挨着西四环!这是户型图,正南,三居,12层,黄金楼层,哦,这是中介给算的全款价,中介费还打了个八折,还有这张,这是我打印的,他们小区的平均房价走势。”
薇薇妈一张一张的接过来,大致看了一下。
薇薇妈(严肃的)说:“今天叫你们来,就是要说说这事!你说买房子这么大的事儿,你俩怎么说定就定了?好嘛,昨天你们要不给我打那个电话,定金就交了,对吗?”
薇薇:“妈,这套房子实在是不能等!这套房子确实是好,站在阳台上,抬眼就是西山,我和志良都特喜欢!”
志良微笑着看着薇薇和薇薇妈。
薇薇(兴奋):“连贝贝都特喜欢!是吧?贝贝?”
薇薇向着贝贝问了一句。
贝贝(头也不抬)的回答:“是的!”
薇薇爸笑眯眯的摸了摸贝贝的脸蛋,问:“你为什么喜欢呢?”
贝贝:“他家有很多玩具!”
薇薇(笑着)对爸爸说:“那家也有个小男孩,比薇薇大一点,家里全是玩具,贝贝可喜欢了!”
薇薇妈(严肃):“那房子哪怕就是个宫殿,那你们是不是也应该等我们去看看?我跟你爸连块砖都没看见,你俩就敢交定金?”
志良(陪着笑):“本来是想让您跟我爸去看看再定的,可人家中介说,这套房子特抢手,好几个客户都盯着呢,谁先下手就是谁的!”
薇薇妈:“你别听中介瞎忽悠!我还不了解他们吗?死的都能说活了!谁像你们这么傻啊?他一忽悠,你们就交钱?再说了,就算房子好,咱也得讨价还价吧?房主降价了吗?”
薇薇(撇撇嘴):“还降价呢?人家不涨就不错了!他们小区均价三万五,他卖三万八,还有人抢!”
薇薇妈(严肃):“这又是中介忽悠你呢吧?你们这俩孩子就是天真!”
志良(陪着笑):“妈,这套房子估计不是中介瞎忽悠,今天下午中介还给我打电话呢,说今天再不定,明天就悬了!他有情报,明天就有人要交钱订房了!”
薇薇搂着妈妈的肩膀,轻轻摇晃。
薇薇(略带撒娇):“妈,明天咱就定了吧?都拖两天了,真的有点悬!”
志良(陪着笑):“就是!妈!好东西看准就下手,晚了就没了!现在这房子,一天一个价!”
薇薇妈(严肃):“哎,这房子还有我给你们拿的300万吧?总的让我看一看,想一想吧?要是这钱是志良的爸爸出的,我一句话不说!”
志良和薇薇相互看了看。
志良(尴尬陪着笑):“那行!我明天中午回来,拉着爸妈去看看,爸妈要是也觉得不错,明天中午我就去叫定金!中介催我好几天了。”
薇薇妈:“明天中午不行!你爸要去医院镶牙!”
薇薇(有点着急):“那您说怎么办啊?定金您又不让交,您自己又不去看,这不是难为人吗?”
薇薇妈(生气):“我怎么难为你了?哦!你们买房是个事儿,你爸镶牙就不是事儿?”
薇薇爸一边和贝贝玩着,一边(笑眯眯):“镶牙不是事,哪天去都可以!”
薇薇妈(生气)对着薇薇爸:“怎么不是事?每天吃面条啊?”
薇薇摇晃着妈妈的肩膀,(撒娇):“妈!您就同意我们交定金吧!我俩确实特喜欢那个房子!”
薇薇妈(坚定):“在我没看到之前,你们不能交定金!”
(特写):在志良面前的茶几上摆着的手机屏幕一闪。
(画外音):手机短信提示音。
志良欠身探出胳膊拿起手机,看短信。
志良面色阴郁的沉默了一会儿,一伸手,拿起旁边的手包,拉开拉锁,拿出钱包,打开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银行卡,放到薇薇妈面前的茶几上。
志良(阴郁):“妈,这卡不用了,还给您,钱都在里面,一分没动!明天也不用看了,那房子卖了!”
薇薇(惊异):“怎么了?谁的短信?房子卖了?”
薇薇妈也愣愣的看着志良。
志良:“中介发的短信!刚才有人交了定金,那房子卖了,这卡暂且用不着了,还给妈!”
薇薇妈的表情有些尴尬,薇薇的表情很生气。
志良垂头丧气的站起身,对贝贝说:“走了,宝贝,明天还上幼儿园呢,跟姥爷姥姥再见!”
贝贝放下手里的玩具,对坐在地上的薇薇爸说:“姥爷再见!”
薇薇爸微笑着对贝贝挥挥手:“贝贝再见!”
贝贝跑到志良身边,志良拉起贝贝的手,说:“贝贝,跟姥姥说再见!”
贝贝:“姥姥再见!”
薇薇妈有些尴尬的站起来:“贝贝再见!你们这就走啊?志良,薇薇,你们俩把这张卡拿上,下次再买啊?”
志良(垂头丧气,低着头):“买时再说吧!我们走了,爸妈再见!”
志良领着贝贝走向大门,在门口换鞋,然后推开大门,走了出去。
薇薇妈尴尬的看着志良和贝贝走出大门。
薇薇生气的抄起茶几上的手机,站起身。
薇薇妈一边尴尬的往薇薇手里塞卡,一边说:“薇薇,你回去跟志良说说,好房子还有的是!这卡你们拿回去,接着再买!”
薇薇一甩手,没有接卡。
薇薇(愤怒):“妈!您想干什么啊?您说这些有意思吗?您怎么不直说志良家穷,拿不出这三百万,您能拿得出呢?是您当初不让我们贷款,说负担重,您借给我们钱,就是为了这么搅合吗?您知道志良从贝贝出生就惦记着买房,给我们娘俩一个大房子,他都看两年房子了,好容易有个合适的,您跟着裹什么乱啊?”
薇薇说完,怒气冲冲的拿着包走了,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薇薇妈对薇薇爸一摊手,说:“嘿,你看你闺女,跟我急什么啊?犯得着吗?”
薇薇爸气呼呼的站起来,(生气)说:“跟你急什么?你瞧你自己办的这事!你跟着搅合什么?人孩子自己看着合适,你犯得着横三阻四的拦着吗?”
薇薇妈:“那是我的钱!我问问怎么啦?”
薇薇爸(愤怒):“你的钱怎么了?你能带到哪去?我告诉你!你在阴间花的钱是打眼的钱,不是人民币!愚蠢!”
薇薇妈:“我怎么愚蠢了?我关心关心不对啊?”
薇薇爸(不屑):“你关心?你关心什么啊?你不就因为人家志良家穷,又没文凭,你觉得志良高攀了薇薇,你心里不顺,你拿这事给自己心里找平衡,对吧?贝贝都这么大了,你还这么不依不饶的!你好好想想,你上次动手术,人家志良陪床的时间比薇薇都多!你还想怎么样?我告诉你!今天人家把这张卡还回来,你想再给人家送去,难了!”
薇薇爸说完,走进卧室,嘭的一声关上门。
薇薇妈气呼呼的,一下又坐到沙发上。
薇薇妈(自言自语):“我
怎么了我?我不该看看那房子啊?怎么都对我来了?”

2 中介办公室,内,日
办公室里有很多人穿着统一的衣服,坐在办公桌前,每个人面前都是个电脑。
小吕坐在电脑前,往电脑里输资料。
(特写):他桌上的手机闪亮,震动,振铃。
小吕抬头看了一下手机,伸手抄了起来,看了看号码,接听。
小吕:“您好!------哦,那套房子已经卖了!------呵呵,这个我们做不了主,我们只是服务,不能决定!-------哦,我知道,我知道!我也觉得挺可惜的,就差一步!------大妈,这是合同啊!”

3 薇薇父母家,内,日
薇薇妈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打电话。
薇薇妈:“我知道这是生意!这是合同!大妈也不是没文化!这样,大妈就求你一件事,你把那个房主约出来,大妈跟他谈,您看这总行了吧?--------你看,我就说小吕你一定能帮忙!那小吕,大妈就听你信了?-------好好好,谢谢!谢谢啊!改天大妈请你吃饭!-------行!再见!再见!”
薇薇妈笑眯眯的挂断电话,变得一脸严肃,她握着电话,看着窗外。

4 小区景观凉亭内,外,日
薇薇妈,小吕,和杨先生,三个人坐在凉亭内的椅子上,三个人每人手里拿着一瓶水,小吕看着杨先生和薇薇妈说话。
杨先生:“大妈,您的意思我弄懂了,您的心情我也明白了,但您说的那个办法,行不通!”
薇薇妈(着急):“您不会有损失的,违约金我来出!”
杨先生(微笑):“大妈,这还不仅仅是违约金的事!这是个做人的诚信的事儿!我要是那么做了,虽然经济没损失,但心里不踏实,您说是吧!”
薇薇妈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杨先生:“大妈,我给您出个主意?”
薇薇妈(急切):“什么主意?”
杨先生:“您去找这个买家,这不,小吕也在这儿,他有买家的联系方式,您跟他谈,您要是把他说服了,我这儿定金如数退还,没任何问题!您看呢?”
薇薇妈看着小吕。
小吕(咬咬牙):“嗯!我有他名片!”
杨先生:“其实我心里特想把房子卖给您!您就是晚了一步!那天看您的小孙女玩我儿子的玩具,我就特想把房子卖给你们,把那些玩具都送给小姑娘!谁知被人家抢了先!”
薇薇妈(懊悔):“唉!可是说的呢!这事都怪我!”

5 潘总办公室,内,日
(特写):桌上电话响。
潘总拿起电话:“您好!-----是我!您是?------谁?------您怎么找到我的呢?-------不行,大妈,生意就是生意,这没得商量,我还忙,再见!”
潘总挂断电话,对着电话小声嘀咕一句:“莫名其妙!”继续看电脑上产品构图。

6 城市夜景,外,夜
夜幕下的西四环主路,来的方向是满眼的白灯,去的方向是满眼的红灯。
(镜头逐渐拉远):灯火通明的四环主路,灯火通明的高楼林立,灯火通明的城市。

7 潘总办公室,内,日
潘总正在打电脑。
(画外音):敲门声。
潘总(头也不抬):“进来!”
秘书小玉推开门,扶着门。
小玉:“潘总,有个老太太找您!”
潘总(头也不抬):“哪来的老太太?”
小玉:“她说昨天跟您通过电话,跟您谈过什么房子的事。”
潘总停下手里的工作,抬起头。
潘总(疑惑):“老太太?房子的事?哦,我想起来了,不见,我没空!你把她打发走!”
说完又低下头打字。
小玉正要扭头关门走,忽然被人挤进办公室。
小玉(惊叫):“哎呀!”
薇薇妈挎着一个包,直愣愣的闯进来。
小玉站稳后,看到是她,连忙往外推。
潘总也抬起头,看着门口。
小玉(生气):“您怎么进来了?谁让您进来的?出去!出去!”
薇薇妈执拗的抵抗着小玉的推。
薇薇妈(边抵抗边说):“这姑娘,总推我干什么?我昨天给潘总打过电话了,是吧?潘总?”
潘总冲小玉摆摆手,小玉停止往外推薇薇妈。
潘总站起身,对着薇薇妈,往沙发上一让。
潘总:“您请坐!小玉,给倒杯水!”
薇薇妈坐到沙发上。
小玉不情愿的白了薇薇妈一眼,走到饮水机那里,拉开下面的抽屉,拿出一个纸杯,接了一杯水,放到薇薇妈前面的茶几上。
小玉看看薇薇妈,又看看潘总,问:“潘总,那我先出去?”
潘总点点头,坐下来,小玉走出办公室,随手带上门。
潘总(有些无奈):“我昨天都跟您说清楚了,您怎么还找上门了?”
薇薇妈(不好意思):“您昨天是说的很清楚,不过,我这不是还惦记着,看有没有回旋的余地吗?”
潘总:“大妈,我是个生意人!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合同!我已经跟房主签了合同,这就是法律!法律您懂吗?法律就是我们都的要遵守,不能说变就变的!”
薇薇妈(不好意思):“是!这个我懂!不过,这合同不也是人签的吗?这人不得有个心吗?您看我又打电话又跑来的,您这心里再想想,是吧?法律,咱肯定不能违,但咱这心,不是活的吗?您说是不是?”
潘总(笑了一下):“大妈,我跟您明确的说吧,这房子我定金交了,交了10万,我要定这房子了,房主要反悔,他要是卖给您,按照合同,他要退我10万,另外,还要赔我10万,您听明白了吗?”
薇薇妈(尴尬):“这个我都知道,我也不是没文化,我这不是跟您来商量了吗?”
(画外音):敲门声。
潘总(看着门):“进来!”
门一开,小玉在门口。
小玉(扶着门):“潘总,汉河的人来了!”
潘总从椅子上站起来。
潘总:“大妈,我还很忙,我给您都说清楚了,您别再找我了啊!”
薇薇妈也站起来。
薇薇妈:“您看,我还没跟您好好谈呢!”
潘总(收拾资料)说:“大妈,没什么好谈的了,该说的,我都说了,哦,现在不是有句话吗?叫什么,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到您这儿也是,北京这么大,您也再去转转,好房子有的是!”
潘总说完,拿着资料往外走。
薇薇妈(尴尬):“那我等您回来,行不行啊?”
潘总:“大妈,您别等了,等也没用!小玉,送大妈出去!”
潘总走出门外。
薇薇妈焦虑的看着潘总的背影。
小玉:“大妈,走吧?”

8 写字楼大门,外,日
大门一开,薇薇妈满脸愁苦的从门里出来,她左右看了看,慢慢的往前挪步。

9 潘总办公室,内,日
门一开,潘总拿着资料,从外面走进来,小玉也抱着一个资料夹,跟着走进来。
潘总把资料放到办公桌上,松了松领带,转了转脑袋。
小玉冲了杯咖啡,递过来。
潘总接过咖啡,一边慢慢的喝,一边慢慢的踱步到窗前。
潘总(边踱步边喝):“你通知公司各部门主管,下午三点
,到会议室,我有事情宣布。”
小玉:“好!”
潘总:“告诉财务,下午两点前给我个表,我看看这月的收支状况。”
小玉:“好!”
潘总端着咖啡,走到窗边,往外看着。
他无意的往楼下一看,薇薇妈坐在树荫下的花台边。
潘总微微一愣,停止喝咖啡,愣愣的看着楼下的薇薇妈。
薇薇妈正在百无聊赖的左顾右盼。
潘总(看着楼下):“老太太还没走?”
小玉走过来,也往楼下看。
小玉:“还在哪等着呢?”
潘总沉默几秒钟。
潘总:“你把她叫上来吧!”
小玉:“哎!”扭身就走。
潘总:“等等!还是我自己去吧!”
说完,潘总转过身,走到办公桌前,放下手里的咖啡,走到门口,停住,想了想,又走回到饮水机边,在旁边的箱子里拿出两瓶矿泉水,走出门外。
小玉看着潘总走出去,也跟了出去。

10 公司办公室,内,日
小玉等三个人,趴在玻璃上往下看。
透过玻璃,他们看到,潘总从写字楼出来,向薇薇妈走去,薇薇妈从花台上站起来,潘总走到薇薇妈面前,递给她两瓶水,薇薇妈接过一瓶水,两人交谈几句,潘总往左右看了看,往左指了指,两人就一起往左边走去。
员工甲:“小玉,这老太太是谁啊?”
小玉从玻璃那扭头走回来。
小玉:“我哪知道啊?”

11 西餐厅,内,日
西餐厅里安静整洁,装修高档讲究。
潘总和薇薇妈面对面坐在一张餐桌两旁,餐桌上是一桌的美味。
潘总在切牛排,薇薇妈看着他。
潘总停下手里动作,抬头微笑着看着薇薇妈。
潘总:“您总看着我干嘛啊?您倒是吃啊?”
薇薇妈:“我倒是吃得下去啊?您又不松口!”
潘总(微笑):“跟您解释多少遍了,生意是生意!人情是人情,不一样的!”
薇薇妈(探出身子,满含希望的恳求):“您再点个龙虾,我买单,您松松口?”
潘总呛了一下,捂着嘴轻轻地咳嗽两下。
潘总(笑):“大妈,您就是买个龙王,咱这合同也改不了啊?”
薇薇妈:“您看看您,这么大的老板,您上午不是说了吗?北京那么大,让我去看看,您看您,这么有钱,北京这么大,您也去看看,您何必跟我们小百姓挣着一套房子呢?”
潘总(哈哈大笑):“您可真能说!赶明我聘您当我们公司公关经理得了!”
薇薇妈:“那您把房子让给我,我给您免费干三个月!”
潘总哈哈哈的笑了。
潘总放下刀叉,用餐巾抹抹嘴。
潘总:“刚才我在楼上看着您坐在我们楼下,我忽然特感动!”
薇薇妈:“感动还不松口?”
潘总(哈哈笑着):“您看,您又来了!两回事!两回事啊!”
薇薇妈白了潘总一眼,不再看他。
潘总(微笑):“大妈,我真是不明白,您这么想要那房,是那房风水好啊?还是里面有宝藏?”
薇薇妈(叹气):“说出来也不怕您笑话!这套房本来是我女儿和女婿在您之前就看好了的,等到要交定金的时候,我给拦了一下,结果就被您抢走了!”
潘总:“北京这么大,再找啊!”
薇薇妈:“这房子是我那女婿找了两年才看上的。”
潘总:“您这女婿好!买房还要听岳父岳母的!”
薇薇妈(叹气加自责):“说的是呢!你说我鬼迷心窍的拦这一下干嘛?”
潘总一边吃一边笑笑。
薇薇妈:“现在想起来,我是真对不起我这个女婿!这孩子家庭条件不好,从小就没有妈,也没上过大学,就是个心眼好,人有老实,把我们老两口像亲父母一样的伺候着,可我还一直觉得人家配不上我闺女,唉!”
潘总用刀一块一块的切着牛排。
潘总:“我小时候,家里也穷,那时我爸在铁路上,时常不在家,家里就是我和我妈。”
薇薇妈看了一眼潘总。
潘总:“我妈身体也不好,没工作,就在家养了几个鸡,等鸡下了蛋,再卖两个钱,我爸那点工资,还得给我妈看病,那时我们那个班里,可能我们家是最穷的。”
潘总端起饮料,喝了一口果汁。
薇薇妈看着他。
潘总继续切牛排。
潘总:“有一年,我们那个小卖部,忽然有了巧克力卖,特贵!我记得是五分钱一块,同学们都千方百计的去买来吃,最后,大家都吃过了,就我没吃过。有一个冬天,我们交求暖费,每个学生每个月交4毛钱,我妈给了我5毛钱,老师找了我一毛钱,我就用这一毛钱,买了两个巧克力,一个自己吃了,还有一个拿回家给妈妈。”
潘总情绪有点激动,停了一下。
薇薇妈看着潘总。
潘总:“我拿给她,本来以为她会很高兴,结果没想到,她一巴掌就把巧克力打飞了。”
潘总停了下来,扭头看着窗外。
薇薇妈(同情):“你妈那是生气!你浪费钱了!我们那时就怕浪费钱!大家都困难!”
潘总:“是!但当时不理解!觉得特委屈!”
潘总又喝了一口果汁。
潘总:“几天后,她卖了一只鸡,又买了两个巧克力,我吃了一个,她吃了一个!”
潘总含着眼泪笑了笑。
潘总(含泪):“我觉得那是我这辈子吃的最好吃的一块巧克力!”
薇薇妈:“那时都那样,都穷!你看现在你多好啊?你的事业这么大?你妈该有多乐呵呀!”
潘总又喝了一口饮料。
潘总(含泪):“第二年,她就死了!”
薇薇妈(同情):“啊?”
潘总:“从那以后,每次我做梦梦到她,就是她给我买巧克力!就是那种半球那种!在梦里,吃着很甜,然后一睁眼,啥都没有,黑乎乎的大屋子。”
薇薇妈(站起身,拿起包):“你等我一会儿啊,旁边就有个超市,大妈给你买巧克力去!”
说完,薇薇妈往外走。
潘总(站起身,伸出胳膊要去拦):“大妈,不用!不用!”
薇薇妈头也不回的走出餐厅。

12 餐厅,内,日
薇薇妈拿着一盒巧克力,乐呵呵的走进来,径直走到那个小包厢前,探头一看,饭菜还在,潘总不在了。
薇薇妈问旁边站着的服务员:“人呢?”
服务员:“走了!”
薇薇妈(疑惑并生气):“走了?”
服务员:“潘总说,您以后别去找他了,他挺忙的,他说您的事儿办成了,您可以和什么业主去签合同了!”
薇薇妈愣愣的听着。
薇薇妈(赶紧打开包套钱包):“哦,那我把这账结了!”
服务员:“不用了,潘总结过了!”
薇薇妈停住了,她低头看着手里拿着的巧克力。
薇薇妈(自言自语):“没有那种半球的了,我给你买了盒最好的!”
(特写):一盒巧克力。

结束!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