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生年

狐狸生年

作者:admin 年代:现代 类型:爱情, 评论:0评论 查看: 发布时间:2013-09-25 00:00
  • 故事梗概

 场景一:公园 日外

少女(代号“夜叉”) 路人

手机 MP3 长椅

一个穿着休闲的少女一边听着歌,一边慢跑着。周围还有很多人或在锻炼,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聊天。突然少女拿出兜里的滑盖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匆匆的往回跑去。

场景二: 会议室 日内

西装男 员工

办公桌椅 瓶装水 投影 电脑

一个30岁左右的男士正站在投影前面跟下属们讲述着季度的业绩情况。突然响起手机铃声,男士微微皱眉,拿出新款智能手机,看了一眼,然后什么都没说就匆匆走出会议室。

场景三: 菜场 日内

剁肉大叔(代号“医生”) 顾客

剔骨刀 肉

剁肉大叔轻巧的使用着剔骨刀加工着面前摊子上的整块猪肉,引来顾客们一阵阵的叫好声。突然,大叔掏出兜里的手机,看了一眼便急忙忙的扯下围裙,向外走去。

场景四: 公寓 日内

韩秋铭(代号“狐狸)

韩秋铭趴着大字型睡在床上,口水哈喇湿了枕头。突然,床头的老版直板手机嗡嗡响了两下,韩秋铭闭着眼睛,伸出左手摸了一阵,把手机凑到眼前打开短信息,上面写着”经度xx,纬度xx.两周,进三,格杀。“韩秋铭把手机一扔,作势要继续睡觉,但是突然像想起了什么,急忙忙的起身,随便穿了一下衣服和鞋子,拿起手机和钱包就匆匆跑出了房间。

场景五: 售票大厅 日内

韩秋铭 购票乘客 小贩

寄存柜

韩秋铭熟练的来到寄包柜钱,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钥匙打开某一个寄包柜,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运动背包,背上。然后关上寄包柜,缓缓的消失在人流中。

场景六: 火车上 日内

韩秋铭 乘客

平板电脑 矿泉水

韩秋铭对照着车票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韩秋铭看着周围吵闹着的乘客,微微有点不喜,从运动背包中掏出一个崭新的平板电脑,打开并熟练的输入一个网址,然后快速的输入了一些信息,等到新界面跳出来的时候,韩秋铭眉头一皱。

【韩秋铭】:丫的!神农架?!

韩秋铭压着嗓子恶狠狠小声说完,长长舒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车窗外的风景急速的略过。

场景七: 神农架 夜内

韩秋铭

韩秋铭比照着平面电脑上的经纬度,右手不断比划着,嘴里咬着一个小手电慢慢在林子里面走来走去,像是寻找着什么。

【韩秋铭】:尼玛!对照个球啊!这屌丝的电子地图精度也太不行了吧?!

韩秋铭把背包往一颗树边一扔,熄灭了小手电,自己靠着树坐了下来,从背包里拿出压缩饼干和水一边慢慢吃了起来,一边警惕的审视着周围。突然,韩秋铭迎着月光看到了不远处的草地似乎有异常痕迹,于是韩秋铭站起来慢慢走了过去。在一处压陷的草地上,韩秋铭看到了一个类似鞋印的痕迹,慢慢蹲下,用手比划着草地压陷处,喃喃自语道。

【韩秋铭】:长度大概26厘米。

韩秋铭拿出手电,照着鞋印出打亮。又拿出一块类似放大镜的东西仔细看了起来。

【韩秋铭】:忽略掉因为地面高低的原因,踩的痕迹比较均匀,这个鞋子应该比较适脚,那么这个人的身高应该大致为180左右。

韩秋铭伸出手指触摸了下鞋印底部,又按了按周围。

【韩秋铭】:踩力比较大,透过草的回复力能在下面的土上留下痕迹,结合土质,再结合身高推出的平均体重来看的话,这个人的腿部肌肉比较发达,下踩的力度较大,否则只凭体重远远无法达到这样的踩力。

韩秋铭起身,一边打着手电,一边按着鞋印指尖的方向不断向前慢慢走去。

【韩秋铭】:鞋印间距均匀,就身高推测的腿长来讲,这也应该是最稳定的间距,此人应该受过至少半年半军事化的训练。恩…?

韩秋铭突然发现前面的树下有着一个绣着一朵蝴蝶的防雨小布包,韩秋铭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在手电的照射下打开包裹,检查起包裹里面的东西。

【韩秋铭】:丫的!怎么就一张纸?恩?此次考核总过有23名参与者,在收到短信开始计时,要到达指定地点完成相互间的搏杀任务,最终只余下3人。每人有两个星期的时间来完成任务,如果到时剩余人数超过3人,那么此次考核作废,所有参与者都会被格杀!一旦在此期间有人逃跑,格杀!

韩秋铭合上纸,倒吸了一口冷气,掏出打火机把纸烧毁。韩秋铭缓缓坐下,看着头顶的月亮,点了三根烟插在自己面前,又为自己点了一根烟,缓缓吞吐。吐出的烟向着月亮慢慢扩散。

场景八: 神农架 日内

韩秋铭 西装男 慢跑少女

韩秋铭靠着树下,喘着气,狠狠抽着烟。身上的衣服早已破败不堪,手臂处有一道长长的血痕。在不远处,西装男胸口插着一把匕首,躺在草地上,此时已经没有了呼吸。突然,远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韩秋铭一怔,然后马上猫着身子,慢慢向身后的林子里退去,头警惕的盯着声音传来的地方,逐渐消失。不一会,一个少女轻轻的来到,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西装男,突然她双目微紧,看到韩秋铭刚走过的地方有一些草正慢慢的直起来,少女手慢慢摸向腰部,掏出一把类似叉子的武器护在身前,浅浅的向韩秋铭退去的地方猫去。

场景九: 神农架 夜内

韩秋铭(狐狸) 剁肉大叔(医生) 少女(夜叉)

韩秋铭嘴唇略略发白,手上夹着一根烟,右手先把衣服裹紧了下,然后从地上拣起石子,向身后的悬崖下抛着。剁肉大叔拿着剔骨刀,少女拿着叉子装的武器在不远处看着韩秋铭。

【韩秋铭】:你们两个烦不烦啊?

【剁肉大叔】:没办法啊,现在就你一个人落单,其余都三三两两的,不好下手啊。

剁肉大叔狞笑一声,左手手指轻轻滑过右手的手术刀的刀刃,一不小心左手手指被划破,剁肉大叔仿佛不知道一样,只是把受伤的手指轻轻放到嘴里吮吸一下,然后伸出染红的舌头舔着。

【剁肉大叔】:乖乖的过来吧,我保证你不会感到痛苦的。追了你这么多天,你大概流了多少血,我心里有数,看你的样子,大概也是极限了吧。

【少女】:狐狸,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你的诡计没用的,要么你自己解决自己,要么……

少女伸了伸腰,不屑的说。说完后,把手里的叉子装武器突然向身边草丛里叉去,等到重新拿出来时,在中间的那根叉上有一只蚂蚱被捅穿,少女用手指将蚂蚱捏了下来,然后放到嘴里,使劲的嚼了起来。

韩秋铭没说什么,只是从地上继续捡着小石头,向悬崖下扔着,但是这次韩秋铭的耳朵突然一动,嘴角隐现过一丝笑意。韩秋铭起身慢慢往少女那边走去。少女眉头一皱,把叉子状武器守在身前,摆出防御姿势,剁肉大叔也把右手的手术刀把弄起来。

【少女】:你想干什么?

韩秋铭摆了摆手。

【韩秋铭】:没什么,只是想提点…建议

少女和剁肉大叔眉头皱的更深,略略对视了一下。韩秋铭趁这个短暂的时间,双手各掏出一颗石头向少女和剁肉大叔扔去,然后一个转身向崖边冲去,然后跳了下去。少女和剁肉大叔一看,急忙赶到崖边,向下看了看,只看到很高的崖下有着湍急的流水,还有无数高出水面的乱石。

【少女】:疯子!

【剁肉大叔】:疯子么?我可不觉得。走吧,时间可没多少了,如果再不把其它人处理了,后果,你懂的……这尼玛的考核!到底是哪个脑子长草的发明的!

剁肉大叔狠狠的吐了口唾沫,然后拉着少女就离开了。

场景十: 酒吧 夜内

韩秋铭 妩媚女

(三年后)

韩秋铭坐在吧台上喝着酒,偶尔目光往周围略略扫过,一个妩媚的女人款款走到旁边靠着坐下来。

【妩媚女】:帅哥,一个人么?

【韩秋铭】:恩

【妩媚女】:介意请我一杯么?

韩秋铭转头看了下妩媚女,然后转过头看着吧台。

【韩秋铭】:waiter,一杯玛格丽特。柠檬汁多点。

韩秋铭用眼神对waiter示意了下。

【waiter】:好的,稍等。

waiter熟练的开始调制鸡尾酒。妩媚女将头发向耳朵后面拨了一下,盯着韩秋铭。

【韩秋铭】: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

【妩媚女】:没什么,我只是好奇。作为一个绅士,你连问都不问一个女士想喝什么就擅自做主,好像有点不好吧。

【韩秋铭】:难道你不喜欢马格丽特?

【妩媚女】:喜欢是喜欢,但是…哦!你不会关注我很久了吧?

妩媚女吃吃的笑着,用腿撩拨着韩秋铭,韩秋铭微微皱眉。

【韩秋铭】:其实想知道你喝什么很简单。

【妩媚女】:很简单?

【韩秋铭】:难道不是么?通过颜色,光泽还有那种淡淡的味道,我猜你的唇彩应该是那个现在很热销的牌子的吧?那个唇彩具有高度的附着性,一般而言,喝点酒应该不会使它变花,除非是喝了某些具有酸性的酒,因为这款唇彩的使用提示上面写着,它具有极大的酸溶性。就这个酒吧而言的话,也就玛格丽特了,因为里面有柠檬汁。再对比下变花的程度,我猜测柠檬的量应该比较大,否则对于唇彩的影响应该没有那么明显。

妩媚女一脸惊讶。韩秋铭接过waiter递来的玛格丽特,轻轻的放到妩媚女的面前,然后端起自己面前的酒微微喝了一口。

【韩秋铭】:不好意思,先失陪一下。

韩秋铭侧身离开。

场景十一: 酒吧卫生间 夜内

韩秋铭

韩秋铭打开水龙头掬了一捧水扑到脸上,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镜子,只见韩秋铭的右眼的瞳孔里面慢慢溢出淡红色类似絮状的东西,不一会就沾满了整个右眼,左眼没有任何变化。此时,韩秋铭的眼睛能将卫生间大理石台面上的头发放大五十倍,耳朵透过通风口能听到包间里面的吵闹声,停车场里面为了车位而争吵的争吵声,就连鼻子也因为能将卫生间里的气味加强一百倍而使得韩秋铭突然一阵反胃而趴在洗手池里吐了起来。吐完之后,韩秋铭扶着大理石台看着镜子,只见右眼里面的红色絮状东西慢慢向右眼的瞳孔里面缩去,不一会就消失不见了。

场景十二: 公寓 日内

韩秋铭 孙薇薇

韩秋铭趴在床上,孙薇薇打开门进入,看了看睡着的韩秋铭,拉开了窗帘又走到了韩秋铭床边把韩秋铭抱着的杯子扯了出来。

【孙薇薇】:哥,起床了

【韩秋铭】:哦哦,再两分钟

【孙薇薇】:哥,你答应的,我要是考上武大,你就陪我逛街的

韩秋铭转了个身,抓起一边的枕头盖住头。

【孙薇薇】:你不起是吧,哼,等着

孙薇薇拉起韩秋铭的领子把他拖下床,直直拖出房间,而韩秋铭抱着枕头,听任着孙薇薇把他拖着,嘴角还有一串口水连着枕头。

场景十三: 购物街 日外

孙薇薇 韩秋铭 路人 劫匪

孙薇薇和韩秋铭坐在室外的小圆桌旁,桌子上堆满了购物袋,韩秋铭脸趴在桌子上,孙薇薇一脸兴奋的查看着购物的成果。

【孙薇薇】:衣服,鞋子…恩?哥,我新买的手机呢?

韩秋铭头趴着,只是抬起右手指了指第三个购物袋。孙薇薇拿起那个购物袋从里面扣出了手机,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喝着饮料,不亦乐乎。韩秋铭抬起了头,一脸可怜样的看着孙薇薇。

【韩秋铭】:孙小姐,好了不?我要回窝睡觉啊,好困的说。

【孙薇薇】:今天那个电影好像上映了,走吧,我们看去

【韩秋铭】:…和着我就是路人甲是吧,还有人权没?

【孙薇薇】:人权?今天你没吧,走啦。

孙薇薇拉起韩秋铭就要走,就在此时,从不远处的一家金店跑出一伙带着面具的劫匪,像他们这个方向跑来。一边跑还一边朝着前面的路人胡乱的开枪。孙薇薇闷哼一声,韩秋铭立马将孙薇薇扑倒,用身体护住。

【韩秋铭】:微微,怎么了?

孙薇薇痛的只是哼哼,右手捂着左手手臂,上面慢慢流出鲜红的血。韩秋铭扯了一条布条熟练的绑上孙薇薇的伤口处,侧着脸看着一边逃离一边开枪的匪徒。

右眼瞳孔处溢出红色絮状物,不一会就布满整个眼睛。韩秋铭能够清晰的看到劫匪扣动扳机的过程,看到子弹出膛,甚至是发射的轨迹。耳朵能听到弹夹里子弹上膛的声音,脑海里甚至浮现出上膛的过程。

【韩秋铭】:意大利92F,七成新,从声音来看,撞针应该被更换过,看枪口磨损情况应该出膛过3000至3500发,射击精度较好,上面有…

韩秋铭皱了皱鼻子

【韩秋铭】:鱼腥味!这种鱼腥味是?对了!

韩秋铭看了看逃得无影无踪的劫匪,看了下格外晴朗的天,又低头看了看一旁痛晕的孙薇薇,以及赶来的警察。

【韩秋铭】:下雨天,就帮着你们踩踩水吧。

场景十四: 某渔港 日外

韩秋铭 渔夫 路人 赖驼子

韩秋铭点着一根烟,走在渔港上,偶尔拿出一张照片问一问路边的临时卖鱼摊。

【韩秋铭】:大叔,这里哪有卖这种鱼啊?

韩秋铭将照片递给大叔,大叔接过,挠着头看了看。

【大叔】:这种鱼啊!这里有是有,但是不多。前几天赖驼子出海到时捕到过,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

【韩秋铭】:赖驼子?哪个?

【大叔】: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倒数第三艘就是赖驼子的船了,这几天他好像老乡来了,他一直陪着,现在应该还在那里呢吧。、

【韩秋铭】:哦,谢谢了啊

韩秋铭站起来,沿着大叔指的方向走过去,在走到时,略略看了下,记下了船的样子和位子就转身离开了。

场景十五: 某渔船 夜内

韩秋铭 赖驼子 劫匪

船舱内亮着昏暗的灯光,赖驼子和老乡们打着牌,喝着酒。

【劫匪1】:驼子哥,咱什么时候把货脱手啊。

【赖驼子】:咋个了?憨娃子急着用钱啊?

【劫匪1】:俺家婆娘催的紧,说隔壁老三家又买了啥啥啥的,一天到晚叨叨。说再不寄钱回家就出去找野男人去了。

【赖驼子】:娘们就是这幅德行,等到时找到了卖家,我们把钱分分,尼玛的,娘们想要几个就是几个,别死在肚子上就行了。哈哈

赖驼子说完,拿起瓶子喝了一口酒。和几个劫匪一起贼贼的笑着。突然,船舱门被打开,韩秋铭慢悠悠的走了进来,略略看了一圈人。

【赖驼子】:你是哪个?

【韩秋铭】:买主

【赖驼子】:我们这次的鱼都卖完了,你下次吧。

【韩秋铭】:谁说我买鱼了?

韩秋铭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烟,为自己点上,又看了看船舱里的其余人。船舱里的人相视看了看,有几个慢慢摸到了鼓鼓的腰间。赖驼子定了定,看着韩秋铭。

【赖驼子】:那你要买个啥子?

【韩秋铭】:你们的命。

【劫匪2】:滚你娘的蛋,做了他。

劫匪们站了起来,扑向韩秋铭。韩秋敏定定的从贴胸的内口袋掏出一把刃口波浪状的匕首迎了上去。一反手把赖驼子转了个身,把刀横在赖驼子的脖子上。劫匪们围在一圈。

【韩秋铭】:玩个啥子喽

韩秋铭把赖驼子一边往后拖,一边迅速的用刀划破赖驼子的手腕,血涌了出来。趁着劫匪们一时失神的时候放下赖驼子,冲向其中的一个劫匪。

场景十六: 某渔场 夜外

韩秋铭

渔船上传来一阵闷哼声,不过一会就平静了下来。渔船的舱门被打开,韩秋铭理了下衣服走了出来,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韩秋铭】:喂,是公安局么?我在渔港这里听到了打斗声,恩,对对,倒数第三条渔船上。

韩秋铭挂断了手机,随手把手机扔到了一边的海里。然后缓缓的趁着夜色慢慢走开。

场景十七: 渔船 夜外

警察 劫匪 欧启升

警察在渔船外拉起了警戒线,远处开来一辆车,停在线外,从车里下来一个便服中年男士。男士从口袋掏出一张工作证戴上,迎面走来一个警官。

【欧启生】:什么情况?

【警察1】:应该是上次市中心金店枪案的劫匪,6伤,都是手筋脚筋被割断,已经被送医院了,即使好了也是废了。作案现场暂时没有什么可以参考的证据,手法很干练,应该是老手。

欧启生皱了皱眉,走进船舱。

场景十八: 船舱 夜内

欧启生 李媛(法医)

欧启生走进船舱,里面工作人员在采证。一地血迹。

【欧启生】:李媛,什么情况?

李媛从地上站了起来,迎向欧启生

【李媛】:暂时没什么发现,只是在船舱的暗格里面找出了上次被抢的赃物,还有5kg的粉。劫匪交代了金店枪案的犯罪事实,但是对于那多出来的5kg粉却都是闭口不谈。

【欧启生】:价值百万的金器还有5kg的粉都没拿?

【李媛】:从现场情况来看是的,就整个现场来看,竟然没有一丝第三类人在场的痕迹,手法太完美了,完美到让人不敢相信。

【欧启生】:你继续负责取证,我去周围看下。

 欧启生说完走了出去。

场景十九:医院 白内

韩秋铭 孙薇薇 唐里(生物学怪咖)

病房里,孙薇薇躺着睡觉,唐里坐在一边削苹果。房门打开,韩秋铭抱着一束花走了进来。把花放在床头。

【韩秋铭】:唐里,小妮子怎么样了?

【唐里】:还好,子弹没伤到要害,取出来了。医生说再修养个两个礼拜就能出院了。

【韩秋铭】:那还好。对了,上次我托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唐里】:你是说你眼睛的症状么?就检查的情况来看,你的身体一切正常。除了…

【韩秋铭】:恩?除了什么?

【唐里】:当你眼睛发生变化是,我发现你大脑的松果体活跃程度急剧增加,比正常人活跃150倍以上,但是暂时还是没办法分析出其中的联系。

孙薇薇悠悠醒来。唐里和韩秋铭赶忙停止讲话。

【孙薇薇】:哥!

孙薇薇,大声哭了起来。韩秋铭赶忙抱住孙薇薇,不断拍着她的后背。慢慢的孙薇薇停止了哭泣,只是一双眼睛湿漉漉的显的可怜。

【孙薇薇】:哥,我痛。

【韩秋铭】:哦哦,没事,哥哥陪着你啊,不痛。

【孙薇薇】:哥,我现在是不是很丑啊

【韩秋铭】:哪有,不过哥现在总算知道什么叫做梨花带泪了

【孙薇薇】:你幸灾乐祸!

【韩秋铭】:哪有啊,冤枉死我了啊

韩秋铭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孙薇薇笑着,右手抽出枕头向韩秋铭砸去。

(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