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快递小哥爱上女房客

当快递小哥爱上女房客

作者:admin 年代:现代 类型:爱情, 评论:0评论 查看: 发布时间:2013-10-10 00:00
  • 故事梗概

独白:

当秒针向未知的方向每走一步,世界上有多少个念头从人类脑海中闪过,又有多少个不期而遇改变人们的生活轨迹?走在街上,形单影只的人注定比眼中只有彼此的人更在意周围的人事。他们的想法中没有嘲讽或戏谑,没有情绪,只是一些简短的、断片的陈述句,默默地在心底猜测并钩织旁人的生活状态。

“西装革履,行色匆匆,迅速浏览文件的同时疯狂地吞着三明治,被填充的口腔还冲着夹在脖颈处的通讯设备发出清晰的词汇——赶时间的职业上班族啊。对方很可能是同事或者属下之类,否则这样对待上司也太冒险了些。”

“大腹便便,油光满面的红脸颊男人,被妻子和两个女儿挽着手臂夹在中间……该尝试规律地健身否则对健康不利。不过这样幸福的家庭氛围也许根本没有给他考虑减肥的机会。……那个女人真的是他的妻子吗?”

“那个人独自坐在咖啡厅的落地窗前,大概也在观察别人。戒指……已婚?跟丈夫闹矛盾想冷静下来的。”

也许,就是这样的擦肩而过与瞬间萌生的莫名念头,给了孤独的灵魂提供了一个彷徨的区域,苦涩却聊以慰藉。

是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也许是。

那又有多少人企图发掘旁人的秘密?也许和拥有秘密的人数一样多,毕竟人都有好奇的时候。

人们用各种方式来隐藏秘密,你觉得你做得足够隐蔽了,可是否真的如此?网络化的社会结构漏洞百出,注定了秘密一旦泄露便无法隔绝。比如家庭住址。

网购建立在信任之上——至少我们希望是这样。有些人在你满心期待商品的同时,也满心期待与你的再次相见。那张脆弱的快递单能够泄露多少你的秘密要看他对你的期待到达何种程度。比如我,一个快递员。

一个女人走到一旁拨通电话,破口大骂:喂!你们的坐骑是蜗牛还是乌龟啊!说好了节假日无休,我的包裹怎么还没送到?!

“实在对不起,不过……请您下楼取件吧我已经在楼下了。”

“你来晚了还要客户自己下去取?2301号房,你给我送上来。哦对了,电梯坏了你用楼梯吧!”(挂断)

我抬头看了看面前这座住宅山。

女人开门签收包裹,嘴里还不停抱怨着。

真的很抱歉,但是今天过节所以路上车尤其多,就耽误了一会儿,请您谅解……

“你知道这包裹对我来说多重要嘛!今天要是送不来可就耽误我大事儿了你懂什么!”

“是,是,但是本公司保证当日送达的话就一定会做到。”

“诶我说一句你要顶十句的是吧?你这个人快递员怎么%¥#@……”

对面的房门打开了。

“房东太太,人家也不是故意的,这大过节的您怎么这么让人扫兴呢。”

“(女人停止了对快递员的抱怨,转而攻击房客)诶你这姑娘真是不懂事,我自己的事你插什么嘴啊,当心我轰你出去你知不知道啊%¥#@……”

我回过头。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我的大脑像是被人抡了一拳头,有那么三秒钟的空白。

女孩走到我面前:“应该也有我的包裹吧,辛苦你了。”

“哦是是,的确是有2302房间的,这是单子,麻烦您签个字。……哦对了,您先验收么?”

“啊好,你帮我打开吧。”

是一件很漂亮的毛衣裙。她开心地接过来,在身上比了比。“好看吗?”她问我。

“啊,好……好看!”

真的很漂亮。我在心里又说。

“嘿嘿,谢谢你。”(正要转身,突然凑近小声说)“这房东毛病特别多,你别理她走你的就是了。节日快乐哦!”

我看着她关上的房门,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身后,房东女人的抱怨还在继续。

我承认,第一次见面后,她给我的内心带来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尤其是一想到她那张凑近的脸庞我就像心脏病患者一样呼吸困难心跳加速。我抚摸着她签下名字的那张快递单,轻柔地用手指描画她的笔迹。

之后我每天都在期盼她的包裹,希望能多跟她说几句话,哪怕是看看她的笑脸也能缓解一天的压力。对,跟别的客户不同,她很善解人意,不论什么时候都是笑脸相迎,有时候还会给我准备一瓶矿泉水来解渴。在我喝水的时候她会用剪刀剪开包裹来验收,然后跟我分享购物的快乐。有时是一只毛绒玩具,有时是一件合身的衣裳,有时是日用品;买了零食的时候她还会打开跟我分享。每当有她的包裹,我都会想要第一个给她送去,却又毫不例外地最后才抵达她的家门口。因为我希望这一天是圆满的。为了给圆满加一层保护罩,我会影印一份签有她名字的快递单,然后……(书桌前的那面墙已经贴了将近二十张的单子)像这样收藏起来。

我们的交流很简单,主要是因为我不太擅长跟人套近乎。

“你好,有你的包裹。”

“谢谢,辛苦啦。每次都送上来真是麻烦你了。”

“啊,这是…应该的。”(看着女孩不动)

“需要我…签字吧?”

(回过神)“啊,对对,不好意思啊。先验收吧。”

(边拆包裹边说)“能理解啦,忙了一天也挺累的。(从包裹里拿出毛线和棒针)哦~质量五星好评!谢谢咯,拜拜。”(关门)

“哦哦,拜拜。”

我对着关上的门傻呵呵地挥手。

好特别的毛线,要织什么呢?

其实我一直很想知道她究竟有没有男朋友。我无数次地幻想着能问出这种问题的情境,然后又无数次地把它们甩出我的脑袋。直到那天,我终于有了答案。

同事递给我一个包裹。呐,你的。问题件儿啊,怎么分到我那个区了。

我接过来一看,2302室,是她的。太好了。……不过,名字却不一样,像是用了网名。发件人也只写了网店名和电话,并没有详细的描述。

这一整天我都带着疑问派件,心里痒痒地想知道那个袋子里究竟装了什么。在她家楼下,我一再犹豫要不要打开看看,但是职业操守和对她的尊重阻止了我这么做。我上楼,按响门铃。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来了。”

面前的男人高大帅气,如果是男朋友的话,我不得不承认他们很相配。

“您好,有您的包裹。”

“妞,有你的包裹啊?”男人冲屋里喊。

“啊对,你帮我签收一下,我这儿油都下锅了走不开。”是她的声音。

男人接过笔:“在这儿签啊?”

“啊是,您要先验收吗?”我带着一丝期待。

不用验收了直接签字吧。厨房里的她喊道。

默默地回到家,今天我没有照例先去厨房加热我的微波食品,而是径直打开电脑,查找发件人一栏中的那家网店。

成人用品。

我回到她家房门前,门虚掩着,里面光线很暗。我敲了敲门,无人响应。于是我轻轻走了进去。家里好像没有人,安静得我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这真是个好机会。因为我是来拿回今天的那个包裹的。我四下里摸索着,不小心碰掉了一只玻璃杯。清脆的破裂声之后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谁在里面!”灯瞬间亮了。

我一下子坐起来,原来是梦。搓了搓脸,我准备下床。地上有一只破裂的玻璃杯,原本是我昨晚喝完水放在床头的。

再次给她派送包裹的时候我显得有些尴尬。这次是烘焙用品。

“我准备自己尝试做蛋糕哦!”,她期待地说着。

“怎么……突然想做蛋糕呢?”

“我男朋友要过生日了,这是我给他的小惊喜!”她神秘地压低声音。

“哦……”

尴尬的沉默,我迅速翻找着快递单。

“上,上次……怎么没签收?”结果却用这个愚蠢的问题让我陷入了更尴尬的境地。

“啊?她一愣。哦,我…当时走不开,在做饭。”

“哦……那个就是男朋友吧?”

“嗯是。”她不再言语,一定是我把尴尬传染给她了。

不知怎么的,感觉她今天签字出奇的慢。

“你…做的饭很香。”

“什么?”

“我是说闻起来……我当时在这里闻到了。再,再见。”

我觉得我是这世上智商最低的人。

女孩看着他慌张的背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最近她的包裹变多了,这让原本应该感到庆幸的我有些不安。我开始拖延送货时间,有时甚至会迟到三天以上,因为一一上网核对后我发现这些几乎都是男士用品,衬衫、鞋子、棉服,甚至内裤。

我偷偷地把它们拿回家,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试穿着所有的衣物,在镜子前对着对面的自己微笑,仿佛她看得到并且很欣赏我现在的模样一般。

再次去她所住的小区送货时,在楼下遇到了外出回来的她。我瞬间惊慌失措起来,好像她能看穿我所做的一切。前一位顾客取走包裹后,她走上前。

“有我的包裹吗?”她微笑着问我。

“对不起啊,今天没有。”

“诶?那就奇怪了,我有好几个快件显示的是已经到本地了啊……都好几天过去了……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留个心,再找找看啊?”她还是保持微笑,一点生气地迹象都没有。

“啊……好的,真是对不起。”

“你道什么歉,又不是你弄丢的”.哈哈。

哈……我挠挠头。

晚上我回到家,一个人吃着泡面,电视机虽然开着,但我的眼睛始终盯着墙角那一堆已经被我重新包起来的包裹。想叹气,心却被堵得密不透风。

还是再留一晚吧。

上次见面后的第三天,经理叫我去了他的办公室。

“你负责的区域接到投诉了。”

“是……哪里?”

“一位女性客户今天打电话过来说她的包裹寄丢了,而且是七件!你能给我个解释么?”

“我…不知道这个情况啊,一定是…一定还在仓库里,我再去找找。”

“不用找了!我已经叫人全部检查过一遍了,一个都没找到。记录显示的是已经分到各区域派送员手里了。那我是不是该找你呢?”

“我……我真的没见到啊,经理。不是我……”

“行了别说了,这次的损失公司会负担。不过……原本我还觉得你人老实又勤快,能提拔一下的。现在看来,你还是收拾东西离开吧,我只是不希望以后再发生这种事。”

“经理,对不起,我真的……”

“不用再多说了,已经是决定好的事了。”

从公司出来,我恍惚地在街头游荡。这下,恐怕是再没有勇气敲响那扇门了。

等等,那是……

她的男朋友,牵着另外一个女人在马路对面走过。突然,男人停下来,摘下脖子上的围巾,含情脉脉地围住那个女人。围巾的颜色……好特别。

我感觉到血液的翻涌灼灼烧着大脑,最后一丝理智克制我攥紧的拳头击向那个男人的脸……我拿出手机,拍下了眼前的画面。努力遏制的怒火在胸腔中炸开,使我不得不用连拍功能来弥补我发抖的双手造成的虚焦。

我终于鼓起勇气按响了她的门铃,手上拎着她所有的包裹。门开了,她带着一丝悲伤站在我面前。

这是,你的所有的包裹。找到了。我躲闪着她的双眼。

“谢谢你。啊,请等一下。”

她转身跑进屋里,端出来一个完整的蛋糕。

“这个,送给你吃吧。”

“我愣住。这是……男朋友的生日蛋糕么?”

“不,他的生日早就过了。这是我的生日蛋糕。我自己做的,尝尝吧。”

我犹豫着要不要接过来。

他说临时有事来不了了。我留着这个蛋糕,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你有蜡烛么?”

“什么?”

“蜡烛,一根也行。”

我在蛋糕上插上一根蜡烛,掏出口袋里的打火机,关掉走廊的顶灯。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唱完)许个愿吧。”

她竟然流泪了。真的,谢谢你。

“不,我才要谢谢你。有些事……不知道该不该说,不过,该放弃就放弃吧。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不是你的无论如何也得不到。”

她似懂非懂地看着我。

我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她。等会儿再打开吧。

别哭了,过生日就要开心一点啊。我用手指抹了一点奶油在她的鼻尖上。还有……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给你送快递了。嗯……再见。

捧着蛋糕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口后,女孩打开那个信封。

我抱着蛋糕盘,坐在她家的楼下,和着眼泪独自大口地吃着蛋糕。真的很美味,能感觉到她非常用心地对待这些食材。

过了一会儿,她的男朋友急匆匆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又消失在电梯口。看来,女孩已经看过了那个信封里的东西。

我不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是对还是错,你大概觉得我自私,但我不忍心看她这样难过下去。

随着电梯“叮”地到达一层,一阵争吵传来,是她和那个恶劣的男朋友。男人试图阻止她的挣脱,要她听他解释。而她一边嘤嘤地哭,脚步却异常坚决地没有停下来。我放下蛋糕,骑上自己的摩托,她看到我,竟然顺势坐上了后座。我们就像事先约定好的一样,发动马达离开了那个纠缠不休的“前男友”.

我不知道自己要开去哪里,也不知道要开多久。我们一路无话,她停止了哭泣,就那样静静靠在我身后。

(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