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

习惯

作者:admin 年代:现代 类型:爱情, 评论:0评论 查看: 发布时间:2013-10-22 00:00
  • 故事梗概

场景一:办公室

女职员:总监,这是今天的设计稿,您看看吧。

肖亦:好的,谢谢。

【脚步声远去,手机铃声响起。】

肖亦:(接起电话)喂?

陈哲:打电话给我什么事?

肖亦: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今晚回不回家吃饭。

陈哲:应该吧。

肖亦:想吃什么菜?我下班去买。

陈哲:随便。

肖亦:你最爱吃的酱肘子怎么样?

陈哲:行吧。

肖亦:什么时候谈完,能来接我吗?

陈哲:看看吧。(匆忙)客户叫我,我挂了。(挂)

肖亦:哦……(挂)

【一小时后】

女职员:下班啦~~~~

【嘈杂声,收拾声,移动椅子声,抽屉开关声,脚步声。】

【手机响起。】

肖亦:(兴奋地拿起手机)谈完了?

陈哲:肖亦,今晚你自己回去吧,我和客户在外面吃饭。

肖亦:(失望)啊……那好吧,你别喝太多酒,早点回家。

陈哲:(不耐烦)知道了,自己回去小心点。(挂)

肖亦:(叹气,收拾东西,离开。)

肖亦:(独白)【和陈哲在一起已经七年了,最初的热情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淡去,白开水般平淡的日子反而更难经营,最近的他越来越忙,对我的态度也是一天不如一天,难道,我们也没办法逃脱七年之痒的命运吗?】

场景二:家

【钥匙转动门锁,门打开,关上,换鞋,走进屋子。】

肖亦:回来啦?

陈哲:嗯。

肖亦:(接过陈哲递过来的衣服)洗澡水我已经放好了,去洗个澡好好放松一下吧。

陈哲:(拿过睡衣)嗯。(离开)

肖亦:(收拾陈哲的衣服,觉得不对劲,吸吸鼻子)这香味……?!

陈哲:(洗完澡出来,看到满脸严肃地坐在床上的肖亦)怎么还不睡?

肖亦:(冷)又和张小姐出去了?

陈哲:(愣了一下,神色如常)谈生意而已。

肖亦:(冷笑)哼,真的只是谈生意吗?

陈哲:(皱眉)什么意思?

肖亦:(生气)全公司上下谁不知道她喜欢你!你还单独和她见面!

陈哲:(不耐烦地坐到床上)只是一起吃个饭而已,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再说了,我们真的只是谈生意。

肖亦:(抓过衣服)吃饭能吃到把她那专有的香水味都蹭到你身上去吗?你们是得坐的有多近?

陈哲:(沉默)

肖亦:你和她出去也就算了,为什么不和我说?

陈哲:有必要说么?

肖亦:(站起)为什么没必要!陈哲!我是你爱人!我们都在一起快七年了!你若是为我着想,就不应该和张小姐单独见面!

陈哲:(恼,站起)什么都为你着想,这公司也不用开了!这个不准见面那个不许接触的,你说说我这些年因为你都得罪多少客户了?能推的我自然会推,但是肖亦你要知道,最近公司生意不景气,好不容易来了张小姐这个大客户,我作为经理自然得抓住这个机会了。这应酬,逢场作戏自是必要的,哄得客户开心,才能谈成生意,这不是随你的心意来的时候。(这部分为无奈地讲道理)再说了,这么多年了,就不能收敛一下你的醋坛子性格?都快30岁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儿似的!你烦不烦?

肖亦:(瞪大眼)我烦?你嫌我烦了?!陈哲你……!

陈哲:(怒):你也应该知道公司上边给的压力有多大,你怎么就不能站在我的角度替我好好想想?我白天拼命工作已经够累了,好不容易晚上回到家就是想要好好休息一会儿,可是呢?你不体谅我的辛苦就算了,反而牢骚不断,抱怨这抱怨那的!肖亦,咱俩都快7年了,我若是不爱你,早就该离开了,至于在你身边委屈这么久吗?!

肖亦:(气急)好啊陈哲!原来你一直在委屈自己啊?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快步走到衣柜前拉开衣柜,收拾)行!!

陈哲:(慌)你干什么?

肖亦:(赌气,伤心)这不打扰你休息了嘛!这不委屈你了嘛!那我走!我走还不行吗?!(匆匆塞好衣服,拉上拉链,提着包走到门口)

陈哲:(有些后悔)肖亦我刚那是……(拉住,被甩开)

肖亦:(甩开手)你放开我!!(开门)我这就走!你爱跟谁在一块,跟谁在一块不委屈跟谁去!(用力甩上门,跑了)【背景:陈哲拉开门喊着“肖亦!”的声音渐渐减小。】

场景三:张涛家

【张涛停好车,上楼,看到提着包孤零零地蹲在自家门口的身影。】

张涛:(叹气,走过去,站在肖亦面前)

肖亦:(抬头,勉强露出微笑)你回来啦?(可怜兮兮)我能在你家借住几天吗?

张涛:(掏钥匙开门)就知道你早晚会来找我。进来吧,房间都给你收拾好了。

肖亦:(低头,声音很低)谢谢……

张涛:嗐!跟兄弟客气什么?

【夜深,陈哲坐在床边抽烟,拿起手机拨电话。】

张涛:就等着你电话呢!肖亦在我这儿,已经睡了,放心吧。

陈哲:(迟疑)谢谢。

张涛:不用不用,怎么说也是肖亦从小到大的兄弟,这点小忙没什么!诶,我说陈哲,你俩最近是怎么了,这才几个星期啊,肖亦都给我打四五回抱怨电话了,他是把我当知心哥哥呢!刚刚蹲在我家门口,好像还哭了挺长时间的样子,那眼睛红的,比兔子还兔子!不是,我说你俩这回怎么就吵得这么厉害呢?

陈哲:(叹气,颓丧的)你也知道的,最近公司的压力太大了,刚刚实在是太烦躁了就不自觉地跟肖亦发了脾气,说了几句重话,唉,我悔的肠子都青了……(苦恼)反正我是真不想这样的……

张涛:行了行了行了,我刚算了一下,你俩从大学到现在,快7年了吧?听说这7年之痒特别厉害,好多夫妻,原本好的跟什么似的,都是被这7年之痒给拆散的。

陈哲:(哭笑不得)我们不是夫……

张涛:(打断)行了也一样!不过陈哲啊,这回你是打算怎么办啊?我看肖亦的态度很坚决的样子,嚷着过几天要找房子呢!我怎么劝都劝不听。

陈哲:(烦躁)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我都蹲家里想半天了,打了好几个电话他都不接,后来直接关机了!肖亦他性子倔,每次闹别扭不哄个三四天都不行,这次我一时气急还说了重话,他怎么的也要闹十天半个月了。(六神无主)张涛,你说他要是真跟我急了,要跟我分手怎么办啊?

张涛:(安慰)好了好了,先别急,啊。你俩这么多年,这风风雨雨都走过来了,哪能说散就散啊。这样吧,陈哲,我看你俩不如先分开一段时间,各自冷静一下,然后再好好谈谈,行吗?

陈哲:(陈默了一会儿)那就这样吧,那这段时间,肖亦就麻烦你照顾了。

张涛: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打了个呵欠)哎哟困死我了,刚刚劝你家那位劝了半天,好不容易给哄睡了,(伸个懒腰)那就这样吧,挂了啊!

陈哲:好,肖亦要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闹钟声,正熟睡的肖亦被推醒。】

张涛:(急切)肖亦,肖亦快起来了!

肖亦:(迷糊)陈哲你干嘛……(稍稍清醒)额……张涛?

张涛:哎呀我的大少爷快别睡了,赶紧起床刷牙洗脸换衣服,再晚了就赶不上公车啦!(硬把肖亦拖起)

肖亦:公、公车?

张涛:啊,(强调)公—共—汽—车!我可没陈哲这么有钱出入都开着辆小车。(看钟)天啊,都这个点了!你赶紧去洗漱,我先换衣服!

场景四:公交车站

【公车站,人声嘈杂。公车来了,人群骚动,争抢着挤上车。】

肖亦:【心理:啊!谁踩我脚!呀,那个大叔你怎么可以插队呢!别挤别挤!后边的姑娘看着挺瘦劲儿真大啊!哎你别推我呀!……(各种拥挤声过后)呼……终于上来了。】

司机:(不耐烦)哎哎!别往上挤了!满了满了!哎那个小伙子,下去下去!关车门了!

酱油A:啊!我还没上车呢!师傅你……

酱油B:怎么这样啊!(泼辣)哎后边的别挤了别挤了!挤不上了没听见啊!!

酱油C:师傅,您行行好,再放一个,就一个……

【关车门】

司机:你们都向里挤挤!后边还有很多空位,都别挤在门口这儿,下一站还有乘客要上车呢!往后挤往后挤!!

张涛:肖亦,这边这边!

肖亦:不好意思,借过借过,不好意思,请让一下,请让一下!(汽车启动)啊!

女子:呀你踩我脚了!!

肖亦:对不起对不起……

女子:长没长眼睛啊你,没看着后边都是人啊,还要往里挤!

肖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借过借过。

(抱怨声)

张涛:过来,抓着这扶手。

肖亦:(松了一口气)呼……

张涛:知道每天早起挤公车的痛苦了吧?想不想念陈哲的小车啊~~~

肖亦:(逞强)没事,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经历。

【独白:刚出社会的那段时间条件并不好,我和陈哲曾经每天早上都是这样去上班的。只是那时候并没有现在这样辛苦,因为陈哲总会站在我身边,为我圈出一个安全的位置。不会撞到别人,更不会被别人撞。】

场景五:办公室

【办公室内,打印机声,人们的谈论声。】

肖亦:小梁,把今天的设计稿拿……

陈哲:(闯入)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张涛:(凑过去)哟,经理啊,今天怎么迟到这么久,干嘛去了?

陈哲:(气息不匀)早上起晚了,急急忙忙赶出来却碰上堵车的点儿,绕了大半个城市才来到这儿。对不起啊各位,下次一定改正一定改正。

女职员A:(偷笑)陈经理,您以前不是说您家里有一个绝对不会坏的闹钟吗?

陈哲:(不好意思地笑,无奈)这不是我给忘了,那闹钟昨天晚上给我弄不见了吗?(离开,进办公室)

张涛:(凑近肖亦)闹钟先生~~~~~~

肖亦:滚一边去!诶,张涛,(塑料袋摩擦声)把这个,给陈哲送去。

张涛:啊?

肖亦:他早上起那么晚,肯定没来得及吃早饭。我吃不了这么多,扔了也是可惜,你把这些拿给他。……叫你拿去给他,看我干嘛!

张涛:行~!我这就去~

肖亦:等一下。

张涛:还有什么吩咐?

肖亦:你会打领带吧?

张涛:会啊。

肖亦:教他一下。

【敲门声】

陈哲:进来。

张涛:陈经理,小的奉肖总监的命给您送早饭来啦~~~~~

陈哲:肖亦?

张涛:不然还能有谁?那家伙在你进来后虽然一声不吭,但是一直盯着你看呢。这不,你刚进办公室就把自己的早饭分了一半出来让我拿给你。(顿一下)看你这黑眼圈,昨晚没睡好吧?

陈哲:(叹气)是啊……一直很担心肖亦的态度,一晚上都睡得不踏实。

张涛:别担心了,他能惦记着你吃没吃早饭,就说明他还是关心你的。我昨晚跟你说的那些话,我刚在来的路上都跟他说了,他也觉得我那主意挺好的,你俩就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吧。

陈哲:嗯。(举起袋子)这个,替我谢谢肖亦。

张涛:行。(刚要走,想起事情)啊,对了,他让我教你打领带来着。

陈哲:是么……

张涛:都多大的人了还不会打领带,你看啊,这领带呢先是要%¥#@&*……(此处随便说点啥吧七七会处理的 = =)

【(伴随张涛讲解声)陈哲独白:每天早晨,都是肖亦叫我起床,在我洗漱换衣服的时候,他会做好早餐摆在桌上,吃完早饭,收拾好要拿的东西,再开车到公司上班。我什么都不必担心,肖亦总能为我打点好一切。(轻笑)我之所以到现在都还是打不好领带,就是让他给惯的,不把我收拾的光鲜亮丽的他都不让我出门。】

【时钟滴答。】

陈哲:(伸懒腰,扭动酸疼的脖子)啊,都12点了。(拿起电话拨通)

接线员:您好,公园快餐。

陈哲:两份快餐。

接线员:好的,两份,请问先生要什么配菜?

陈哲:一份青椒牛肉和一份红烧排骨……

接线员:一份青椒牛肉,一份红烧排骨,请问要送到哪儿?……

陈哲:【内心:对了,没必要订两份。】

接线员:先生?先生?

陈哲:(回过神)啊!不,一份就够了,一份青椒牛肉送到弘艺广告公司。

接线员:啊?额……好的,一份青椒牛肉送到弘艺广告公司是吗?

陈哲:对。

接线员:好的,我们马上给您送过去,谢谢惠顾,再见。

张涛:(推开门)陈哲啊肖亦让我跟你说……

陈哲:我没给他订餐,你跟他出去吃吧。他若是硬要吃鱼,你让他注意点,别让鱼刺卡了喉咙。

(早晨感觉的音效= =)

【电话声】

陈哲:(睡眼朦胧)喂……

肖亦:陈哲,该起床了。

陈哲:啊?哦。(起来收拾)

肖亦:早餐在咱小区大门口外边有卖,有粥,饼,馒头包子什么的,你记得再买杯豆浆,补充一下营养。

陈哲:给你带一份吗?

肖亦:不了,我和张涛在公司附近吃。

陈哲:啊,行……

【此处场景切换至肖亦这边。】

肖亦: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你穿那套浅灰色的西服,挂在衣柜左边,领带在第一个抽屉,袜子在第二个抽屉,记得把昨天换下来的衣服扔到洗衣机里,全自动的,按下启动按钮,晚上下班回家拿出去晾就好了。

陈哲:哦,好。

肖亦:昨天张涛教过你打领带的方法了吧,别又系歪了。好了,我要到站了,先挂了。

张涛:不会吧,交代这么详细。什么衣服在哪儿都要跟他说?

肖亦:(无奈)还不是因为收拾东西这件事平时都是我在做。家里面,什么东西放在哪儿只有我知道,我一会儿到了公司还得列张单子给他,免得他需要的时候找不到。

【脚步声】

陈哲:这次的会议记录做好了吗?

秘书:是,都做好了。

陈哲:一会儿送到我办公室,对了,麻烦给我泡一杯咖啡。

秘书:好的,您稍等。

【开门】

陈哲:(些许吃惊)肖亦?(开心地快步走近)什么事?

肖亦:送文件,顺便还你外套。(不满)我说,早上给你打电话特意叮嘱你今天有重要的会议穿的隆重点出席,结果外套披我身上了。

陈哲:(腼腆)这不是看你趴在那儿睡着了,怕你着凉嘛。

肖亦:(傲娇)我身子才没这么弱。

陈哲:是是是,我错了我错了。(关心)话说回来,这两天看你都没什么精神,晚上没睡好吗?

肖亦:嗯。

陈哲:你这认床的毛病怕是改不掉了。要不,晚上我把你的枕头和被子送张涛家去?

肖亦: 不用不用,已经慢慢适应了,你也知道我这习惯,没事儿,再住一段时间就好了。

陈哲:再?你……你还要再住几天?(有些委屈)

肖亦:某人不是嫌和我住一块儿委屈嘛。

陈哲:哎呀我那就是一时的气话,不都跟你道过谦了么?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唉,你不在的这几天我天天都在外边解决的晚饭,回家还要做家务,可累死我了。

肖亦:你都在外边吃?我记得你会做几个简单的菜的啊。

陈哲:白天工作这么忙,回到家累的动也不想动,哪还有闲心去买菜做饭啊。再说了,我……我也不清楚附近的市场在哪儿。

肖亦:我不是带你去过吗?

陈哲:我那时寻思反正平时都是你做饭,所以也就是跟着你走,其实根本没记住路。再说了,就算我知道市场在哪儿,我也不会讲价,更不会挑东西……

肖亦:(无奈)哼,在公司里挺风光的,谁知道你是个生活白痴呢?来,给我纸和笔!

陈哲:(拿出纸笔)这儿。

肖亦:(画图声,完了把笔放好)呐,这个!你就按着这图走,肯定能找到市场。至于挑菜讲价什么的自己看着办。好了,(扔文件)我走了。

陈哲:啊?走了?

肖亦:啊,文件送完了,衣服也还了,图也给你画好了,还有什么问题吗?我还得回去工作呢。

陈哲:(欲言又止)你……唉,算了,没事,回去吧。

场景六:张涛家

肖亦:(被客厅电视声吵醒)嗯……这都几点了啊……(拿过床头柜的手机)12:30,陈哲又看球赛不睡觉了!(起身冲外边叫)陈哲,陈哲!别看了,快进来睡觉,(打呵欠)明天还要上班呢!陈哲?(小声)混蛋!指定是睡着了!(起床走向外边)陈哲,你……

张涛:(疲倦地站在房间门口)陈哲不在!肖亦啊,睡迷糊了吧?这是我家。

肖亦:(稍微清醒)啊,对哦……

张涛:电视是不是吵到你了?不好意思啊,我刚睡不着,就想看看电视再睡,结果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伸懒腰)我这就去把电视关了,你快睡吧。(离开)

肖亦:嗯。(躺回去,翻了几个身)【独白】其实……还真挺想念他的。

场景七:办公室

肖亦:阿嚏!阿嚏!(吸鼻子)

张涛:肖亦,你没事吧?不然我把我放这儿的那件外套给你……阿嚏!

肖亦:(没好气)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张涛:你说昨天都还是艳阳天的,今天怎么突然就变冷了呢?

女职员:诶,你俩没看天气预报啊?早就说了这几天会强降温,看看,冻着了吧?我去给你俩泡杯热咖啡。(脚步声)

张涛:肖亦,不好意思啊,我从不看那东西。反正公司都放着外套也不怕突然降温。你看今天确实挺冷的,这外套你就穿着吧,我身体好,不怕感……阿嚏!

肖亦:……

张涛:嘿嘿~你真不用客气……阿嚏!

肖亦:不用了,你自己穿着吧。

张涛:我真……

(经理办公室门被打开)

陈哲:肖亦,你进来一下。

肖亦:啊,好。

【脚步声,进门,关上】

肖亦:怎么了?

陈哲:给你带了外套。(把外套披到肖亦身上)来,手给我,

肖亦:嗯?

陈哲:(哈气,搓手)你看看,手都冻得冰凉,很冷吧?我给你捂一下。张涛那个臭小子不心疼自己就算了,连带着你跟着遭罪。这要冻病了可怎么办。

肖亦:(摸摸陈哲的衣服)你自己怎么没穿厚外套?

陈哲:早上出门感觉天气冷了就赶紧跑回去,不知道家里那些衣服都各自放在什么地方,翻来翻去就只找到你的厚外套,一看时间不够了,就直接过来了。

肖亦:你不是每天都看天气预报吗?怎么早上才反应过来?

陈哲:我哪爱看那东西!还不都是为了你才看的。你不在家这几天我都没看过。你这人啊,轻易不生病,一病就病的厉害,一次小感冒都能折腾个十天半月,所以得给你保护好了,绝对不能让你生病。

肖亦:(感动)陈哲……(觉察到脸色不太好)你黑眼圈怎么这么重,昨晚没睡好吗?

陈哲:我……嘿嘿……昨晚在客厅里看球赛,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早上在沙发上醒过来,电视都还开着呢。

肖亦:(心疼又生气)你怎么能这样啊!我不在家还熬夜看什么球赛!可没人大半夜起床帮你关电视叫你回房间睡觉!

陈哲:(不好意思)嘿嘿……这不是,忘了嘛……习惯性地以为你在房间睡觉呢,我还把电视声音特意关的特别小声来着。肖亦,

肖亦:干嘛?

陈哲:(抱住)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你这几天不在家,我很不习惯,而且,而且我很想你……(稍微不太好意思)

肖亦:(推,小声)放手,这可是在办公室呢,一会儿要有人进来了怎么办?

陈哲:我……

【敲门声】

女职员:经理,这个月的报表给您送来了。

陈哲:(不高兴地嘀咕)哪个缺心眼的……

肖亦:(好笑)行了行了,我得走了。警告你,晚上可不准再熬夜看什么球赛了,知道吗?

陈哲:(气闷)嗯……

肖亦:(走了几步,回头)诶,陈哲。

陈哲:(不高兴)干嘛?

肖亦:其实……(凑近,小声)我也很想你。(拉开距离)不过在我回去之前,你还是乖乖等几天吧!我走了,拜拜!(开门)

女职员:啊,肖总监。

肖亦:嗯,进去吧。(关门)

女职员:陈经理,这是这个月的报表,您看一下……陈经理?陈经理?您还好吗?表情怎么这么哀怨呢?(渐渐小声)

场景八:张涛家

【炒菜声】

肖亦:张涛,把那饭盒给我拿过来。

张涛:这儿呢。

(肖亦熄了火,将锅里的菜仔细放进饭盒里)

肖亦:OK!明天的中饭加晚饭都准备好了。

张涛:我是真搞不懂你了,不就是一个大任务下来了嘛,至于你连饭都给陈哲准备好吗?

肖亦:陈哲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工作起来就不要命的主儿。哪回公司下来任务他不给忙到废寝忘食?要不是我赶着他吃饭睡觉,他早就累垮了。

张涛:唉,肖亦,你可真是太贤惠了,我要是娶着你这样的老婆,做梦都会笑醒的。

肖亦:你是在变相抱怨你现在的女朋友么?小心我给她打小报告!

张涛:别别别!就小惠那泼辣的性格,非折磨死我不可。

肖亦:哼,平时里跟我抱怨一大堆,见了面还不是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往人身上蹭。我说张涛,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趁早把这事儿办了吧,拖着人女孩子这么久像什么样子。你妈没少给你念叨要抱孙子吧?

张涛:这不是还在准备中嘛……早晚的事儿!(急正色)再说了,现在的重中之重是先把我好兄弟的感情问题给解决!肖亦,你跟陈哲都分居……啧,你瞪我干什么?你俩就是分居!你俩都分居这么久了……也早该消气了吧?而且啊,你俩都在一起快七年了,这七年下来,彼此影响产生的习惯一时半会是改不过来的。你看啊,就你在我这儿住的这一个多星期,有哪天是离得开陈哲的?不是你念叨着他,就是他电话短信地慰问。唉,你说你怎么还不愿意回去呢?就宁愿在我这儿窝着,还要给陈哲做饭,还要每天打电话嘱咐来嘱咐去的,你不觉得很麻烦吗?

肖亦:我怎么听着你这语气不对劲啊,我是不是麻烦你了?也对哦,我天天在你家蹲着,弄得你都不好带小惠回来甜蜜二人世界,哎呀我的罪过真大。

张涛:诶诶!我是在替你着急呢!你怎么又扯回我身上来了?(嘀咕)虽然……虽然你说的也对……(急正色)不过!我是真为你着急!别说你了,我看陈哲这几天也是过的不太好。现在这公司下了这么个大任务,你就听我一句,趁这个时候赶紧回去好好照顾他吧,啊。

肖亦:(洗完手,迟疑了一会儿)还不行,还没到时候。

张涛:啊?还没到时候?哎哟我的小祖宗你是要等到猴年马月啊。你就忍心放着你老公白天累死累活地工作晚上回到家还要独守空房么?

肖亦:去你妈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赶紧洗洗手吃饭去!

张涛:喳!奴才遵命!

【碗筷声】

张涛:(狼吞虎咽)肖亦你做饭太好吃了!改天把你的手艺给小惠传授一下吧!我家小惠啊,哪儿都好,就是不会做饭。你都不知道,她每次心血来潮想给我做饭,我都得做好食物中毒的准备(吃吃吃)诶?你咋都不动筷子啊?

肖亦:……你说陈哲在公司有没有好好吃饭啊?今天我们走的时候他还在办公室里忙的天昏地暗的。

张涛:你不都跟他叮嘱了好几遍了吗?

肖亦:谁知道他听进去没有啊?就他当时忙成那样,说什么话都是耳旁风。

张涛:(吞)你都把饭盒放在他桌上了,他再怎么忙,抬头看见那饭盒总能想起来了吧。再说了,你说的话他能不听吗?

肖亦:以前也没听过几回啊,非得监督着才做……(放筷子)不行,我得打电话去问问!(掏手机,拨号)

(响了很久才接)

陈哲:(有些疲倦)喂,肖亦。

肖亦:还在公司?

陈哲:嗯,还差最后几步。

肖亦:吃饭了吗?

陈哲:呃……

肖亦:还没有是不是?我就知道!陈哲你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还不吃饭!你胃不好,不能饿着,你还想再犯一次胃病吗?

陈哲: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吃!

肖亦:等会儿!拿到公司的微波炉热了再吃!

陈哲:知道了,我这就拿过去,那我挂了……

肖亦:马上拿过去!我得知道你吃了才能挂电话。

陈哲:(笑)好。

肖亦:加热,两分钟。

陈哲:嗯。(按按钮,微波炉启动)你吃饭了吗?

肖亦:正在吃呢。

陈哲:你做的?

肖亦:不然还能是张涛啊?

陈哲:啧!便宜了那小子!白白享受了这么多天你的手艺!

肖亦:(好笑)我不也做了一份你的天天给你带过去吗?

陈哲:可是毕竟不是新鲜的嘛……不过,终于又能吃上你做的饭了,感觉真好!

肖亦:哼!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啊?也不知道是谁以前隔三岔五的就嫌弃我的手艺。

陈哲:那都是开玩笑的嘛~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保证,你回来之后,我绝对不会再说你的手艺不好了!

肖亦:你敢!

陈哲:就是,我哪敢呐。

(张涛吃饭,肖亦在一旁打电话)

肖亦:那好,赶紧吃饭吧。吃了饭赶紧回家!项目又不是要求你必须今天做完。我告诉你,我一会儿就打电话回家查岗!你要是敢不在家的话,我就再晚回去一个星期!别跟我装可怜!我还不是为你好!对了,警告你,不-准-把-工-作-带-回-家!好了,挂了!(挂电话,走回来)

肖亦:吃饱了?

张涛:嗯,我得祈祷去。

肖亦:祈祷啥?

张涛:祈祷陈哲听你的话,乖乖回家。祈祷你别在我这儿多住一星期。看你如此贤惠,再对比我家小惠,噢!我会对陈哲越来越羡慕嫉妒恨的!!!

肖亦:(笑骂)滚一边儿去!!

场景九:张涛家

(张涛看电视,肖亦洗澡。)

张涛:(听见开门声)洗完啦?

肖亦:(擦头发)嗯,几点了?

张涛:快10点了。你是不是该查岗了?

肖亦:(拨电话,响了很多声)……(叹息)

张涛:怎么?没接?

肖亦:嗯。(期间铃声一直响)(按掉,坐在沙发上,气闷)就知道会这样。

张涛:唉,(哀怨)看来上天没有听见我的祈祷……(被肖亦瞪)额……不过没事!你在我这儿住多久都成!好兄弟嘛!哈哈哈……(干笑)(嘀咕)一会儿得给小惠挂电话去,我的完美二人世界又要延后了TAT

【时间滴答】

(拨电话的嘟嘟声,按掉)

肖亦:(抓过外套)不行我得出去一趟!

张涛:(拦住)诶诶诶,你要去哪儿啊?

肖亦:我要去找陈哲!

张涛:怎么?一直到现在家里都还是没人接?

肖亦:何止是家里!公司电话,手机!我都拨了有十多回了!没哪个是接听的!

张涛:肖亦你先别着急……

肖亦:我能不急吗?!这都十二点了!没道理还不回家吧?就算没回家睡在公司,这么多个电话过去,总能接着一个吧?可是他一个都没接!张涛,你说……陈哲他该不会……

张涛:啧!你说你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改不了胡思乱想的毛病啊!没事的!没准陈哲碰巧没听见电话呢?

肖亦:(提高声音)几十个电话了没一个听着吗?!也太碰巧了吧?

张涛:……你说的也有道理……

肖亦:我先走了!

【开门声,匆匆离去的脚步声】

场景十:办公室

【急匆匆的脚步声】

肖亦:陈哲!陈哲你在吗?陈哲!陈哲!(打开办公室门)陈……

陈哲:(被吵醒)嗯……谁啊大吼大叫的……额,肖亦?(惊醒)你怎么在这儿?(觉得不对劲)你怎么了?为什么站在那儿不动?诶!(起身快步走过去)发生什么事了?

肖亦:陈哲,你……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陈哲:电话?

肖亦:你知不知道我打了多少个电话!公司的,家里的,你的手机!你告诉我你接了哪个?!你答应过我什么的?吃了饭赶紧回家!可是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陈哲:对不起对不起。电话……额,家里电话我肯定是接不着……

肖亦:那公司电话呢?手机呢?一个都没听着?你都干嘛去了!

陈哲:我,我没干嘛,真的!我一直在公司来着。吃饭……(心虚)我吃了饭,就,就继续工作……然后,然后就……睡着了。我保证!我真的只是在办公室里睡觉!哪儿都没去!

肖亦:一直在办公室睡觉?睡得可够死的。我少说也打了二十个电话过来了,你怎么愣是一个都没听见?

陈哲:你忘了?上午我办公室的电话坏了拿去修,得后天才能修好呢。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好,加上我又睡觉,外边的电话声我自然是听不见了啊。至于手机……你等会我看看……啊!我……我手机,那个,怕被打扰,顺手……调成静音了……我寻思再过一会儿就回家的,可是这工作做着做着就……睡着了。

肖亦:(脱力)陈哲,我有多担心你,你知道吗?我就猜到你不可能乖乖回家,特意在十点的时候给你打电话提醒你,结果你没接。家里的电话和公司的电话我也打了,依然没人接听。我那时候是有点生气的就没管你。但是十一点之后我再打也无人接听时就开始着急了。我开始给公司,家里,你的手机轮番打电话,没一个是接通的。一直到十二点,我就抱着手机一直拨到十二点,那么多个电话,你竟没接着一个。我一直安慰自己别瞎紧张,你没准是在公司睡着了。可是那么多电话拨过去都是无人接听的情况我是真没办法镇定下来。然后我就开始急急忙忙地往公司赶。陈哲,我真的害怕你会出什么事,特别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去乱想,你要是发生什么事……

陈哲:(抱住)对不起,肖亦,害你担心了。

肖亦:(抽泣)

陈哲:别哭了,是我不好。我以后不会这样了,我保证。(哄)

肖亦:你明知道我不在你身边,你怎么就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呢?

陈哲:所以我说离了你不行啊!早上忘记设闹钟,家里的东西经常找不到放在哪儿,吃不到你做的饭只能吃快餐,出门买东西总习惯性买上你的份,看见你喜欢的东西顺手买了回家才反应过来,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睡着也不会再有人来叫醒我到床上去睡。我还得学着做以前你做的事情,做饭,洗衣服,整理房间什么的,特别特别累。没有你的这一个星期,我真的过的一团糟!

肖亦:(破涕为笑)真是个生活白痴。

陈哲:所以……肖亦,回来吧,好吗?我真的没办法离开你。

肖亦:那时候不是对我嫌这嫌那的吗?怎么现在知道没办法离开我了?

陈哲:就因为这七年下来养成的习惯改不过来了,所以,才明白早已离不开了。(搂住)肖亦,你知道什么是爱的最高境界吗?

肖亦:嗯……你死我活,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陈哲:都不是,爱的最高境界,是习惯。

(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