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个夏天

第十三个夏天

作者:admin 年代:现代 类型:爱情, 评论:0评论 查看: 发布时间:2014-02-01 00:00
  • 故事梗概
  1304

 

1. 内景 教室内 午后

教室里,语文老师正在台上讲课,台下的同学们各自在做着自己的事情,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在发呆,靠窗第四排一个的男生头趴在桌子上,两只手搭在大腿上,像是中了一枪似的。他叫夏の,高二13班的学生。

夏の(独白):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一直希望有一个姐姐可以陪着我长大,这样我就不用每天独自上学回家,几年前的一天我无意间知道原来在我之前有一个姐姐,只不过她出世那一刻就已经离开了,父母无意隐瞒我,只是不想提及这件事情而已,我感到一丝慰藉,原来我真的有一个姐姐,虽然她没有陪伴过我一天,也没叫过我弟弟,但我没怪过她,我只想见她一面,相信她一定很漂亮。

老师发现了夏の在睡觉,于是走到了他的旁边,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头。周围的人都在看着夏の。

夏の:阿泽,我告诉过你不要碰我头发。

夏の依然纹丝不动。

老师有点怒了,又拍了一下夏の的头发。夏の把头侧过来才发现是老师,并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

夏の:老师,我有在听课啦。

老师:那我刚刚说的什么?

夏の:你说卡夫卡一生郁郁不得志,没有理解他的人,说您自己最近也很抑郁,其实我觉得有可能是老师您便秘吧,因为最近看你厕所总是蹲很久才出来。

班里哄然大笑,老师的表情从尴尬变成了愤怒,手指向了墙角,

老师:滚到后面站着去。

夏の:哦。

夏の拿着一本书慢慢的离开了座位。

 

2.外景 操场 黄昏

放学铃声响起,空旷的操场的瞬间充满了人,篮球场上校队们男生们在打对抗赛,周围围满了观众,女生聚在一起叽叽咋咋在讨论着球场上的男生,夏の和朋友也在场边观看比赛,过了一分钟,老三的电话响了,老三走到一边接了电话,然后三秒钟就挂掉了电话。

老三(拍了夏の的肩膀):阿の,小五下午打球被人打了。

夏の(一点都不惊讶的说):又是因为被说打球独吗?

老三:嗯

夏の:真受不了他,

夏の:去找老四,十分钟门口见。

老三点了点头,转身走掉

 

3. 外景 教学楼 黄昏

教学楼的两侧种满了法国梧桐,看上去有了一定的年头,夏の背着书包走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女生在树下站着,她留着一头披肩发,眼睛和睫毛的比例很迷人,穿着一身紫色长裙,夏の走上前轻轻地拍了她的头发。

金妍(回头一看):你怎么还是见到我就拍我头,不会说话吗。

夏の(笑了):没办法,看到你的头发就想拍,

金妍(翻了他一眼):从小学到高中还没拍够?

夏の:那是,要不然我怎么这么努力考到这里,还不是为了你。

金妍(嫣然一笑):少来了你。你晚上不上自习?

夏の:暂时没那打算。

金妍:有时间回初中看看,上次见到班主任他还提到你呢,

夏の:行,到时候告诉我声。

夏の看了一眼表

夏の:我先走了。

金妍:嗯。拜拜。

 

4. 外景 校门口 黄昏

校门口有一家小白文具店,老板是个白白的胖子,平常时间在店门口也卖鸡肉卷,笑容憨态可掬,只是那炸鸡肉的油感觉已经黒到如可乐一样,旁边三个男生并排站的笔直,彼此间没有一句话,各自吃着自己的鸡肉卷,中间的那个还把酱汁沾到了自己的衣服上。

夏の(独白):人是个很复杂的动物,你很难判断一个人的好与坏,所以我只凭我的感觉看一个人,因为那样最简单,我通常会看一个人的眼睛和听他说话的声音,因为就算眼睛可以伪装,声音也是无法掩盖的,奇怪的是,我所定义为讨厌的人,基本上为人和我所想的都差不多,而我觉得很欠打的人,最后却和我成为很好的朋友,比如站在门口的这三个吃货。

夏の走到三个人的面前。

夏の(往四周看了一眼):人呢

老四(抹抹嘴):在后面,就等你一个了。

小五(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刚见你跟个女生聊天,没见过,谁啊。

夏の:要你管,被打了还有心情吃鸡肉卷。‘

小五:这是两码事,你可以不打架,但不可以不吃饭,尤其是小白家的鸡肉卷,如果我只因为心情不好就不来吃他的鸡肉卷,那我成什么人了,

夏の:什么人?

小五:我也不知道,

老三一巴掌把鸡肉卷塞在小五嘴里

老三:你可不可以不说话,走了。

 

5.外景 后巷 黄昏

学校后巷里,天空已经渐渐露出夜色的感觉,在一个种满蔬菜的花坛旁边四个人围着一个人,气氛很紧张,这时一个小孩子上前拉住了夏の

小孩子(十分好奇):哥哥,你们在干什么?

夏の:玩游戏。

小孩子:什么游戏?

夏の:站着不说话的游戏。

小孩子:我也要玩。

夏の:你这么爱玩,你家里人知道吗。作业写了吗,思考题做了吗,QQ星喝了吗,喜洋洋看了吗,你爸妈养你这么大是让你来玩游戏的吗。

小孩子悻悻的走了,留露出依依不舍的样子

气氛恢复正常

夏の(双手插在口袋):哥们,我只问一句话,是谁先动的手。

甲:是他先骂人,我才动手的。

夏の:那这样,你骂我一句,我打你一拳。行不行?

甲(沉默不语,眼神很紧张)

夏の:一起打球开开心心不好吗,为什么要动手呢,你知不知道这在nba要罚款的。十万美金,人家一年几千万交得起,你行吗。

甲:不行。

夏の:那不就结了,我也懒得跟你多说。

夏の上前一拳打在甲的肚子上,甲痛苦的蹲在地上,

夏の:明天还要上课,脸打花了不好看,如果你不服气,就来找我。

四个人拿着仍在一边的书包离开了后巷

 

6.外景 路口 晚上

昏暗的路口,夏の慢悠悠的走在路上,他低着头一直看着路灯照射下的自己的影子,路上发生了堵车,很多乘客和司机都在咒骂和不满。

夏の(独白):虽然每天走的是同一条路,但我知道,他是条有感情的路。他每天看着这么多发生在这里的故事,他也会有所感触的,每当看着路面上流淌的雨水,我就知道他肯定是心情又不好了。

卖菜大叔:美女,你就不要再挑的啦,都一样的啦。

美女(十分不满的说):少蒙我,田东那家一斤1块3,前锋是1块3毛5,市委1块3毛4,商贸1块3毛7,虽然你家最便宜1块2毛6,但是你家菜叶质量最差,所以我必须挑。

卖菜大叔(惊呆了的表情):美女,你家住哪,

美女:前锋啊。

卖菜大叔:你走来的吗,

美女:不然怎样,坐车好贵了,走了一个多小时容易吗,

卖菜大叔(露出了敬佩的之情):美女,慢慢挑。

夏の(独白):我没有故意偷听别人说话,只是耳朵太好而已。每天我们都会和各种各样的人擦肩而过,我们或许会成为朋友和知己,但我觉得现在的人们太有疏离感,在我看来大家可以就是多点肢体接触,相互拥抱或者亲吻。这是个很好的想法,我觉得有机会我会这么做,前提是对方是个漂亮女生。

 

7. 外景 楼房 晚上

一栋破旧的楼道在周围崭新的建筑群的衬托下显得极不和谐,老式的窗户上挂着各种各样的衣服,还有纸糊的窗户,门上已经锈到一摸都是铁锈落在手上。

 

8.内景 家里 晚上

夏の的桌子上摆的到处都是东西,墙上有一副巨幅的麦蒂海报,但其他地方都很干净,尤其是鞋按照不同类型和大小从左到右依次排列。

夏の:妈,我的袜子呢

妈妈:在那里啊。

夏の(无奈的说):你能不能不要再动我的东西,拜托,什么都找不到

妈妈:知道了,谁想给你整理,你要不是我儿子,我才懒的管你呢

夏の(冷笑):你会管我什么,你在乎的只有挣钱。

妈妈:挣钱还不是为了你上学,

夏の:呵呵,那我问你,我现在,在几班?

妈妈(思考了一分钟):16班还是18班。

夏の:是15班,你只是在家呆不住才去找工作而已。

妈妈:可有你这么对母亲说话的。

(在客厅里坐着看报纸的夏の父亲听到屋里的声音,走了进来)

爸爸(有些不耐烦):吵什么吵,还想让邻居们听笑话吗

妈妈(指着我):还不是你儿子,都是你惯的。

爸爸(有些火气):我惯他哪里了你说,从小到大他学习你有没有问过。

妈妈:我忙着工作好不好,儿子不是你看的吗

爸爸(手中的报纸扔在一边):一年换几十个工作,脾气又不行,还不能受气,被骗那么多次,没有总结过一次经验教训。还不听人劝。

妈妈:不要说了,在外面这么辛苦,回家还要受你们气。

爸爸:受气,你也好意思说,回来饭是我烧的,衣服我洗的,人家老公在家从来不干这些事,你都是你爸你妈给惯得

妈妈(大喊一声):不要扯到我爸我妈

夏の不想再听到争吵,于是关上了房门,戴上了耳机,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夏の(独白):如果说将我们家分成10份,那我可以说是3分幸福,5分痛苦,2分无奈。自我懂事以来,像这种无谓的争吵从未间断,总是毫无预兆的发生,我分析了多年来的案例,终于发现争吵的开始基本上由于我妈的倔强,而事情的升级就是我爸的动手。接下来的程序就是我妈出走后,我和我爸到处找我妈,我清晰的记得有一次我爸没有找到我妈,回家后在漆黑的房间里对着我发火,并且一拳打断了衣架。当时的我很恐惧,从那以后我告诉自己以后不能像他一样,就算不是我的错,我也不会对我的另一半动手。我爱我的父亲,超过任何人,他当年一个人来到这座城市闯荡,有了现在的生活已是不易,他为了我付出了一切,承受了很多,这个世界上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他,但是,我的家庭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片潮湿的,无论我在太阳下呆了多久,永远也照射不到的那一片土地。

 

9. 内景 教室 下午

嘈杂的教室里,同学们都在互相交谈,第三排的同学一直是班里的前十名,下课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抄笔记,问问题,夏の背靠在墙上玩手机。

阿志:放学去哪玩?

夏の:我哪都不想去,晚上上晚自习

阿志:哎呦,你会上晚自习?这么没劲

夏の(白了阿志一眼):天天出去玩,有钱么你。

阿志:我去压马路总不要钱吧。

夏の(打了个哈欠):无聊。

 

10. 外景 教室 下午

放学后,夏の一个人走在路上,两边有很多的路边摊,老板们热情的招呼着学生们的光顾,走到路口的时候碰到了金妍。

金妍:怎么一个人?

夏の:嗯,

夏の(肩并肩跟女孩一起走着):我很少来这街上吃东西。有什么能吃的吗

金妍(笑了):这你就找对人了,这条街上我可是吃遍了,正好我也饿了,带你一起吧!你请客~

夏の:最后一句才是你想说的吧。

金妍(吐了吐舌头):嘿嘿,走了啦,废话那么多。前面那家拉面不错,就去那里吧。

 

11. 内景 拉面店 下午

两个人来到了一家不是很大,也不显眼的拉面店,可是里面却几乎坐满了人,金妍瞅到了两个人的座位,快速的走到座位坐下来,对着夏の一笑,让他过来坐。

金妍(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有座位,你吃什么?

夏の(环顾了一下这家店):随便。

金妍(立刻高声喊了句):老板,两碗杂酱面,一碗要辣,一碗不要

老板(热情的招呼):好的,马上就好。

店里飘着骨头汤的香气,很快老板就把面端了过来,熟络的招呼过金妍。

金妍(哗啦啦的吃了几口面后,抬头笑着问):好吃吗?

夏の(抬头):还行吧。

夏の看见金妍的嘴角沾到了一丝辣椒

夏の:不要动。

夏の用手轻轻地抹去了金妍嘴角上的东西,金妍的脸霎时红了起来,一言不发

夏の:你脸怎么那么红?

金妍(慢吞吞的):那个,面太辣了。。。

夏の:哦。

 

 12.外景 路上 下午

两个人并肩走在回学校的路上,金妍走的很慢,夏の尽量保持跟她一致的步伐。

金妍:你不是不上晚自习的吗?

夏の(认真的说):我想好好学习。

金妍:少来, 你就不像学习的人。

夏の:那是我没认真学而已,我要想学,甩你一百名。

金妍:你就吹吧。

夏の:没吹啊,初中的神话你忘了吗,我最后两个月时间才好好学,不也是和你考到一个学校吗。

金妍:你那是走运,

夏の:没有实力就没有走运。

金妍看见一个五六岁的女孩子蹲在地上乞讨,低着头在写作业,

金妍:你看那小女孩好可怜,

金妍走了上去,准备给他钱,被夏の拉了回来。

夏の:你干什么?

金妍:给点钱啊,你有没有同情心。

夏の:我去,你有点智商好不好,你看她做作业半天有没有动过笔,

金妍:这有什么关系,成绩不好就看不起人家吗

夏の(很无语的表情):这是骗子好吧,商贸那里几十米就有一个,下次想给换好零钱我陪你去。

金妍:真的是骗子吗?

夏の:是的。

金妍(若有所思):怪不得感觉那么眼熟呢。

 

13.内景 教室门口 晚上

夏の把金妍送到教室门口。

夏の:明天晚上等我,一起去吃饭。

金妍:你说去吃就去吃啊,凭什么啊~

夏の:不去我就直接在你们班门口喊你。

金妍:好啊,记得大点声,

夏の:额。

金妍(开心的笑了):明天看我心情吧。

金妍挥了挥手走进了班里。夏の点了点头也转身离开。

 

14.外景 楼下 晚上

夏の戴着耳机走到了楼下,虽然音乐声开很大,但还是能依稀听见楼上传来的争吵,夏の停下了脚步,昏暗的路灯打在他的脸上看不清楚表情。他点燃了一根烟,站了很久

夏の(独白):两个人在一起就像一杯鸡尾酒,各种酒的比例要正好才会好喝,我们家这一杯以前喝着会感觉很难喝,但,喝着喝着也就习惯了。

 

15.外景 公园 晚上

夏の约金妍在公园见面,已经有十点多,此时没有一个人在公园里,一片寂静,两个人坐在秋千上,金妍像个孩子一样晃来晃去,夏の一直不说话。

金妍:怎么不说话?

夏の(抬起头看着金妍):我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么晚了你家人怎么让你出来的?

金妍:他们出去旅游了。就我在家。

夏の:去哪了?

金妍:不知道哎,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夏の(顿了一下):我看过一幅画,画里有一条公路,公路的尽头仿佛冲进了天空的云霄,我注视了很久,眼睛也没有丝毫疲惫,后来我知道那条路号称全美最孤独的公路,我想有一天驾车去那里,直到公路的尽头。我想他一定是条有故事的路。

金妍(眼睛充满着好奇):说的我也好想去。

夏の:开车要很久的,你不嫌烦吗?

金妍:有你陪我说话啊。

夏の(注视着她的眼睛):你愿意陪我去?

金妍:你英语那么烂,我可以当翻译啊。

夏の(露出了笑容):好啊。

夏の(独白):我看着她的眼睛,知道她是真的愿意陪我去的,那一秒我很感动。

 

16.外景 天台 白天

午后的天空没有白云,温暖的阳光尽可能的照射着每一片土地,两个人坐在凳子上,金妍一直望着天空,而夏の则望着金妍。

夏の(独白):以后的几个月里,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她总会问些很傻的问题,是个单纯的人,我喜欢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事情不会变的复杂。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那一双可以融化我寒冷的眼眸,我不信一见钟情,如果你告诉我你身边发生的事实,我只能说第一种可能就是两个人长得很像,第二种就只是原始欲望而已。现在很多人会说女人只爱钱,我觉得很可笑,男人也是只爱漂亮女人,钱与外表都是可见的,在一点上,大家都一样肤浅,谁也没有资格教训谁。

 

17.外景 车站 晚上

下雨的路口,夏の和金妍放学后在站台躲雨,两个人身上都湿了,金妍不断用纸巾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一旁的夏の点起了一根烟。

金妍:,晚上还好好的,为什么要下雨呢

夏の:因为这条路心情不好。

金妍:那你心情好不好

夏の:和你在一起心情就好,

金妍:为什么

夏の:因为你傻啊。

金妍笑着打了夏の一下。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金妍:你这么喜欢吸烟吗?

夏の:谈不上喜欢,我也忘了当初怎么学会吸烟的,感觉戒不掉呢。

金妍:我以前觉得吸烟的男生都是坏孩子。

夏の:吸烟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装B的,一种是我这样的,

金妍:你什么样的。

金妍顶着湿漉漉的头发直勾勾看着夏の

夏の(独白):当时她的眼睛离我只有五厘米,我发现我完全抵抗不住她的眼神,为了反击我做出了可能被呼巴掌的决定,但结果证明,那是我人生中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

夏の(看到了回家的公交车正在从远处慢慢驶过来,大概算了一下时间):我问你,你觉得现在人与人之间缺乏什么?

金妍:嗯~比较冷漠。

夏の:我教你办法和人增加感情。

金妍:什么办法?

夏の:你看雨下的越来越大了。

金妍(扭头朝外面看了一眼):有吗?

金妍扭头的瞬间,夏の趁金妍不注意亲了她的脸

金妍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顿在那里,夏の紧紧的抱住了她。

夏の:2009年5月12号上7点13分的晚上,因为这个吻,我会记住你一生一世,我抱你那么紧,是我能把心交给你最近的距离。拜。

夏の跑上了公交车,车门关上的瞬间,他看见窗外的金妍还在呆呆的站着

 

18.内景 家里 晚上

夏の浑身湿透的回到了家,换了身干净衣服后,十分疲倦的躺在床上,正想睡着时,手机收到了金妍发来的短信

金妍(短信内容):我们之间这算什么?

夏の(回复):明天再告诉你。

金妍(回复):为什么?

夏の(回复):因为明天是13号,13是我的lucky number,

(短信发出去后,手机就没电了,夏の将手机就放在了一边)

夏の看着墙上的巨幅海报。

夏の(独白):直觉告诉我她是喜欢我的,我以为从那天后,对我会是一个新的开始,结果告诉我,我只猜中了开头,却猜错了结尾。

 

19.外景 路上 白天

小吃街里这个点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卖早点的也都在收拾准备回家,夏の知道自己迟到了,所以干脆慢慢的走,走到半路被几个人拦了下来。

夏の(独白):如果当时我选择跑的话,他们中没有人能抓得到我,但是我选择了面对,因为我认出那个家伙是金妍的同班同学,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为了什么而来,但我丝毫没把他当回事,因为这家伙的发型很丑。

李可(指着夏の):警告你,以后离她远点。

夏の:这么巧,我也想这么说。

李可:你俩根本不搭嘛。有时间给你介绍更好的

夏の:算了,我嫌麻烦,就这个凑乎着看吧。

李可:妈的,说话很屌嘛。

夏の:我就一句话,不打脸。

李可:我也是从不打脸。

夏の趁着人没有反应过来,上前就一拳打在李可的脸上

夏の(独白):我的确说过不打脸,那是我以多欺少的时候,毕竟大家都是年轻人,脸打花了在同学面前没面子。但当我被堵时,我的原则就是只逮着带头人的脸打,其他人我只当看不见,这么做的好处就是表面看上去你没有吃亏,坏处就是你会被打的很惨,这家伙果然是个蠢货,打架还他妈跟我说原则。

夏の只追着李可打,被其他人拽着一脚揣在地上,几个人围着夏の一顿乱打,被几个路人看到呵斥后离开

夏の擦擦嘴角的血,拍干净身上的灰尘,一瘸一拐的走回学校

夏の(自言自语地说):还好脸捂得够实。

 

20.内景 走廊 下午

课间休息,夏の正要去找金妍,走道上人很挤,夏の在楼道里正好碰到了她,夏の看见她一本正经的脸,不经觉得好想笑,想用手摸她的头发,却被金妍一手挡开

金妍(一脸怒气):你为什么要打人?

夏の(冷笑了声):他跟你说了什么?

金妍:什么都说了,

夏の:你信他说的吗?

金妍(质问):我信我眼睛所看到的,他脸上被你打的都是伤,你什么事都没有。你觉得我相信谁?

夏の:是我打的怎么样,我以后见一次打一次,谁叫他发型这么丑还想追你。

金妍:那你也不用打那么狠啊

夏の:对啊,是狠了些,你这么关心他,跟他在一起啊。

金妍:我和他只是同学而已。

夏の:我俩也是啊,

金妍:那你昨天晚上那算什么?

夏の:做什么了我,我有说过喜欢你吗,亲一口而已嘛,说了只是增加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你会不会想太多啊。

金妍眼睛里充满了泪水,转身离去,夏の看着金妍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一拳重重的打在墙上

夏の(独白):你肯定会问我为什么不解释,因为我在那双质问的眼神里没有看到一丝的信任,从愤怒的声音里听不出半点对我指控的怀疑,我以为她是最懂我的人,却忘了她的单纯,做事留有余地的我,却在那天把事做的太绝,一刀切开了我俩之间11年的时间轨迹,从此驶向相反的方向,再也没有交集。

 

21.内景 家里 晚上

夏の推开门,老爸沉着脸一个人坐在客厅里

夏の(四处望了一眼):我妈呢,这次又因为什么?

老爸:不要提了,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这全都是你姥姥教育出来的,

夏の:我姥姥都70多了,还讲这些有意思吗?

老爸:我跟你妈在一起真是个错误,你要不是男孩,我俩估计早都离了,

夏の:你就光说不做。

老爸(发火):我俩要真离了,你连饭都吃不上,

夏の:离了再说吧。

夏の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夏の走向床头,拔下了电源,将手机开机,收到了金妍的未读短信,时间显示是12号晚上10点多

夏の打开了短信,看完之后把手机扔在了床上,短信上写着,其实很多时候我都看不懂你,但是这次我想我是懂你的。

夏の打开了音响,趴在桌子上盯着手机,眼睛越来越模糊,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22.内景 酒吧 晚上

嘻哈风格的DJ手舞足蹈的在打碟,升起的舞台上,几个性感火辣的美女在热舞,底下掌声一片,吧台那里,夏の和几个朋友在聊天

夏の(独白):今天是我失恋的第13天,所以我决定出来庆祝一下。

老三:最近怎么不见你去上晚自习?

夏の:不想去了。

小五(突然凑过来):对了,那个经常和你一起吃饭的女的很久没见到了唉。

夏の:有吗,人家最近学习忙吧。

小五:屁啦,看你最近的样子就知道不对,什么也不说,就这个吊样子,

夏の:我去,前天不告诉你我又长高了嘛,这么私密的事情都说了,还要怎样,

小五:你就憋死了算了。

夏の(一把把小五推过去):喝酒吧,话那么多。

夏の一杯接着一杯喝,没人能拦得住他,

夏の(独白):我以为喝酒可以让我忘记烦恼,没想到喝得越多反而想起了更多,终于喝到最后已经忘记了一切,只可惜药效只有一晚而已,而且还有很强的副作用,所以我决定戒酒。

 

23.内景 教室 白天

学校教室里,周围的人都在交流打闹,夏の坐在座位上,沉默不语

夏の(独白):她很久没有见到我了,因为我总是会先看到她,然后走开,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因为走路看得太清楚始终会有你不愿见到或者难免尴尬的人,我感到欣慰的是没有见到那个人同她一起过,以前我会趁她不注意从后面突然出现然后摸她的头发,现在看着她的背影,我知道我再也没有那样的机会了。我把手放在自己的鼻子上不断地嗅,想要记起她的味道。却连什么时候最后一次摸她的头发都想不起来。

夏の双手捂住脸,用力的去感受她留给她的那种感觉,眼泪从指间缓缓滑下。

 

24.内景 家里 白天

夏の靠在窗台上,眼睛望着窗外,点燃了一根烟,楼下人来人往,远处的大妈在遛狗,小学生刚刚放学,几个人结伴回家。

夏の(独白):每当我买烟回来,我会只留下13根烟,我告诉自己,在这13根烟吸完之前我要把她忘记。原来喜欢一个人是会梦到她的,在梦刚醒的那一瞬间,我分不清梦境与现实,那一刻我很幸福,选择把梦境当成了现实,虽然只有几秒钟而已。

或许我现在的一切也只是梦,只是这个梦做的久到我老去的那天才会结束,醒来时,可以输入选择你想回去的那一天,我可以忘记一切,只需要记得一串数字而已,2009年5月13号。如果这是真的话,我希望可以早点结束这一切。

25.内景 教室 白天

第一年高考失利之后,金妍考上了大学,夏の选择了留下来复读,一个人做一个桌子,头发留的很长,很少和人交流。

夏の每天学习吃饭,上辅导班,生活三点一线

夏の(独白):选择复读是因为给我老爸一个交代,原来我们家族里最高学历只有初中而已,我告诉老爸我已经是最高学历了啊,而我老爸只说了一句,考不上大学永远不回老家,复读真的有好处的,起码忙的时候不用想起她,渐渐地,我不再会梦到她,原来,忘记与不忘记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何时选择放下。

 

26.内景 家里 晚上

周末晚上,夏の和父母一起吃饭,桌子上烧了一些简单的菜

老爸:这次月考怎么样?

夏の:跟上次差不多吧,

老妈:继续保持,年底就高考了吧。

老爸(白她一眼):你们家是年底高考吗,六月份好吧,

老妈:我不是天天忙着上班吗?

老爸:靠你那点钱,只能养活你自己,

老妈:反正没吃你的。

老爸:你最有本事,我们都吃你的行吧。

………….

夏の(独白):老爸很少再发火了,下班烧饭洗碗也懒的抱怨,虽然我妈还是一直乱翻我东西,用错我的牙刷,但我也很少再说她,我妈一直没有改变,但也很不容易啊,坚持自我这一点真的很少有人能做得到的。

 

27.外景 车站 晚上

2011年5月12号晚上,夏の来到了当初那个下雨的车站,那天晚上很热,夏の站在那里,看着一辆辆车停下又开走。点燃一根又一根的烟

夏の(独白):两年前的那天晚上,我和她之间心的距离只有0.01公分,现在我告诉我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夏の抽完第十三根烟,将烟头踩灭,走上了公交车,没有回头。

 

28.内景 公交车上 白天

夏の乘坐公交车,他拉着扶手,依旧听着音乐,声音开到最大,眼睛望着窗外一个个经过的人。

在经过一个站台公交车停了下来,夏の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站在那里和朋友开心的交谈着,依旧如当初一样可爱单纯,多加了几分成熟,夏の摘下了耳机,望着金妍,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金妍往车上的方向望了一眼的同时,夏の在另一边找到了座位坐了下来,他重新戴上耳机,看着窗外,等待公交车的启动。

 

 

【End】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