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亏是福

吃亏是福

作者:admin 年代:现代 类型:温情, 评论:0评论 查看: 发布时间:2014-04-26 00:00
  • 故事梗概

本剧侧面揭示了当今社会人情冷漠,面对意外之财,他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因为不懂法,让他失去了本应得到的那7万元,因为他的善良、他的孝心让我们重新唤醒现代人对亲情的珍惜和感动。

编剧感悟:2012年是一艘载满希望的方舟,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条船上的乘客。大多数人,都是从快乐的童年走到忧郁的少年,再来到焦躁的青年,又向着麻木的中年迈进。我们也许都应该向王仁义这个小人物学习,随时梳理一下背负在身的那些意义,去伪存真,轻装上阵,人生苦短,不能再苦逼。

场景1 时间:夜晚 地点:家里

人物:王仁义、王的老婆、王的侄子、王的小女婿、王的小女儿(王晓梅)、民警老李

四人围坐一起正打着麻将、屋里烟雾缭绕、有说有笑。王仁义的电话响了……

王仁义: 晓梅,你帮我接,是不是又是你大舅催我还钱呢,就说我不在啊!

王晓梅:来啦,晓梅拿起电话看了一眼,爸是个外地陌生电话号码,接还是不接?

王仁义:哦,估计又是你大舅打的,先不接!

此时电话铃又连续响着……

王仁义:我去,你大舅他还真执着,你替我接啊

王晓梅:喂,大舅啊,我爸啊,他他不在吗?哦,不不在啊!

民警老李:到底在没在?我是交通局,我姓李,请问这是叫王仁义的电话吗?

王晓梅:啥啥,交通局?大舅你可别逗我了,哈哈……

民警老李:我真不是你大舅,请问这是不是王仁义的电话,我有重要事情要和他核实,人命关天啊!

王晓梅:爸,交通局的,说说是人命关天,你接不接啊?

王仁义顿时停住打麻将,手有些发抖,接过电话。

王仁义:我我是是…王仁义,啥?人命关天啊,我那天骑自行车闯红灯也没撞着人啊?

民警老李:呵呵,是这样的,我现在要和你核实一件事,你妈妈是不是叫李香兰?

王仁义:啥?我妈,李香兰?她都离家出走20多年了,我早都不记得了,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

民警老李:我是***交通局执法大队的,经过我们多方查实,你妈现在在我们这里。

王仁义:大哥!2012来了,我不上你当,再见!挂了电话。哎!你们说说,这年头,骗子咋都这么能编瞎呢,把我离家出走的妈都能搬出来,呵呵!

王的老婆:别提你妈,一提一肚子气,当初她离家出走那会,还把我唯一值钱的金镏子拿走了呢?

王的侄子:老姑父,来来来接着打,不用搭理那些骗子!

定格:继续打麻将场面,场景渐渐淡出……

场景2 时间:白天 地点:大街上

人物:王仁义、大舅子

王仁义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讨债的大舅子,王仁义低头,假装看不见。

大舅子:怎么着?小王,还想躲着我?

王仁义:这不是他大舅嘛,你看我这眼神,这几天,我手头紧,合计赶紧赢点钱,再去还给你!不用老您亲自大驾!

大舅子:哼!瞧你那点出息,就你的那臭手,你要能赢着钱,我马上管你叫亲爹!

王仁义:呵呵,不用叫亲爹,叫我“小王”挺好,你容我两天时间啊!一准亲自给您送去。

大舅子:哎,真是拿你没办法,就再给你两天时间,说话算话,别到时候我翻脸不认人。

王仁义:好嘞!就两天、就两天!

王仁义目送大舅子离开,嘴里嘟囔着:这黄世仁,现在有钱了,当初忘了我是怎么帮他卖命干活的了?

(画外音)电话铃又响了,王仁义掏出来一看,还是昨天那个电话号码,不耐烦的表情!

说:喂喂!我说你还有完没完,还打电话干什么呢?我妈早就死啦!

民警老李:你妈在我们这里,你听我说,你妈不是早就死了,是刚刚死。

王仁义:管她早死还是刚刚死,反正是死啦,大哥,麻烦你换个骗术吧!

民警老李:兄弟!你听我解释,你相信我,我是***交通执法大队的,不是骗子,你妈出了交通事故,被车撞了抢救无效,现在已经死了,肇事司机已经抓住,现在希望你们家属亲自到现场确认,才能进行火化及相关赔偿事宜。

王仁义:我说大哥啊,我都20多年没见过我妈了,哪能认得出我妈啥样啊,你可别逗我了,你无非就是想骗点钱花,我都快揭不开锅啦!

民警老李:兄弟,我理解你现在心情,我可以给你发个事故详细经过,和院方开出的死亡证明,我说的都是事实,请你配合我们善后处理工作。

王仁义:啊啊?咋越听越像真的,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你说这些和我有啥关系?

民警老李:和你切身利益有关系啊,难道你不想要善后赔偿了吗?目前肇事司机同意给家属7万元。

王仁义:啥啥?7万元,我没错吧,哪有这么好的事啊,你以为天上能掉馅饼啊!

民警老李:兄弟,你这次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肇事司机说只要见到家属,协商一致,7万元立马兑现!

王仁义:啥啥……难道我妈真找到了?咋又死了呢?你详细和我说说……

王仁义突然知道了失散20多年的亲妈已经去世的噩耗,心里悲伤又矛盾,随即开始勾起他20多年前的回忆一幕,默默的蹲在一旁抽着烟……

王的老婆:当年你妈扔下你们,和别人私奔的,20多年了一点音信也没有,这突然找到了,却死了,难道你还想认她吗,世界真是小啊……

王仁义:怎么说她也是我亲妈,我想去把她接回来,你帮我去把爸、大姨子和姑爷叫来,帮拿个主意。

场景3 时间:白天地点:家里

人物:王仁义、王的老婆、王仁义大姨子、王仁义姑爷

大家开始议论这事到底咋办,各持己见!

王的老婆:他铁了心要去接回来,眼瞅过年了,这来回路费又得几千块,家里加一起也就1千元了,听那民警说是给赔偿7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王的大姨子:你们家的事听起来都那么离奇,像演电影一样。这就是草菅人命,撞死一个人就赔偿7万元,我觉得这事不靠谱!

王的姑爷:爸,这主意还得你自己拿,我们人生地不熟去那了,如果真能赔偿7万也行,假如肇事司机耍流氓,赖着不给钱,咱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吗?

王仁义:爸,你也坐这半天了,你什么意见?

王的爸:不管怎么说,和你妈夫妻一场,我想见他最后一面。

王仁义:得了,那就去吧,媳妇,赶紧张罗点钱,明天就去。

王的大姨子:要去,也不能你自己去,带上2人,去了也有个照应,这是去赴“鸿门宴”啊!

第二天一早,王仁义、王仁义女婿、王的老婆三人踏上了开往***列车

场景4、时间:白天、晚上 地点:***交通执法大队门口和殡仪馆

人物:民警老李、王民义夫妇、王仁义女婿、肇事司机、王仁义妈生前老伴、房东带领3人(打扮小混混模样)

民警老李:你们终于来了,先坐下。我来介绍一下,这是你妈生前老伴(李),请他讲一下事故经过。

李老伴: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一大早,我和你妈在捡破烂时,她正要过马路时,突然被车撞了,不幸就发生了,老人抽噎起来……

李仁义(有些激动):你就是当年拐骗我妈的那个人吗?20多年了为啥不让他和家人联系呢?你还好意思在这哭……

李老伴:你你听我解释,我不是当初拐骗你妈那个人,我是后来看你妈可怜,才收留她的。

王仁义:啥啥,可怜吗?我妈这些年到底是怎么生活的?

房东:我来告诉你吧,当年你妈和那老王头投奔这里,无亲无故,没地住,我看他们也怪可怜的,就租了我家房子住,开始吧,老王头还出去干点活,后来渐渐不务正业,好吃懒做,酒后还打经常打你妈,你妈这么多年就一直忍着,没脸和你们联系,就这么一直对付着过着。

王仁义老婆:你妈的生活过的可真够乱套的,问房东:那后来呢?

房东:哎,就在前年吧,老王头得了脑血栓,就找到了他的儿女,结果被儿女接走了,据说现在住养老院了。剩你妈一个人,靠捡破烂生活,后来认识现在这位李大爷。这正好你们来了,20多年来,你妈和那老王头一直欠着房租,咱们得好好算算。

王仁义(激动了):啥啥?要房租?你无凭无据就要房租吗?你说我就信啊!还有没有王法了?

民警老李:各位,各位,先冷静冷静!我们今天把你们叫来是解决你妈善后处理和赔偿的事情。至于你们房租的事,不归我们这里管,请你们私下协商解决。

民警老李(拿出相关赔偿条款和相关手续)。

继续说:根据道路交通责任认定法,对于你妈这起事故责任认定事实和理由都非常清楚了,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肇事司机赔偿家属7万元已经是最高额度,没问题就签字结案,然后火化尸体吧!

王仁义女婿:一个大活人,就赔偿7万元?你们是怎么计算的,不是草菅人命吗?

肇事司机(态度强硬):这起事故,你妈付60%责任,7万元已经是人道主义赔偿了,没有商量余地。

王仁义拦住了要上前去揍肇事司机的女婿,怕惹起事端。在民警的劝说下,双方签字确认了这起事故。王仁义手里拿着用亲妈的死亡换来的这7万元,心里沉甸甸的,别提啥滋味,办理完老太太后世,已经是晚上7点钟。

(画外音)房东:王仁义,你站住,这老太太事情也处理完了,钱你们也拿着了,咱们的账也得算算吧。

王仁义老婆:你和我们要房租要着了吗?又不是我们租你房子了,你找老王头要去,再者说了,你说20年都租你房子了,有什么证据?

房东:怎么着,你们还想赖账不还?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也不是好惹的,兄弟们,给我跟紧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王仁义夫妇、女婿本来就是胆小怕事之人,房东带来这伙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估计房租的钱他们是要定了,故意拖延着,随便找个旅店先住下,调查一下是否属实再做决定。

场景5时间:白天 地点:旅店

人物:房东、同伙3人

房东在给他雇佣那3人上课,传授要账秘诀!

房东:你们三个都给我听好了,这要账也要讲究方法和技巧,我跟你们说啊,这年头、账难要,成了现今社会的一大通病。没钱还账不占多数,有钱不还的可为数不少。你看啊,躲债、逃债、赖债手段多种多样,债主无可奈何、苦不堪言,要账人更是跑断腿、磨破嘴,债主苦苦求情,债务人阵阵有辞。

同伙A:对啊,那哥,你有啥高招呢?

房东:我的方法就是: 1磨、2缠、3吵、4、扰

同伙B:这方法有点意思,哥你给我们传授一下呗?

房东:1磨:只要你不给,我天天来要账,说好话,多求情,勿发火;2缠:采取跟随战术,赖账人走到哪跟到哪,只要不给就一跟到底,缠住不放;

同伙A:那3吵和4扰呢?

房东:3吵:采取讲事情原尾,说欠账经过,声音要高,反复理论欠账时间、数额和要账次数,切记不要人身攻击,不要讲污秽语言。

同伙B:那4扰呢?

房东:4扰:各种方法手段并用,要账工作要造成声势,充分地在赖账人的工作地点和生活区域全面展开,形成一个不还账,躲不过的场面,注意不要影响周围人……

场景6、时间:白天 地点:小旅店

人物:王仁义夫妇、王仁义女婿、门外蹲着房东一伙人

随后2天,王仁义他们去哪,房东一伙人就紧紧跟着他们,害的他们没有逃跑机会。

王仁义:哎!看来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他们这次来势汹汹,一定是要定这房租了,不行就给他们得了。

王仁义老婆:强龙拗不过地头蛇,我们惹不起他们,孩子他爸,要不咱们和他们谈谈吧。

王仁义女婿:这帮土匪,我真恨不得剁了他们,简直欺人太甚了。

王仁义:行了,你可别给我惹事了,安全回家才是万全之策。

王仁义老婆: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不来了呢。

王仁义女婿:爸,咱们报案吧,让派出所帮咱们做主,或者咱从老家也找几个人和他们决一死战。

王仁义:你是不是疯了?你没听人家交通局人说啊,这是民事纠纷,不归他们管,即使咱报案,能解决啥问题,还不是让咱们私了。

王仁义老婆:孩子他爸,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王仁义(吸了口烟):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没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

王仁义(大喊):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开门纳客!

场景:夸张手法演绎王仁义夫妇、女婿VS房东一伙人的场景。

王仁义:请问我妈欠你们多少钱房租?

房东:从1992年到现在,你妈一共欠了我20年房租,也不多要你,每年按2500元,一共5万元。

王仁义女婿:啥啥?5万元,遇到你之前,我的世界是黑白的,遇见你之后。靠,全黑了。

房东:兄弟,要是有人对你说,我家冲马桶都用矿泉水,你怎么回应?

王仁义女婿:你咋回应?

房东:老子尿出来的都是皇家礼炮。哈哈哈哈……

王仁义女婿:大哥,你肺活量是多少啊,能把牛B吹的这么大,哈哈哈……

王仁义:好啦,兄弟!不要以你们思维的极限,来挑战我们正常人的智商。

房东(扔过来一份协议):大哥,只要你在这上面签字确认,给钱,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王仁义(看一眼):你这叫霸王条款,最多给你3万,算是对你们这么些年对我妈的照顾。

王仁义老婆:3万?孩子他爸,你有没有搞错,凭什么给他们3万元。

房东:说5万就5万,不讲价还价!欠钱还这么嚣张。

王仁义女婿:大哥,我送你一副对联,上联:树不要皮,必死无疑。

同伙A:下联呢

王仁义:下联: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同伙B:还差横批呢

王仁义老婆:横批就是人之贱无敌!

房东:你你!少废话,签字、拿钱、走人,否则法院见。

王仁义:哎!,我曾经抱怨生活对我的不公:为什么有些人丧尽天良却享受着安逸的生活;为什么我辛苦大半辈子却一无所有;为什么让善良的人饱受折磨;为什么那么多坏蛋法律却对他们无能无力?

在场人所有人都盯着王仁义,诧异不已,异口同声的问:为什么?

王仁义:因为我只顾抱怨冬的萧瑟,不见春的生机,岂不是庸人自扰。虽然我现在依旧贫穷,不能随心所欲占有这7万元,没有票子,没有房子,但是从现在起,我已经不再对生活抱怨了,能够简单地生活而心安理得,其实是生活最大的幸福。

王仁义老婆(崇拜眼神):孩子他爸,今日的你,让我刮目相看啊!

王仁义:媳妇!人生苦短,我们不能再苦逼自己了。海涅说过“宽恕自己的仇敌是容易的”,我说宽恕自己的愚昧是自然的。也许吃亏就是福吧!

在场人都被王仁义这一番话感动了……

第二天,经过双方经过讨价还价,最终以4万5千元成交,房东大获全胜!

场景7、时间:白天 地点:火车站 人物:王仁义夫妇、女婿、李大爷

王仁义夫妇、女婿带着老太太骨灰盒正要进站时,被匆匆赶来的李大爷叫住了。

王仁义:你还找我干什么?

李大爷:你妈,我帮你照顾了2年,你是不是也给我安慰钱啊?

王仁义(看着眼前衣衫褴褛李大爷):哎!掏出了5千元给了他,好好过个年吧。

场景:王仁义夫妇、女婿抱着骨灰盒,黯然离殇,离开了这个没有人情味的小镇,坐上了回家的列车!

王仁义:妈!我们回家……

音乐响起!

(全剧终)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