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咪也想当劳模

阿咪也想当劳模

作者:admin 年代:现代 类型:其他, 评论:0评论 查看: 发布时间:2014-05-03 00:00
  • 故事梗概

1、机械厂门卫处,日,外。

清早,机械厂班长李玉伟开着别克赛欧小汽车驶进厂区,门卫室内的保安一边按开电动门,一边朝李玉伟摆手。

李玉伟:(摇下车窗,笑着打招呼)小秦,早。

保安小秦:(笑着)李班长,今天又是你最早。每天回去那么晚,起床这么早,我就想不明白,难道嫂子就没意见?

李玉伟:(左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指点着)你小子,年纪轻轻的,可别净瞎想,小心脏了脑壳!我和你嫂子什么亲系,都老夫老妻的,爱人变亲人了。

保安小秦:(咧着嘴笑)是是,天天晚上抱在一起亲,可不就亲人吗。

李玉伟:我说你小子还真没完了你,小心我给你宣传宣传,让你做一辈子11(光棍的意思)。

保安小秦:嗨,这你吓不着我。我搞对象那比你搞机器还卖力。(突然想到什么)对了,李班长,你好事临头,怕是要开一桌酒席了。

李玉伟:(不以为然)我天天好事临头,还得天天开酒席啊。

保安小秦:(卖弄关子)这次你可真得开。

李玉伟:(笑着摇摇头)你个小子,嘴门一开就跑马,跟你说不上明堂。走了。(启动车子,进入厂区)

2、麻将室。日,内。

四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围坐在自动麻将桌旁,其中两人嘴里叼着点燃的香烟,屋内点着灯,唯一的小窗口中射进几缕阳光。

阿咪:(把香烟扔掉,看看窗口,打着哈欠说)最后一牌,打完解散。

三赖子:(坐在他对面的一个流里流气的汉子,叼着烟斜睨着阿眯)阿咪,你他妈别在这儿瞎扯淡,咱们的规矩你不能忘了,赢家无权撤局。

阿咪:我得上班去。

另外两个人附和着,其中一个打出一张一筒:我说阿咪,你一个晚上就赢了一个半月的工资,那破班还有什么上头,又脏又累的。

阿咪:碰。(一边把一筒拿过来,一边说)你们是不知道啊,我那个班长,简直就是黑心豺狼,动不动就罚款,十足他妈的就是老板小舅子相,千方百计替老板充当打手,盘剥工人。

出一筒的人:那这个班就更没上头了。你看你一个月累死累活,三千不到,还要看一个小小的班长的脸色,多窝囊啊。再看看打牌,你小子贼精贼精的,尽他妈掏我们的钱,一晚上就抵上班一个月,多爷们儿呀!

阿咪:(得意地笑着)你他妈说的也是,不过我还真得不能没个班上。

三赖子:少说了,阿咪,反正我告诉你,规矩就是规矩,什么时候输得最多的说要撤局,咱再撤局。

阿咪:那我得打个电话去请个假。

三赖子:请假,你跟谁请啊,是老婆还是老板?

阿咪:都得请。

三赖子:得了得了,把手机给关了,你要是让你家的河东狮知道我们在哪儿打牌,估计这地方能让她给砸了。

阿咪:(拿着手机想了想)好吧,就听哥几个的。关机,打牌。

3、机械厂大院。日,外。

众多的工人围拢在厂务公开栏前,指着其中的“喜讯”,一五大三粗的男工人从人群中挤了进来,看完喜讯,高兴地笑了,兴奋地又挤开人群出去。

4、菜市场。日,外。

李班长之妻王芳正在卖水产的摊位前拣河鱼,正巧阿咪的老婆左秀芬从旁经过,见到王芳忙笑意盈盈地打招呼。

左秀芬:王姐,是你呀。怎么,今天没有上班?

王芳:哟,是秀芬哪!这么巧。我今天请假呢!你呢,今天也请假?

左秀芬:我呀,想请假也没人批呀。我们现在是自由人士。

王芳:怎么,4S店也留不住我们的秀芬妹子?

左秀芬:王姐,你是不知道啊。我在那家4S店里班上得好好的,可是阿咪就是不满意,非得让我辞职,还说一些特难听的话。所以呀,我就辞了呗。

王芳:这个阿咪也真是的,怎么就这么霸道呢!太大男子主义了。

左秀芬:王姐,话也不能这样说。我们家阿咪说了,只要我在家里保障他的一日三餐,还有(往周围看看,对着王芳的耳朵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那个事,他就心满意足了。

王芳:这也是好事啊,这说明阿咪现在能承担得起家庭责任了。你们呀,不是我说,要是阿咪当初不那样做,也早该过上好日子了。

左秀芬:王姐,过去的事儿,就别提了,人都没有长前后眼。唉,对了,你今天怎么没有上班?

王芳:(幸福地)今天我特地请了假,咱们家那位,被提名为市级劳模了,今天就公布正式结果呢!

左秀芬:(羡慕地)真的。李哥真是太棒了,我们家阿咪如果有李哥的一半就好了。

王芳:也没什么,我们家老李这劳模也是累出来的,这不,在他的影响下,我几年来都没有请过一次假,今天,还就破例了,请一天假,来休息休息。

左秀芬:王姐,你真幸福。

王芳:好了,秀芬,你就别捧我了。对了,今晚你和阿咪一起来我家吃饭哪。待会儿我打个电话给老李,让他跟阿咪说一声。

左秀芬:不用了吧,王姐,阿咪昨天晚上加了一夜班,今天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李哥也是大忙人,我们就不打扰了。

王芳:(狐疑的)怎么,阿咪昨晚加班了吗?我们家老李没说过昨晚要加班哪?

左秀芬:不会吧,李哥昨晚没加班?明明阿咪对我说,李哥像发了疯的牛,非得把一个星期的工期缩短到三天,才要加班的。

王芳:(肯定的)不可能,我们家老李也就昨晚下班准时,弄得我还不大适应呢!

左秀芬:(气愤的)这个阿咪,难道又在骗我?(边拿出手机边气嘟嘟地说)不行,我得问问。

(手机提示关机。)

左秀芬:手机关机了,他肯定又在骗我。

王芳:(安慰)秀芬,别着急,兴许阿咪他手机没电了呢?我打个电话给老李,问问他,不就明白了?

(王芳打电话拨通了李班长的手机)

王芳:老李呀!…嗯问你个事。…阿咪在你旁边吗?…什么,哦,知道了。

(挂了电话,王芳神情紧张地看着左秀芬)

左秀芬:王姐,是不是阿咪没有上班?

王芳:(点点头,又摇摇头)秀芬,你也别太着急,或许,阿咪真的有什么要事缠住身了呢?

左秀芬:他有什么要事,肯定是又躲在哪儿打牌去了。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今天就和他离婚。(说完转身就走)、

王芳:(看着左秀芬的背影焦急地喊道)秀芬,你别冲动啊。

5、机械厂车间。日,内。

李玉伟一边指导工人们作业,一边面色焦急地打电话,可是一遍又一遍总是提示关机。他把手机往口袋一装,愤恨不平地说:这个阿咪,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旷工。

。。。。。。。。。。。。。。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