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岁月

收藏岁月

作者:admin 年代:现代 类型:温情, 评论:0评论 查看: 发布时间:2014-10-14 00:00
  • 故事梗概

收藏岁月

作者:屡见

主要人物:

古玩商;男 四十多岁

张 云;男 三十岁

小酒窝;女 二十多岁

奶 奶; 七十多岁

次要人物;

司 机; 男 三十岁

熟 人; 男 四十岁

男 孩; 两三岁

巴山深处一座秀美的山城————

1;山城、日、外

古玩商坐在车里望着车窗外流动的山城景象,吸着鼻子感慨的自言自语道。

古玩商; 闻着山城里的空气都让人陶醉啊!

司机从后视镜里望了望后座上感慨万端的古玩商…

2、班超亭、日、外

张云走过马路进了有‘班超’字碑的仿古亭里坐下来等人…

一位骑车路过的熟人见状问道。

熟人; 张云,一个人在这思念班超呢?

张云;(回头应着) 哦,我在等一位从外地来的收藏家。

熟人; 外地来的?

张云; 嗯。

熟人; 你可不会是想,把这班超碑,捣腾给你那,外地来的收藏家吧?

张云; 别瞎扯了,人是来收藏古玩的,可不是来收藏水泥的。

熟人; 哦,那你就慢慢的等吧。

熟人刚要走,张云喊道。

张云; 哎,明天去你那里给我把把脉,开付中药吃吃,这两天胃又不舒服了。

熟人; 这点毛病还用找我?

张云; 不找你找谁?

熟人; 你不是收藏了一本几百年前的‘皇家医案’吗。

张云; 那又怎样?

熟人; 随便在那医案上弄一条方子,都会让你肠胃舒服的。

张云; 咳,可我这草民贱命的,只是怕用不起那皇家医方吧。

熟人; 那你还死抱着不放,借我看几天都像是抽了你筋骨似的。

张云; 这你就不懂啦,那个古玩店里的收藏品,能随随便便拿出去当教科书呢?

张云的手机响起,一看手机忙对熟人挥手。

张云; 你先忙吧,我接个电话。 喂…小酒窝…喂…

张云拿着手机满亭子里找信号,熟人望着张云调侃道。

熟人; 嗨,得移动、移动嘛。

张云;(挥着手) 去去去……什么、我不是说你小酒窝呢…

3、山城、日、外

古玩商的车子驶过山城街区,古玩商对司机念叨着。

古玩商; 当年,徐向前元帅的红四方面军,就是在这个山窝窝里建立了根据地,也是从这里拔营起寨,北上抗日去的。

司机; 老板,你这一趟来山里,不会就是想收几件红四方面军的遗物吧?

古玩商抓起座上的一本杂志向司机拍去。

古玩商; 你小子也学会拿我开刷啦?

司机缩着脖子。

古玩商; 按我家老爷子的话说,那些个遗物可是他们老一辈提着脑袋打江山的见证,哪能轮到我去收集呐…唉、停车、停车…

司机将车停靠在了路边。

司机; 这是哪啊、老板,你不是说接你的人在桥边的一个什么亭子里吗?

古玩商;你那眼睛不会是用来出气的吧?

司机环顾着车外、古玩商指了指前方。

古玩商;那是不是个亭子?

司机;(看着前方的亭子) 那我把车开过去。

古玩商; 唉、不用了,我就在这下车。

司机; 那为啥?

古玩商; 电话里我给人说,我是坐大巴车过来的。

司机; 可你分明是坐这车来的嘛。

古玩商; 你怎么一点世故都不懂,有必要摆上个谱吗?

司机; ……

古玩商; 你先找个茶馆歇着去,回头我会跟你联系的。

古玩商下车向班超亭走去…

司机调转车头离去时嘟囔着。

司机; 什么叫摆谱,分明是怕被人打劫嘛,真会装穷。

4、班超亭、日、外

古玩商走进班超亭,探头望了望背身蹲在石碑旁正通话的张云,轻声吟道。

古玩商; 佛缘虽广却不度无心之人。

张云一扭头见是古玩商,忙关掉手机起身,握着古玩商的手。

张云; 哎呦,大哥你还记得兄弟名片上的那句偈语呐。

古玩商; 别忘了,大哥我可是个有心之人嘛。

张云; 没错,去年古玩博览会上我刚给大哥递过名片,大哥就说了这句话。

古玩商; 恍若昨天吧,兄弟?

张云; 是啊,时间过的可真快。

古玩商拍了下张云的肩,转脸看着亭子里的班超碑。

古玩商; 哎,兄弟,你约我在这山城古亭里见面,不会是先要给哥哥讲一通班超老儿的尘梦往事吧?

张云; 我哪敢呢,这山城里的历史典故,你比兄弟清楚多了。

古玩商; 唉,那倒未必。

张云; 走,到我那坐去。

张云领着古玩商出了班超亭…

5、山城、日、外

张云领着古玩商走过青石板老街时古玩商停在了一处老房子门前看着顶上牌楼残留的字迹,张云转身也望着老房子的牌楼。

张云;(指着牌楼) 大哥,这你也有兴趣?

古玩商;(自顾自的触景生情着) 这石板街上,老屋里曾经的主人,在过往的岁月中不知道洒落了多少故事啊!

张云; 行啦,大哥,我知道你喜欢这玩意了,下次在开发商动拆前,我一定将这牌楼上的石匾,先给你拿下。

古玩商; 不可戏言。

张云; 绝不戏言。

张云引着古玩商拐进窄巷、走过石阶来到张云家门前。

6、张云家、日、内

古玩商被张云让进家里,望着满屋子的古玩收藏,古玩商念叨着。

古玩商; 有点意思

张云; 你随便看,大哥,我给你沏茶去。

古玩商在屋里巡视着、不时地拿起一件古玩细看、当看到一本印有‘皇家医案’的古本时拿起坐到窗下边翻阅边自语。

古玩商; 有点意思…

‘有意思吧?’古玩商一回头见张云站在背后,一边递茶一边说。

张云; 好眼力啊,大哥,你手里拿的古印本,那可是兄弟我‘聚宝阁’古玩店里的镇店之物啊。

古玩商;噢,物有所值。唉,你说这皇家贵族们也得这些乌七八糟的病呐?

张云; 可不是吗,这只要是人,管他是贵还是贱,反正都得吃五谷,你说他能不得百病吗。

古玩商;(嘬着茶水点头) 那倒是、那倒是。

张云; 唉,大哥,我让你在看一件东西,前几天刚收来的。

张云在床底下拿出一块古砖放到桌上。

张云; 大哥,你是见过世面的,更阅货无数,你给掂量掂量这砖的成色。

古玩商放下茶杯仔细观砖,一会,指着古砖上刻得文字说。

古玩商; 这砖上的文字你查过没有?

张云; 查过。

古玩商; 什么意思?

张云;(不好意思的) 没查出来。

古玩商; 嗨,你该下点功夫去查,我们收藏的就是岁月里那点记载。

(古玩商又俯身用手摸着古砖上的文字)岁月是不会不留下点痕迹的。

张云点着头,屋外响起了摩托车的喇叭声……

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跑进屋里冲张云喊道。

小男孩; 爸,小酒窝来啦!

张云向窗外望着,屋外传来问话的女声;你爸在家吗? 在。 男孩应道。

古玩商; 谁是小酒窝?

张云; 哦 是我女朋友。

古玩商; 那 哪个小家伙是…

张云; 那是我儿子。

古玩商; 你儿子…

张云; 啊、是我儿子。

古玩商; 儿子才是你古玩店里最珍贵的镇店之宝啊。

张云; 没错,大哥,那确实是我店里的无价之宝啊。

古玩商; 而且,还是非卖品。

张云; 那是、那是…

俩人正说到乐处,小酒窝进来冲古玩商点着头。

小酒窝; 你好

张云; 这就是我在电话里给你说的那位古玩收藏家。

小酒窝; 难怪呢,说着话就挂断了我的手机,原来是见了古玩收藏家呀。

古玩商; 什么收藏家,那都是张云对我的抬举。

小酒窝; 哦 你坐吧,大哥,我再给你续点茶水去。

小酒窝拿着茶杯出屋时用眼瞟了一下张云。

张云装着没看见,坐下问古玩商。

张云; 大哥,这屋里的古玩,你最得意的是哪件?

古玩商看了看屋里的古玩,稍作沉顿一下。

古玩商; 嗯、你最近有没有收到瓷器类?

张云; 瓷器…

小酒窝端着茶杯进来接话道。

小酒窝; 那种东西,我奶奶家肯定有。

张云; 别逗了,你奶奶家哪来那玩意呢。

小酒窝; 你怎么就知道没有那玩意呢?

张云; 要有,充其量也就几个破铜钱。

小酒窝; 那是你没实力,奶奶才不会给你见真货的。

张云; 啥叫没实力,这几年我把周边都搜遍了。

小酒窝; 可你就是没搜过我奶奶家呀。

古玩商; 你奶奶家远吗?

小酒窝把玩着古件摇了摇头…

张云; 远倒是不远,我只是怕让大哥跑趟冤枉路。

古玩商; 跑腿不怕冤枉路,看货走眼,犯了眼拙,那才是我的最怕呢。

张云;(看了看小酒窝) 那……

古玩商; 既然来了,就不妨去看看嘛,屋里这些东西咱俩回来再议也不晚呀。

张云; 那就听大哥的,去看看吧。

古玩商拿起包向外走去,张云嗔怨的望了一眼小酒窝,小酒窝得意的飞了他一眼…

7、山城、日、外

张云骑着摩托车驮着古玩商跟小酒窝自己骑得摩托车一起压过石板铺的山城老街、穿过铁架吊桥、奔向枫谷廊桥…

摩托车刚一驶上枫谷廊桥古玩商就叫着。

古玩商; 哎、停一下车兄弟,停一下车…

张云将车停在了桥口处,古玩商下车仰脸环顾着廊桥的外形结构…

小酒窝下车问张云。

小酒窝; 他要干嘛?

张云耸着肩摇着头…

小酒窝杨脸喊着古玩商。

小酒窝; 大哥,你看得那么仔细,是想收藏这座廊桥吗?

古玩商转身笑着。

古玩商; 那倒不敢,我只是觉得这桥挺像一个叫——克林顿的美国人,拍的那电影‘廊桥遗梦’中的、那座桥。

小酒窝; 嗨、什么呀,那人叫——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是个好莱坞导演,跟美国总统克林顿,没一点关系。

古玩商;(一本正经的) 哦、我想起来了,克林顿没在桥上遗过梦,他是在白宫里的办公桌上,遗了梦。

小酒窝;(对张云笑着) 你这大哥可真逗。

8、山道、日、外

摩托车行驶在临江的山道上…

小酒窝越过张云的摩托车停在了山坡路边,下车指着坡顶。

小酒窝; 到了,我奶奶就住在上边。

古玩商下车抬头望着坡上。

古玩商; 你奶奶就住这里?

小酒窝;(一边上坡) 是啊,我奶奶就住这里。

古玩商; 那、为什么不住下边呢?

小酒窝; 奶奶说,在这住了一辈子了,去哪都住不惯的,所以,谁劝都劝不走她。

跟在古玩商身后正在爬坡的张云轻声嘟囔着。

张云; 你奶奶可真像个钉子户。

小酒窝转身站在坡上质问道。

小酒窝; 你说什么,张云?

张云; 我没说什么。

小酒窝; 你以为我没听见。

古玩商; 居高声自远嘛。

张云; 哦、我刚才说,你奶奶是这片山林的守护神。

小酒窝; 你可真跟我奶奶养的猪一样。

张云; 哎、这话怎么讲?

小酒窝; 就是哼着哼着就变调了。

小酒窝登上坡顶,古玩商回身望着张云傻乐…

9、老屋门前、日、外

小酒窝喊着‘奶奶’向屋里奔去…

古玩商望着墙根下摆放的传统农具问张云。

古玩商; 这是什么?

张云; 风车

古玩商; 风车

古玩商蹲在风车前看着…

10、老屋、日、内

小酒窝从一间内屋里出来喊着奶奶又进了另一间内屋…

奶奶正坐在一堆土豆旁捡土豆,小酒窝凑近奶奶的耳朵说。

小酒窝; 奶奶,来客人啦。

奶奶抬头看看孙女,随手抓了几个土豆,伸手对孙女说。

奶奶; 来,拉奶奶一把。

小酒窝拉起奶奶向正堂屋走去…

张云进来向奶奶问好,介绍古玩商。

张云; 奶奶,你好,这是我一个大哥。

古玩商; 你好,奶奶。

奶奶笑着点点头没吱声,小酒窝又凑近奶奶耳朵说。

小酒窝; 奶奶,人家可是个收藏家呐。

奶奶走到屋角的盘地火前坐下,将手里的土豆穿上签子放在地火上烤…

古玩商望着一根铁棍上穿挂着的熏肉和被烟火燎熏得发黑的水壶,直直的从屋梁上垂吊在盘地火上方。

古玩商; 有点意思

张云接过小酒窝递上的小木凳放在地火旁。

张云; 先坐下吧,大哥。

奶奶将手里的一根土豆签递给古玩商,示意他自己烤,古玩商接过土豆…

张云、小酒窝望着古玩商烤土豆时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

张云用眼睛示意小酒窝向奶奶说话,小酒窝往奶奶跟前凑了凑。

小酒窝; 奶奶,这位远道来的大哥,是想看看你收藏的东西。

奶奶扭脸看了一眼孙女,一边烤土豆一边慢声细语的说。

奶奶; 奶奶在这深山僻壤里住了一辈子,今还是头一次见个远道来的人,要看什么收藏的。

张云; 奶奶,我大哥这次进山就是想看看民间的收藏品。

奶奶; 山里人穷,那有什么金贵的东西可收可藏的呢。

小酒窝; 奶奶,你就随便给他们看看你自己的收藏品吧。

奶奶; 要说收藏,那屋里倒是收了一堆去年的土豆,(三人一起盯向奶奶)

外屋里还收有去年的包谷,你领远道来的客人随便看看去吧。

张云;(拍着腿) 得,奶奶把大哥当成收农副产品的了。

古玩商; 奶奶可真风趣。

小酒窝沉不住气了。

小酒窝; 哎呀,奶奶,人家不是来收包谷跟土豆的,是收瓷器的。

奶奶;(抻着耳朵) 什么、瓷器?

小酒窝; 对,就是以前你老摆在柜台上的那个…(用手比划着)

小时候只要我用手一摸你就说‘别碰,小心淬了’…(奶奶似乎有点明白了) 后来就给你收藏起来了,再也没照过面的那个瓷器。

奶奶听着孙女这一通连说带比划的议论,慢慢的点点头。

张云也望了一眼古玩商。

奶奶; 你说的是那个

小酒窝; 对,就是那个

奶奶; 那么远的道来,就是为了看那个…(小酒窝点着头)那他们家就没那个?

小酒窝; 哎呀,奶奶,你就给人家看看嘛…(摇晃着奶奶的胳膊) 你这样会让你孙女很丢面子的。

让孙女摇晃的烤不成土豆的奶奶,放下土豆,伸手让孙女拉起自己,向内屋走去,张云也拉扯着古玩商一起跟进了奶奶的内屋…

11、老屋——内屋、日

内屋里三人看着奶奶坐上炕去,从炕角枕头旁翻出一个布包,然后一层一层的揭开…

三人的眼睛都盯着奶奶的手,直到最后一层布的揭下,露出一尊白瓷的——

——毛泽东半身像,被奶奶用双手搁在了炕沿上。

张云;(兴奋的大叫着) 大哥,这可是绝对到代的真品呀!

小酒窝;(也得意地) 我早说过奶奶珍藏的是真品吧。

古玩商面色严峻的看了张云和小酒窝一眼,蹲在炕前细观着塑像…

古玩商;(转过头对张云说) 给奶奶说,我想收藏这尊像。

张云; 什么…

奶奶一听有人想要她的像,一把拿过塑像揽进怀里,又开始慢慢地缠裹…

小酒窝看着奶奶的举动,叫着‘奶奶’上前刚一伸手,就被奶奶拍的缩了回去,古玩商马上制止了俩人想对奶奶的劝说,摆着手向屋外退去…

屋内,奶奶依然自顾自地缠裹着塑像…

12、老屋——正堂、日、内

张云跟着小酒窝走出内屋。

张云; 你今天是不是故意在搅我的局呢?

小酒窝边说边坐到地火旁拿起土豆烤着。

小酒窝; 谁故意啦?

张云; 今天的结果你可都看见了吧。

小酒窝; 那还不是你大哥自己要来看瓷器的吗?

张云; 你…真行

小酒窝; 当然行啦,现在你们想要,奶奶还舍不得给呐。

望着跟没事人一样在地火上烤着土豆的小酒窝,张云气得去了院子…

13、老屋院子、日、外

古玩商蹲在墙下用手摆弄着木制的风车…

张云见状,走了过去。

张云; 大哥,真对不起,今天这场闹剧都是我女朋友,小酒窝一手制造的。

古玩商抬头看了看张云。

张云; 这两天她一直跟我闹着别扭,今天你一到我又挂断了她的手机,就她哪点小心眼…

古玩商摆摆手止住了张云,起身说。

古玩商; 就算是小酒窝给我摆了一道这样的局,可当我看见奶奶那种坚决不卖自己珍爱的举动时,我突然明白了。

张云; 明白什么?

古玩商; 张云,这些年我们收藏的东西,都是跟金钱有着直接的关系…

(张云点头‘啊’着)

古玩商; 可奶奶收藏的,只是岁月。

张云; 收藏 岁月…

古玩商; 还有岁月中的那些记忆,记忆里那些曾经跟奶奶一起生活过的——人和事。

张云; 大哥,经你这么一说,那奶奶搞收藏的道行,可真比咱们高深的多啦!

古玩商; 可不是吗…

俩人会意的笑着…

小酒窝出来叫着。

小酒窝; 张云,快跟大哥进来吧,奶奶要给你们炒腊肉了。

古玩商; 快别再打扰奶奶了。

张云; 大哥,这的腊肉你可是一定得尝尝。

古玩商; 那为什么?

张云; 因为这里的猪喝的都是山泉水,吃的都是山中野草…

小酒窝; 而且空气里也不含污染源呀。

张云; 对,空气里绝对没有你们城里人叫的那什么、p/m 的二百五…

小酒窝;哟,你咋又变成二百五啦!

张云; 我又怎么啦?

忽然,一曲山歌从坡上传来……

古玩商; 这唱的是什么?

小酒窝; 是当地的山歌。

古玩商; 山歌

张云; 对,这山歌可悠久着呐,唱的是包谷地里收包谷,一见包谷光棍就想媳妇…

张云边向古玩商讲述着,边向老屋里走去……

老屋门前的山歌声悠然地飘荡着……

——剧终——

(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