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布的穿越之旅

海布的穿越之旅

作者:admin 年代:古代 类型:穿越, 评论:0评论 查看: 发布时间:2014-10-20 00:00
  • 故事梗概

“今天天气好晴朗啊,嗯,不错,是个好天啊。”令旗秋早上醒来,打了个哈欠说。因为昨天下了一整夜的雨了,冬飘冻此时正在吃饭,霜风雪水出去巡街去了,这天真是个不平凡的一天,因为有一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会来打破会乐客栈伙计们平静的生活,当然她是一个平凡的人,只不过她来错了时间,上帝不小心把她放错了时间,于是她就阴差阳错的来了莫名其妙的走了,她来的是时候天气变得很奇怪,就连天气预报也吃不准,发生了接连预报的失误,在客栈里看电视的掌柜渺觅也十分郁闷,因为本来她准备要出去的,结果没想到的是天气并非天气预报里说的那样,唉,说真的,天气预报里向来都不怎么准的。


这一天的早上,天气很好,可以说是眼光明媚,晴空万里,万里无云的,谁都不可能想到今天会下雨,会乐客栈的故事暂时暂时先说到这里,先讲一个即将上场的人,就是在无数年之后,经历无数个朝代的现代的90后孩子,这一天对于她来说是个极不平凡的日子,一个不可思议难以想象的事在她身上发生了,因为她穿越了,来到了稀奇古怪的朝代和这个平凡的客栈,这一天,这位90后小女孩像往常一样过着她那平淡的生活,她很爱幻想,她喜欢做白日梦,梦里她常常是一位武功盖世的侠女,虽然现实中的她总是与幻想中的她完全相反,她是个平凡普通的小女孩,但是她想不到的是,她即将会经历一件不平凡的事,那就是两个字穿越,难以想象这两个字会发生于现实的生活中,打破了她平静如水的生活,好了,关于她的介绍就到此,接下来开始一个穿越版在会乐客栈发生的故事。


从哪儿说起呢,从这个女孩说起吧,这一天,她起来整理好个人卫生之后开始坐在桌子旁边写着她的小说,因为她爱幻想,觉得小说是一个很好的宣泄方式,其实她的小说类型很喜欢写穿越型的,因为她的想法很古怪,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将她穿越进入古代的不是别人而是她每天都写的本子,这一天她像往常一样地打开了她的本子,写了很多页,上面布满了她写的小说,她拿起笔开始幻想了起来,然后开始开始边幻想着边写起了小说,写着写着,一个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的手放在本子上正写着,突然间发现本子上出现了一个洞,自己的手陷了进去,洞深处的那个地方看不见有什么,仿佛就像一个无底洞,这是发生得奇怪,她既惊喜又害怕,惊喜的是她看见了一个一反常态的事,给她平淡的生活画上了一笔美丽的色彩,害怕的是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许是件让人痛苦的事。


就在此时,一个莫名其妙的吸引力把她吸了进去,她看见周围的食物在飞速的向后推去,自己在漂浮着前进着,她心里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了,这股莫名其妙的吸引力想带我去哪儿?渐渐的,周围的一切变慢了,放慢了速度,也渐渐清晰了起来,此时的她发现周围一切事物都面目全非了,大太阳晒着,没有任何阻挡物去遮掉它的阳光,周围没有了高楼大厦,而是许多古代建筑,空气也十分清新,她环视了一下四周,心想:难道这是古代吗?难道我穿越了吗?于是,她不敢相信她自己的眼睛闭了一会眼睛又睁开了,接着她又用手捏了一下自己,自言自语说:“哇,我不是在做梦吧,我竟然穿越到了古代了。”


此时,客栈里有一个人走出来,是冬飘冻也就是小二,跑堂的,只见一脸笑容的跑了过来,说:“客官,你好,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啊?”然后结果他抬头一看一副呆住了的表情,自言自语说:哇,你怎么穿成这样?说真的,这衣服在哪儿买的,我怎么没见过,这发型又是什么时候的发型,今年流行这个吗?我怎么不清楚,难道,我有落伍了?那个小女孩看了看他发现他的穿着风格上上下下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古代人,她暗自心想:难道我真的穿越到了古代吗?不会吧。小二冬飘冻见到她就像木头一样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表情很纠结,说:“喂,你是从哪来的?”那个女孩说:“不知道。”冬飘冻说:“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呢。”接着又笑了笑说:“难道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然后又摇着头笑。那女孩说了一句:“差不多是这样来的。”结果小二冬飘冻听了之后差点摔倒说:“开什么玩笑,你以为你是林黛玉啊。”那个女孩不说话双眼看着他,她其实很喜欢写小说的,而且很喜欢写那些古代的小说,但这次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每天都要拿来写的本子竟然会在某一天把她带进了古代,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话说此时,客栈里又一个人出来了,是店里的另一个小二皑舱,边走边嘴里抱怨着,说:“冬飘冻这个人也真是的,客栈里的客人那么多,他还好意思站在外面跟别人聊天,我都快忙死了。”于是他正准备着拍冬飘冻肩膀的时候,眼神的余光看到了一个格格不入的人,于是他转过头来看了看那个女孩,也呆了一段时间,那女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皑舱这时缓过神来了,说:“哇,这是什么情况,这种打扮,说真的我在江湖上呆了这么多年,阅人无数就没见过你这样的。”那女孩笑了笑,心想:你当然没见过啦,本人可是从未来穿越到这里的。你要是见过的话可是撞见鬼了。冬飘冻说:“哎呀,别管见没见过,来了就是生意,进来坐吧。”皑舱听见此话心想:这孩子掉钱眼里了。然后他说:“是啊,进来坐吧。”于是,那女孩笑呵呵的答应了。


进了客栈,女孩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皑舱好奇的问:“你哪里人啊?”女孩正准备回答,但又想了想:不行,我要跟他说上海来的,也不知道他们听得懂吗,算了,随便编一个吧。接着,冬飘冻说:“对哦,我也很好奇,你叫什么呀,我们能不能认识认识一下。”女孩说:“我是从上海,不对,京城而来,我叫海布。”“海布,哦,原来你叫海布啊,你好,海布。”冬飘冻说。皑舱说:“那啥,你要吃点什么不,我们客栈有很多好吃的。”那女孩说:“是嘛,可我身上没钱。”“没钱,难道你是流浪到这里的吗?”冬飘冻说。皑舱说:“那既然这样,你就来我们这里打工吧,付你工钱,正好这里缺人。”海布答应了说:“那好吧。”然后心想:可别让我干重活,我干不来的。冬飘冻说:“行,那就这样了。”


此时,客厅里一位客人等不及了,说:“聊什么天啊,我的鱼香肉丝饭怎么还没上来啊。”听了这话,冬飘冻立刻摆出一张笑脸,转身像那位客户走了过去,说:“来了。”另一位客人也开始叫了起来,说:“我炒面呢?”冬飘冻立刻说:“马上就好,客官,请稍等一下。”然后对着那个叫鱼香肉丝的客人说:“你也请稍等。”接着走进厨房去看饭菜有没有烧好。皑舱说:“海布,你就当小二吧,和我们一样。”海布说:“好啊。”此时掌柜渺觅从楼上走了下来,看见皑舱站在楼下,就立刻训斥他说:“你看看,你看看,客人那么多,你居然好意思站在这里跟别人聊天,工钱还要不要了。”接着渺觅走下了楼仔细一看皑舱旁边的那个人吓了一跳,说:“哇,她穿的衣服怎么看起来这么奇怪啊?”皑舱说:“快别说了,人家是从京城流浪到这里的,这孩子怪可怜的,虽然这装扮我也没见过。”听见此话,渺觅凶恶的态度立刻360度大转变,说:“是嘛,这孩子真可怜,孩子,你父母呢?”海布准备要说,但仔细一想:我到底该不该说我父母在哪,说出来好像又不太好,因为万一他们真去找我父母呢?结果,到最后她直接说了一句:“死了。”


听见此话,渺觅的眼泪顿时在眼睛里打转,差点要哭出来,说:“这孩子真可怜。”皑舱说:“这样吧,掌柜,她到我们客栈里打工,怎么样?”渺觅说:“当然可以啊,不过,你们可不许欺负她否则我扣你们工钱。”皑舱说:“放心,不会的。”渺觅说:“那就好。”皑舱说:“那我就让她和我一起当小二了吧,正好我们这里总是忙不过来。”渺觅说:“行,就这样吧。”接着,她有转身到后院忙自己的事去了。皑舱对海布说:“接下来,你就跟我学吧,我来教你。”海布点了点头说了声:“好。”然后他们便开始在大厅里忙了起来,海布的学习能力很好,很快就学会了。不知不觉,太阳快落山了,客栈里的所有伙计围坐在桌旁,吃着饭并在一起讨论一天的工作成绩,皑舱一脸严肃很庄重的说:“同志们,女士们先生们,老的们少的们,我宣布,接下来我所要进行的大会正式开始,大家鼓掌,有请本店最高领导人,渺觅,我们的大掌柜闪亮登场,来为这次大会的开场发表讲话。”


接着,一阵鼓掌呐喊声过后,渺觅笑着说:“安静!安静!”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准备开讲,只见她笑着说:“接下来是我们的颁奖仪式,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些话要讲,不过,首先,我要说的是,我们客栈今天来了一位新成员,向大家介绍一下,她叫海布,大家应该都认识了吧,她很可怜,这么年轻就父母双亡,独自一人流浪到这里,所以我让她留在这里,让她感到温暖,把她当家人一样看待。”听到这里,各位伙计们感到心里酸酸的。渺觅说:“算了,不说那些伤心事了,接下来请海布介绍一下自己吧。”海布说:“好吧,自我介绍一下。”所有的伙计们向她看去,她说:“我,女,今天19岁,来自上海,不对,京城,嗯,完了。”渺觅笑了笑说:“突然感觉我们像调查户口的人似的。”海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渺觅说:“好的,接下来,颁奖仪式正式开始,首先颁综合的包括勤奋认真踏实等各方面指标。一等奖是本店打杂的令旗秋。”结果满怀期待和激动的伙计们瞬间将笑容凝固了,大家都想不到是她,令旗秋说:“怎么,我干得那么认真领个奖是正常的嘛,掌柜的眼镜是雪亮地,你们这是在嫉妒我吗,哎呀,我好激动啊。”渺觅看着她淡定的说:“我话还没说完。”令旗秋笑嘻嘻的说:“表扬的话吗?哎呀,人家不好意思了啦,您还是别表扬我了啦,我怕我受不了,高血压犯了,当然你小小的表扬一下也行。”渺觅看着她,目光露出前所未有的呆滞说:“同志,先别激动,能听我把话说完不?”其他伙计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渺觅说:“安静!”结果没效果,渺觅又故意说:“否则扣工钱!”瞬间安静得出奇,绣花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到,渺觅说:“令旗秋,其实我并没有表扬你的意思,还有以后能不能把我说的话一次听完,谁说要颁奖给你了,但其实我还没有说完,我所说的第一名并不是最好的,而是最差的,明白了吗。”


顿时,听见此话的令旗秋立刻变得特别伤心,看起来快要哭出来了,大会很快结束了,海布看到令旗秋很伤心,就想去安慰她,但令旗秋不但不理不睬反而很凶,说:“你过来干嘛,多管闲事。”海布说:“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下次努力就好了,干嘛这样啊。”令旗秋发火了:“不用你管我!”海布说:“其实这也没什么,干嘛钻那个牛角尖呢,你很好的其实我觉得。”令旗秋说:“那我哪里好了。”结果海布想了很久没出声,令旗秋说:“行了,我早就知道自己身上都是缺点,又懒又馋有笨,几乎没什么优点。唉,真傻,我怎么会相信自己会拿奖呢。”海布说:“别这样,你不差。”令旗秋说:“别安慰我了,又不是第一次被批评,早习惯了。”海布说:“只要努力他们就一定不会小看你的。”令旗秋说:“我就是这样的人,缺点早就成为了我的风格了,算了,我习惯了,让他们说去吧。”海布说:“你情绪恢复得好快,这么快就好了,看不出来你是个乐天派,早知道就不来安慰你了。”


令旗秋笑着说:“那还能怎样,这样会短命的。”海布说:“我找到你的优点了,就是这个,值得我去学习。”令旗秋笑了,说:“突然间好想出去玩啊,因为天气预报说明天是个大晴天。”“是嘛,我也去。”海布笑着说。“好吧,那就算我谢谢你的安慰了,明天我休息。”令旗秋说。然后,她们俩在一起笑得很灿烂,就在此时,不知从哪里来的雨,很大,令旗秋说了一句:“天气预报不是说今天没雨吗,啊,我的衣服还没收!”正准备躲雨的时候,一阵大风把海布吹走了,令旗秋像木头一样呆住了,看她远去的身影,自言自语:“这是什么情况?”


话说那个小女孩海布,猜,她被带去了哪里,猜对了,她有穿回去了,之后,她从书本里跳了出来,此时她脑海里瞬间有了灵感,想把这奇妙经历写进小说,于是她行动了起来,在回头看看会乐客栈,伙计们很快知道了海布被吹走了,很想念她,但天长日久之后,他们的生活依然想往常一样平淡的继续着。(金象微电影网)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