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石之搭车

三生石之搭车

作者:admin 年代:其他 类型:爱情, 评论:0评论 查看: 发布时间:2015-05-09 00:00
  • 故事梗概

第一幕:乡间路上 日 外

风景秀丽的乡间路上,作书生打扮的林凡,背着行囊边走边欣赏风景。

远处,一架马车缓缓行来。两者相会时,林凡招手拦车。赶车人并未理会。马车行过十余米,赶车人忽然停下车。林凡见状大喜。急忙赶上

林凡上前拱手作揖:小生林凡,是进京赶考的举子。只因路上贪恋风景。不想错过了宿头。冒昧拦车,还望见谅。

车夫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听到此处不耐烦的挥舞着马鞭:俺听不懂,说人话

林凡:我想搭车……

车内传来两声轻笑,林凡听出是女声,面色一变

小薇os:小姐。这酸儒倒是挺有趣儿的。

黎雪os:让他上来吧。不过车里都是女眷,多有不便,就让他坐在外面好了。

小薇os:小姐,这……

林凡:多谢小姐垂怜。小生不胜感激

说完慌忙上车对着车夫:劳驾……

车夫一挥马鞭,叫了声“驾”。马车启动,向前行去。

第二幕:车内 日 内

小薇:小姐,这要是让老爷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况且这人要是有什么歹意……

黎雪:那就不要告诉爹好了。左右不过一段路程,帮他一点又何妨。至于所谓歹意。难道刘叔是摆设不成?

小薇怪声怪气的:小姐,你呀就是心太善,见不得别人受苦

黎雪:别发牢骚了,这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小薇(对外面):喂,酸秀才,你可得规矩点。冲撞了我家小姐,你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赔的。要是敢揭开帘子偷看我家小姐。就让刘叔把你砍成八段丢去喂狗。听到没有?

林凡:小生省得。(看到车夫瞪着他)知道了。

第三幕:路上 日 外

马车不紧不慢的向前行驶。林凡规规矩矩的坐在车上看着前方,目不斜视。黎雪抬眼,透过车帘看着林凡的侧脸。心中荡起涟漪。小薇见状,欲言又止。

第四幕:城门口 傍晚 外

天色渐晚,马车终于来到城门口。林凡跳下马车。连连作揖。

林凡:大恩不言谢。若是他日小生高中,定携厚礼报答。敢问小姐府上何处?

小薇os:算你还有点良心,我们家老爷可是……

黎雪os:不必了。萍水相逢。今生也未必能再见。你走吧

林凡赧然:小生告辞。

转身离去,黎雪掀开车帘,目视着林凡的背影。良久,放下车帘。对车夫说“走吧,回家”。马车缓缓离去

第五幕:黎家 夜 外

寂静的夜晚,黎家大院忽然传出一声惊叫“有刺客”,接着仆役护院慌乱的在院子里四处搜索。并传来杂乱的叫喊声。

黎家家主黎子雄带着几名护院来到黎雪房门前,大力拍门

黎子雄:雪儿!雪儿!你怎么样?开门,快开门!

良久,黎雪打开门。披着外衣,神色茫然

黎雪:爹,怎么了?家里遭贼了么?

黎子雄:比这还严重。遭了刺客。

黎雪眼神复杂:爹,冲着您来的?伤着没有?

黎子雄:爹没事。凭他的本事还近不了我的身。有人看到他往这边来了。爹担心会对你不利。所以,过来看看。你可听到有什么异动?

黎雪:没有,女儿只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吓的不敢出门。小薇又不在……

黎子雄面色有些尴尬:这丫头总是这么没轻没重的.爹定不能轻饶她

正在这时,小薇衣衫不整,跌跌撞撞的奔至黎雪面前

小薇:小姐,你没事吧?

黎子雄:慌慌张张的,不像话。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在小姐身边?

小薇像是才看到黎子雄:老爷……奴婢……

黎子雄见状瞪了她一眼

小薇委屈的:奴婢刚刚内急,去方便了……

黎子雄:可曾看到有陌生人经过?

小薇被黎子雄急切的样子吓到:没……没有……

黎子雄大怒:有还是没有?!

黎雪:爹,别为难小薇了。她若是见到那刺客。还有命站在我们面前吗?

黎子雄:也对,(对小薇)好好照顾小姐,小姐若是有什么闪失,唯你是问!

小薇:是!奴婢一定好好照顾小姐!

黎子雄转身对大家:刺客受了伤,想必逃不远。你们都给我仔细搜,还有,今晚都不许睡觉,加强戒备!

众护院:是!老爷!

护院们散去,黎子雄看了看黎雪和小薇。转身离去

小薇:小姐,回去睡吧。天亮前应该没事了

黎雪眉头一皱:小薇,去厨房烧些水来

小薇:是,小姐

小薇转身离去。黎雪进屋,关门。

第六幕:黎雪房内 夜 内

黎雪关上房门,进了内室。一把剑从身后架在她的脖子上。

黎雪:现在四下无人,你完全可以不声不响的杀了我,所以,还是把剑放下吧。

黎雪手捏剑刃,轻轻移开。转身看到一个黑衣人蒙着面。身上多处受伤。鲜血汩汩流出

黑衣人有些诧异:你不怕死?(声音中压抑着痛苦和虚弱)

黎雪:你又不想杀我,我为何要怕?你伤的很重。需要马上包扎。

黑衣人终于弃剑,晕了过去。黎雪大惊,上前探了探黑衣人的鼻息,顿时放下心来,却又好奇心起,盯着黑衣人紧闭的双眼。伸手要去揭开他的面巾,触到黑衣人脸庞又迅速缩手,犹豫不决。黎雪深吸一口气,小心揭开面巾,一张清秀的面孔呈现在她眼前,却原来是林凡。

(闪回:第三场,黎雪透过车帘看着林凡的侧脸)

黎雪:是你……

黎雪试图扶起林凡,因力气不足,总也扶不起来。这时,忽然传来敲门声

小薇os:小姐,水烧好了,小姐

黎雪大惊,手一松,林凡摔在地上,痛哼出声。黎雪急忙捂住林凡的嘴。

黎雪强自镇定:好,这就来。

黎雪遮起内室的帘子。深吸一口气,打开房门。

小薇看到黎雪身上的血迹:小姐,你……

黎雪微羞:我……哦,小日子提前了。好了,我自己能处理。水放在这里,你回去睡吧。放心,爹那里我会去说,不会让你受罚的

说完推搡着小薇出房门,“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小薇疑惑的os:小姐这是怎么了?

门外传来小薇的呵欠声及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黎雪轻抚胸口,抚平气息。进入内室,看着昏迷的林凡,无奈的摇摇头。一点点的把林凡拖到床上,小心的解开林凡的衣服,看着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找来金疮药和纱布。端来热水,小心的擦拭伤口,上药,包扎。当一切弄好之后,黎雪已经疲累不堪。靠在床边就这样睡着。

第七幕:A刑场 日 外

林父,林母身着中衣,披头散发的跪在断头台前,身上血迹斑斑。刽子手在旁抗刀矗立。台下除了几个衙役。没有一个百姓在场

黎子雄身穿官服,手持令牌。

少年时的林凡躲在角落远远地看着台上的父母。含泪的双眼圆睁着。扫向黎子雄时,目露凶光。

黎子雄看看天时,目光又环顾四周。将手中令牌大力掷出,喝一声“斩”,刽子手手起刀落。台上血溅三尺

B黎雪房间 日 内

林凡惊醒。大汗淋漓。睁开双眼环顾四周,发现了在床边的黎雪。沉吟一会儿。吃力的坐起来。不想却惊动了黎雪。

黎雪微笑:你醒了。

林凡:为什么救我?

黎雪:没什么,只是见不得眼前有人受伤,而已。

林凡:我是来杀你父亲的——

黎雪:你杀不了他的。这些年,想杀他的人多不胜数。他不是一样活到现在?

林凡挣扎起身。

黎雪按住林凡:别动。你伤得很重。整个黎府都戒备森严。暂时是别想离开了。放心,我这里很安全。一般情况下没什么人来的。你安心在这养伤吧

林凡取出随身携带的伤药,服下后运功调息。黎雪在旁静静地看着。许久之后。林凡伤势见好。黎雪欲言又止。

林凡:你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爹么?

黎雪(尴尬地):只是有些好奇。你不想说可以不说。他的事我知道一些。这些年他重金雇佣了很多高手保护自己。那些来杀他的人,理由无非就是一个,复仇。相信你也不例外。

林凡盯着黎雪的眼睛黎雪目光闪烁,装作不在意却掩饰不住好奇心。

林凡:黎子雄这个狗贼丧心病狂(黎雪面色尴尬)当年为官一方,鱼肉乡里。我家中有一宝物,代代相传。不知怎么被他得知。几番讨要无果。居然罗织罪名,构陷我爹通匪。我爹事先得知,将宝物交给我。嘱咐我要逃得远远地。后来,我暗中潜回(闪回:黎子雄大喝“斩”刽子手手起刀落)

黎雪此时已是泪流满面。

林凡:那时我就发誓,不杀此贼,誓不为人。我四处拜师学艺,苦练武功。并且暗中打听黎子雄的行迹.

黎雪忽然很紧张:那你与我的相遇,也是在计划中咯?

林凡:不是,我昨晚潜入这里才认出你的

黎雪轻舒一口气:就不怕我喊人来抓你?

林凡:怕!但是我已经快支撑不住了。所以,我只能赌。

黎雪轻笑:好在,你赢了。现在好些了么?

林凡:恢复了七八成。我该走了。继续待下去会对你不利。

林凡起身向门口走去

黎雪:我帮你!

林凡顿住,转身不可思议的王者黎雪

黎雪:就算你成功离开。日后还是会回来杀他。索性我帮你杀了他。很奇怪是么?我为什么要帮一个外人谋害自己的父亲?事实上,在昨天以前,我一直在乡下为娘亲守孝。娘亲的丫鬟在我回来之前告诉我:黎子雄,根本不是我的父亲,反而是我的杀父仇人!二十年前,黎子雄垂涎我娘亲的美色。用计杀害我的生父。强娶我娘亲过门。那时,娘亲已经身怀有孕,为了我。她不得不委身于这个恶棍。含辛茹苦抚养我长大。直到三年前为了阻止黎子雄把我许给一个本县的恶少而服毒自尽……

C黎母房间 日 内

三年前

黎母虚弱的躺在床上,黎雪握着母亲的手,泣不成声

黎母:悔……悔不该……让你认贼作……父。娘……能帮你的……就这些了……

黎母手无力的垂下。撒手人寰。黎雪失声痛哭

D黎雪房间 日 内

黎雪强忍悲痛:三年守孝期满。黎子雄派人接我回来。仍是打算让我和那个恶少成亲。所以,我打算铤而走险。找机会杀死黎子雄。就算杀不成,我也甘愿一死,好去地下与爹娘团聚。

林凡义愤填膺:这个狗贼……恶贯满盈!我一定要杀了他,为你我的爹娘报仇!

黎雪:你一个人根本无法接近他十步之内,如何杀?只有我能帮你,给你制造杀他的机会。

林凡:好,只要有机会。我绝不会失手。到时黎府必然大乱。我就带你离开,远走高飞。找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

黎雪害羞的低下头去,转而又忧虑:能不能活下来还未可知……

林凡:这好办,我们现在就定下盟约,到时就算死,也要在一起。

黎雪坚定地:恩!

二人携手跪地,共同宣誓

林凡:天地为证,日月为媒。我林凡愿与黎雪结为夫妇。生同衿,死同穴。生生世世,永不相离。如违此誓,身死魂灭,不入轮回。

黎雪:天地为证,日月为媒。我黎雪与林凡结为夫妇。生同衿,死同穴。生生世世,永不相离。如违此誓,身死魂灭,不入轮回。

二人向天地三叩首。起身紧紧相拥

第八幕:黎雪房外 日 外

小薇悄悄离去

第九幕:黎府正厅 日 内

黎雪带着身穿仆役服装的林凡跨入正厅大门,大厅中央已经摆下一桌酒宴。黎子雄端坐主位。丫鬟小薇静立在侧。除此再无旁人。

林凡拦住黎雪:有点不对劲。

黎雪:随机应变!

黎雪来到黎子雄身前福了福身:雪儿给爹请安!

黎子雄满含深意的,微笑着看着黎雪:坐吧,都坐!

黎雪与林凡面面相觑。林凡收起仆役的姿态。大大方方的坐下。黎雪迟疑了一下,也挨着林凡,坐在黎子雄的对面。目光扫了扫小薇,小薇顿时目光闪烁。

黎子雄:倒酒!

小薇端起酒壶,给三人一一斟满后回到黎子雄身旁

黎子雄端起酒杯:雪儿,不给爹介绍一下你旁边的这位?

林凡:林凡!十年前,被你诬陷通匪,斩首示众的,是我父亲

黎子雄:哦……老夫想起来了!是漏网之鱼!老了老了,当年杀的人太多,都记不清了。你觉得现在有把握杀老夫了?

林凡紧握双手:没有,那又如何?纵然拼得一死,也要取你狗命。

黎子雄:年轻人!太冲动了。不为雪儿想想?

黎雪:别假惺惺了,你会放过我们?

黎子雄:也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拿下!

林凡抖手取出长剑刺向黎子雄。在剑尖距黎子雄不足一寸时,被突然出现的一把剑格开。大厅中,无声无息的出现三名黑衣武士。持剑冲向林凡。四人战成一团,林凡拼尽全力怎奈寡不敌众,渐渐落入下风。黎雪担忧的看着交战中的林凡,黎子雄止不住得意的狂笑,黎雪看准机会,拿出贴身藏着的匕首刺向黎子雄。黎子雄闪身躲在小薇身后,黎雪不及收手,一刀刺中。小薇当场死亡。黎子雄一把推开小薇。反手擒住黎雪将匕首横在黎雪颈前。

黎子雄:贱人!枉我好吃好穿的供养你长大。你居然要杀我。早知今日,我就在你一出生就掐死你!林凡。束手就擒,不然我就杀了她。

林凡分心,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招数越加施展不开。黎雪看着浴血中的林凡泪流满面。

黎雪:相公,记住我们的誓言。

林凡大惊:雪儿!不要!

黎雪毅然决然的握住匕首刺向胸口。刀刃透体而出又刺入黎子雄的胸口。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倒地的二人。林凡眼中充斥着惊讶,愤恨,绝望的情绪。随后仰天长啸,一剑杀死对方三人。林凡倒拖长剑,一步一步迈着坚定地步伐来到黎子雄面前。

黎子雄气喘吁吁的:来人呐……快来救我……好汉饶命……我所有的家产都……都

可以给你。别杀我……

林凡举剑欲刺却被一只手拉住,原来是车夫刘叔,林凡怒目相视。

刘叔:他已经是个死人。别脏了你的手。带着雪儿离开吧。

林凡弃剑,小心抱起黎雪。走向大厅门口。耳边回响起两人立下的誓言

林凡:天地为证,日月为媒。我林凡愿与黎雪结为夫妇。生同衿,死同穴。生生世世,永不相离。如违此誓,身死魂灭,不入轮回。

黎雪:天地为证,日月为媒。我黎雪与林凡结为夫妇。生同衿,死同穴。生生世世,永不相离。如违此誓,身死魂灭,不入轮回。

第十幕:某公路 日 外

现代

黎雪站在路边,一遍一遍的向公路上疾驰的汽车招手。却没有一辆车愿意停下来。看上去很懊恼。泄气。

林凡开着车,行驶在公路上

旁白:我喜欢像这样漫无目

的的开着车四处走。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找什么。或许,只有遇到了,才会明白。

车外划过一道美女的身影,林凡急忙刹车。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林凡倒车,到美女身旁,四目相对。仿佛看到了前世的黎雪。

黎雪拉开车门,语气不善:我要去市区,带我一程

林凡自嘲的一笑。车子急速向前开去。

THE END(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