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4000

原点¥4000¥4000

作者:admin 年代:现代 类型:爱情,温情 评论:0评论 查看: 发布时间:2017-03-11 00:00
  • 故事梗概
试读:

1 乡村小镇,破旧的书店——日

不知是什么力量驱使女子来到了这里,眼前是一个破旧的书店。上方的牌匾尽显沧桑,苍劲有力的大字如今也变得败落不堪。

书店的墙壁沾满了泥灰,腐朽的痕迹若隐若现。

女子扫视了一眼牌匾,随后推开了老旧的破门。

吱呀

开门声犹如凄厉的尖叫,屋内昏黄的吊灯努力照亮着每一个角落。

两侧畸形的书架上,错落有致的排列着图书。在灯光的衬托下,整个氛围显得有些诡异。

【老者】呵呵,欢迎光临... 

从书店中央传来苍老的声音,女子闻声望去。

中央摆放着一张沙发床,旁边是书桌,我们暂且叫它‘前台’。

【老者】来来,先坐下。

也许是太久没有生意,女子的到来让老者欣喜若狂。他忙不迭站起身,给女子让座。

女子缓缓走到老者身边,坐了下来。

昏黄的照明下,老者的服饰朦胧不清,可他的脸却清晰可见。然而,他的半边脸带着一副月牙状的黑色面具,倒是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也许是沙发床太过舒适,女子有些昏昏欲睡,但她努力抑制惺忪的睡眼,静静等待着老者的发言。

老者走到左边的书架,抽出一本尘封已久的书籍,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将它慢慢翻开。

【老者】你相信命运吗... 接下来的故事,与命运有关...

 

人民医院,走廊——日

幽静的医院走廊,两名男子在不停的来回踱步,他们焦虑不安。

【护士】姜易辰先生,请进吧。

护士冰冷的声音传入耳膜,姜易辰无奈的叹了口气。

【海洋】爸,咱们进去吧。

望着比自己还要痛苦的儿子,姜易辰必须坚强起来。

【姜易辰】走吧,这是最后一次见你妈了。

海洋用力点头。

 

人民医院,病房——日

父子俩随护士来到病房,病房的面积不大,大约只有20平米。里面有一张病床,病床上,躺着一位中年妇女。

她面黄肌瘦,看起来十分憔悴。惨白的脸颊,印有重重的黑眼圈。氧气罩下是干涸破裂的嘴唇,正无力的一张一合。

【护士】李惠,看看谁来探望你了。

李惠努力的睁开双眼,缓缓侧过头,看向门口。

海洋率先冲上前,他跪倒在地,将头深埋在李惠的床边。

【海洋】妈!

李惠缓缓伸出手,海洋立刻将手放了上去。

【李惠】你这糊涂的老妈,有时都认不出你了,不会怪妈吧。

海洋使劲摇着头,眼泪夺眶而出。

【李惠】海洋啊,妈真的对不起你啊。

【海洋】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啊,妈!

【李惠】以后妈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 对不起。

李惠原本就无力的声音,此刻更加沙哑沧桑。

【海洋】妈,你说过,你会永远陪在我身边的... ...

【李惠】妈说的话你都记得啊,呵呵... ...海洋啊,能让妈抱抱吗。

李惠挤出了慈祥的笑容。

海洋轻轻抱住了躺在病床上的李惠。

【李惠】我儿子果然长大了... ... 答应妈,一定要健康快乐啊。

【海洋】妈,我答应你。

海洋慢慢挪开身体,姜易辰走上前,站在了李惠面前。

姜易辰的眼神里写满了哀愁,他此刻心如刀割。

【李惠】你无论何时都这么英俊,相比之下,我是不是很难看啊,呵呵。

【姜易辰】怎么会呢,你永远都是最漂亮的,今天更漂亮!

【李惠】呵呵,你说的谎话今天却像真话。

【姜易辰】这不是谎话,你是最漂亮的。

姜易辰跪在李惠面前,轻轻牵起了她干枯的手。

【李惠】你还记得,当初是怎么向我求婚的么?

【姜易辰】当然记得,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李惠】你还记得啊,呵呵...

李惠试着将氧气罩取下来,可无助的身体像是被绑住了手脚。

姜易辰帮李惠取下了氧气罩。

【李惠】不舒服啊,这是最后一次见你,我不想带着它... ...

【姜易辰】你在胡说什么啊?什么最后一次!

【李惠】你说谎总是这么不自然,你明知故问.. ... 呼,呼.....

离开了氧气罩,李惠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姜易辰试图重新给她戴上,却遭到了拒绝。

【李惠】呼,呼— 我死了以后,你,你就再婚吧,这是我的心愿。

【姜易辰】别说这种傻话!

姜易辰不由得提高了嗓门。

【姜易辰】我绝对不会再婚的!

【李惠】你不是说过,你会实现我所有的心愿吗。为了海洋,再婚吧。海洋需要一位母亲。

【姜易辰】可是。。

【李惠】你会实现我的心愿吧?突然好冷啊,能抱抱我吗?

姜易辰轻轻抱住了李惠。

被温暖包围的李惠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李惠】我们刚开始恋爱的时候,你就是这样抱着我的... ...对了,我还有一个心愿。

【姜易辰】说吧,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李惠】可以对我微笑吗,就像以前... ...

姜易辰努力做出笑脸,可内心却如凌迟般痛苦。

面对姜易辰的微笑,李惠心满意足的闭上了双眼。

【李惠】谢谢你...

【姜易辰】我爱你... 



凄凉的声音警示着一个生命的终结,心电图无情的画出一条无止境的直线。

 

殡仪馆——日

狭窄的殡仪馆内,充斥着哀悼声,正中央悬挂着李惠的黑白照片。

李惠的葬礼来了很多人,所有人都在为她惋惜。

凝重的气氛将整个世界变成了灰色空间。

姜易辰目光空洞,他始终无法摆脱失去李惠的痛苦。

 

姜易辰的家,庭院——日

结束了火葬,姜易辰带着海洋回到家。

推开大门,眼前是一个庭院。

因为李惠喜欢庭院,所以姜易辰就买了这一套带有庭院的房子。

可如今,这里的一切让姜易辰撕心裂肺。

李惠曾经最爱坐的那把摇椅依然在坚守岗位,可惜人去楼空,剩下的只有悲伤。

【海洋】爸,我先回屋了。

海洋的声音完全没有花季少年的朝气。

【姜易辰】哦,今天辛苦了,进去休息吧,等会出来吃午饭。

【海洋】不了,没胃口,晚点再吃吧。。爸,你也进去休息吧。

【姜易辰】知道了。

当海洋走进房间,姜易辰拿起了角落的扫把。

他开始慢慢清扫庭院,散落的几片树叶,排列整齐的盆栽,悬挂在门梁上的平安符,无不勾勒出李惠的身影。

姜易辰跪倒在地上,紧闭双眼,仰天长叹。

【姜易辰】啊——!李惠!啊——!!

呐喊转化为哭泣,姜易辰无力的趴在地上。

从那天以后,姜易辰推掉了一切课外活动,他只想多腾出时间,陪伴无助的海洋。

曾经的忙碌忽视了家庭,更何况海洋刚刚失去了母亲。此刻,姜易辰必须成为海洋的彼岸。

 

姜易辰的家,客厅——夜

姜易辰为海洋准备了丰盛的晚餐。

【姜易辰】海洋,吃饭了。

【海洋】爸,明天就是妈离开我们的七七四十九天了。

【姜易辰】是啊,我们该为她准备祭祀了。

海洋默默的拿起碗筷,侩了一勺米饭放进嘴里,伴随着哽咽,他用力咀嚼。

姜易辰也陷入沉默,他刚端起饭碗,门外传来了门铃声。

姜易辰放下碗筷,走去开门。

门外是姜易辰的助教,李倩。她是一名刚毕业的研究生,清新水灵,十分聪明。

【李倩】姜教授,您好。系主任让我来通知您,为了几天后的学术会,希望您能参加今晚的讨论会。这次的学术会规模比较大,参加的嘉宾都是一些达官显贵,如果没有您的加入,学术会恐怕会很难进行下去...

姜易辰皱着眉头,苦思冥想。

【李倩】拜托了,教授!

李倩向姜易辰鞠了个躬,但她久久没有抬起身子。

【姜易辰】哎,知道了,去通知系主任,晚上的讨论会,我会参加。

【李倩】果然,您还是拒绝了...

【姜易辰】嗯哼,李助教,我说我会参加。

李倩急忙抬起头,两眼冒金光。

【李倩】什么?!参,参加!真的吗?你真的参加吗?

姜易辰苦笑着点了点头。

【李倩】太好了,太好了!那我马上去通知系主任!

李倩转身欲离开,可刚迈了几步,又转过了头。

【李倩】教授,晚上还是老地方,是您最爱去的渔翁小酒吧!

姜易辰刚想说点什么,李倩早已消失了踪影。

姜易辰无奈的摇头苦笑,关上了房门。

【海洋】老爸,重大的讨论会尽量不要缺席。至于我,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十八岁了。

【姜易辰】呵呵,好吧,那你今晚就别等我了,早点睡吧。

【海洋】知道了,早点出发吧,别迟到。

 

渔翁小酒吧——夜

小酒吧面积不大,却高朋满座,这里是老字号酒吧了。

简单干练的装潢不失典雅,绚烂的灯光不放过任何角落。

系主任以及教授,助教们围坐在一张圆形酒桌旁,大家纷纷为学术会出谋划策。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但每个观点都引人入胜。

讨论会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直到迎来尾声。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对准了姜易辰,姜易辰放下手中的酒杯,沉默片刻。

姜易辰学术会的总结对我来说压力太大,而且我也没有做好准备。可否让其他人来代替我,做这次学术会的总结呢?

李倩连忙放下酒杯,紧张的望着姜易辰。

李倩不可以啊,姜教授。

一旁的陈教授重重叹了口气。

【陈教授】老姜啊,你也知道,这次来参加学术会的,都是重要人物。他们可是冲着你来的,如果你不做总结,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

面对陈教授的忠告,姜易辰沉思默虑。

【李倩】对啊,姜教授,这次学术会,还会现场直播呢。

【姜易辰】什么?现场直播?

姜易辰的话音一落,所有人都向李倩投去憎恨的目光。

李倩红着脸,急忙缩起脖子,吐了吐舌头,以表歉意。

系主任其实,前不久,理事会通报说,他们会根据这次学术会的结果,提供支援资金。

系主任的表情充分说明了学术会的重要性。

【姜易辰】系主任和诸位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那这样吧,给我点时间考虑,我会尽快给你们答复。

系主任好,姜教授,那就拜托了。

系主任将酒杯高高举起,其他人也都紧随其后。

【系主任】来,为了学术会的圆满成功,干!

【大家】干!

有关学术会的讨论到此告一段路,大家都陷入了酒池肉林。每个人都喝得酩酊大醉,但手中的酒杯却深不见底。

一杯接着一杯,就这样喝到了深夜。

*** ***

【李倩】姜教授,姜教授,您没事吧?

在李倩的轻轻晃动下,姜易辰慢慢睁开了双眼。

酒劲未消,眼前依然眩晕,大脑传来阵阵巨痛。姜易辰揉着头,慢慢坐起身。

【姜易辰哎呀,我喝的太多了。

姜易辰皱着眉头,眯着眼环顾四周。酒吧里只剩下他和小倩两个客人。

【姜易辰其他人都走了?

【李倩】嗯,都走了,就剩下我了。

姜易辰缓缓站起身,可摇摆不定的身体,还是让他失去了重心,李倩赶忙上前搀扶。

也许是酒精作祟,姜易辰发现,眼前的李倩分外迷人。

就在这时,姜易辰隐约嗅到了李惠的味道,耳边也仿佛传来了她的声音。

(希望你可以再婚,这是我的心愿。)

【姜易辰】啊!

姜易辰急忙推开李倩,李倩惊讶的望向姜易辰。

【姜易辰】啊,啊,对不起,李助教,对不起。。

【李倩】没关系,姜教授,如果太疲倦了,就靠在我肩膀上睡一会吧。

姜易辰摆着手,酿跄的跑到门口,推开门,门外居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李倩缓缓走到姜易辰身边,探头望向门外。

【李倩】好大的雨啊,我们都没有伞。

姜易辰等一下

姜易辰急忙跑回屋内,他向酒吧老板借了把伞,随后回到门口。

【姜易辰】给你,你打伞回家吧。

【李倩】欸,姜教授,咱们一起打伞...

李倩的话还没说完,姜易辰就冲进了雨幕。

许久,待姜易辰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李倩把伞扔到一旁,从包中掏出了另一把雨伞,将其撑开,缓缓走出了酒吧。

 

8 下着暴雨的户外——夜

为了躲避李倩,姜易辰拼命奔跑在雨夜。

来到马路旁,他停下了脚步。雨水肆意拍打在脸庞,姜易辰抬头,目光刺穿雨珠投向天空,他想到了李惠

姜易辰李惠,是你在哭吗?!

借着雨水的伪装,姜易辰流下了眼泪。

【拾荒者】看样子,你有伤心事啊。

就在姜易辰悲痛不已时,不远处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

姜易辰回头望去,是一个落魄的拾荒者,他蜷缩在黑暗的角落,可怜而又神秘。

姜易辰我最深爱的女人,离开我已有四十八天了

拾荒者嚯嚯,阎王爷应该把她送到了好地方

虽然嗓音不得人心,可他的话语倒是让姜易辰十分满意。

姜易辰为什么要在这里避雨

姜易辰从钱包里掏出所有钞票,递给了拾荒者。

可拾荒者却只抽出了其中的五元钞票。

姜易辰疑惑不解,拾荒者却微笑着将五元塞进了怀中。

拾荒者把钱都给我了,你打算怎么回家呢,呵呵... ...别看我现在是个乞丐,可我也是信佛的人,你我皆有佛缘。你的心意我领了,剩下的你收回去吧

拾荒者从破旧的提包里拿出一束香火,递给了姜易辰。

【拾荒者】还有这些香,就当作礼物送给你了。你夫人祭祀的那一天,也许会用得上。

姜易辰默默的接过了香火。

雨水渐渐稀疏,拾荒者缓缓站起身,他留下了耐人寻味的笑容,漫步走向了远处。

姜易辰把香揣进怀中,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将湿漉漉的身体载进了车厢。

 

9 姜易辰的家,客厅——夜

姜易辰跌跌撞撞的走进客厅,发现灯一直亮着。

海洋从沙发上跳了下来,他急忙跑到姜易辰面前。凶恶的酒味蹂躏着海洋的嗅觉,他的眉间不由得皱起。

海洋爸,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面对失去母爱的海洋,一种怜悯与愧疚涌上心头。姜易辰一把将其拥入怀中,眼泪夺眶而出。

 

10 公园草坪——日

唧唧

小鸟清脆的叫声唤醒了惺忪的睡眼,耀眼的光芒抚摸着脸颊。

昨日的疲态依旧缠绕,姜易辰吃力的翻了个身。

【李惠】你没事吧?

多么熟悉的声音,这是陪伴了自己20年的声音。

姜易辰猛地从草坪弹起,眼前的女生神似李惠,不过她非常年轻。

大脑如同失去了理智,姜易辰二话不说,飞快冲上前,抱住了李惠。

【姜易辰】李惠!

对方一脸的诧异,可姜易辰的双臂却搂得越来越紧。

姜易辰】啊!

随着悲鸣,姜易辰的大腿袭来剧痛。

原来是一个小女孩,她狠狠咬了姜易辰一口。

【小女孩】大叔你是谁啊,干嘛抱我姐姐!

小女孩把姜易辰狠狠推开,随后牵起李惠的手。

【小女孩】姐姐你也是,一个陌生人抱你,你居然都不反抗。

【李惠】小倩啊,不是你想的那样。。

【小女孩】行了,别说了,咱们快走吧!大叔,我看你酒醒的差不多了,快回家吧。不过我警告你,如果再敢吃我姐姐的豆腐,小心我!

小女孩做了个割喉的动作,以此警告姜易辰。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岁的小丫头,气场可真不小。

小女孩拉着李惠走向远处。

姜易辰】李惠,李惠她还活着?

姜易辰立刻追了上去。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