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姐姐议价

小鹿姐姐议价议价

作者:admin 年代:现代 类型:温情,职场 评论:0评论 查看: 发布时间:2017-01-03 00:00
  • 故事梗概
夜晚,室内

月光下,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身上蒙着被子,一点点挪动着去够桌上的一个收音机。房间外面依稀传来电视声,显然小孩的父母还没睡觉。孩子的小手把收音机一下子拿进了被窝。可以听见收音机打开,窸窸窣窣调节频道的声音。这时听到脚步声在门外响起,显然是父亲的拖鞋声从门前经过。收音机声立即小了下去。

父亲(画外音)

给伊(注:他)三百块就把十张认购证卖了,穷疯了啊。这买了股票以后多少金银铜钱还不晓得来。

母亲(画外音)

阿拉爷(注:爸)就是这样子人。伐要吵来,小人(注:小孩)都要被你吵醒了。

父母声渐渐远去,收音机声才又调大了。

小鹿姐姐(画外音)

欢迎小朋友们收听“小鹿姐姐讲故事”节目。

孩子兴奋地把收音机拿出了被窝,收音机的指示灯摇摇晃晃地照在他脸上。

小鹿姐姐(画外音)

小朋友们是不是想念小鹿姐姐了呢?

一群小孩(画外音)

想!

幼年佳佳

想!

小鹿姐姐(画外音)

好的,今天小鹿姐姐就来给大家讲一个伊索寓言的故事。今天我们的主角啊,是一只小兔子,和一只小乌龟。那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呢?

音乐渐响,跳出片头字幕“小鹿姐姐”,其中“鹿”字配有卡通鹿图案。

白天,室内

一双女孩的小手,在拨弄一盘磁带窟窿眼里的齿轮。床头柜上,一个劣质的HelloKitty闹钟在滴答滴答地走。

小鹿姐姐(画外音)

又到小鹿姐姐讲故事时间啦。这次讲的故事叫《坚定的锡兵》。小男孩收到了他的生日礼物,那是一盒并排站着的小锡兵。他们穿着红蓝相间的制服,神气活现地扛着毛瑟枪。可是有一个小锡兵,却只有一条腿,因为他是最后一个被做出来的,锡匠手里没有足够的锡了。虽然只有一条腿,他还是站得笔挺,稳稳当当。有一个藏在鼻烟壶里的小妖精,他可坏透了……

这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是佳佳的表妹。她仰面躺在大床上,玩弄着磁带。

表妹

佳佳哥哥,你看我不用录音机,也能让磁带倒回去。

镜头变焦,看到床的另一边,佳佳趴在床上,全神贯注在听录音机。

幼年佳佳

嗯?

表妹拿着磁带,凑到佳佳边上。

表妹

佳佳哥哥,你说磁带倒回去的时候,时间是不是也倒回去了?

佳佳一下子跳起来,想夺回磁带。

幼年佳佳

别玩了,还给我!妈妈刚给我买的,我考了语文数学双百,才能买小鹿姐姐的磁带。

表妹一扯黑色的磁条,磁带被扯成一团乱麻。佳佳动手去打表妹,两个人扭打起来。表妹哭了起来,佳佳也哭了。

小鹿姐姐(画外音)

小锡兵破坏了小妖精的魔法,回到了原来的房子里,又一次看到了可爱的跳舞姑娘。小锡兵很开心,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小姑娘,小姑娘也望着他,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幼年佳佳

妈妈,妈妈!琳琳妹妹,她不听话,她抢我的磁带!她!她就是个鼻烟壶里的小妖精!

妈妈(画外音)

这小人说什么呢?哪里有妖精?

远景,妈妈在安慰表妹。近处,佳佳抹着眼泪鼻涕,努力转着齿轮,想修复磁带。但磁带修不好,佳佳放弃了,把磁带轻轻放在床头柜上。听着录音机里小鹿姐姐的声音,他渐渐平静下来,安详地闭上含泪的眼睛。画面变黑。

小鹿姐姐(画外音)

这时候,鼻烟壶里的小妖精又出来捣乱了。他又施了邪恶的魔法,让小锡兵被扔进了火炉里。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融化,但他仍然坚定地扛着枪。

【此处略去五个场景,如有兴趣请与作者联系!】

白天,颁奖典礼

黑色的高跟鞋,深肉色的丝袜,绿色的裙摆,映衬着耀眼的熠熠灯光和飞舞的彩色纸屑。在激动人心的颁奖音乐声中,镜头慢慢上摇,年届五十的小鹿姐姐终于出现了。她脸上的浓妆盖不住皱纹,但还有几分优雅和神采。佳佳坐在台下,陶醉地望着台上的聚光灯下的小鹿姐姐。

小鹿姐姐(画外音)

时间女神站在时光的尽头,安详地俯视着大地,和人间的一切:那无忧无虑地飞舞着的小蝴蝶,那刚刚扑动翅膀迟疑着跃出鸟窝的小麻雀,那尚在牙牙学语就不安分地迈动起小胳膊小腿的小宝贝。时间女神热爱他们。夏天,赋予他们以阳光和甘霖;冬天,漫天的大雪轻轻飞舞……

白天,颁奖典礼

主持人

为了表彰退休人士陆春霞同志,多年以来对广大少年儿童的身心发展,做出的卓越贡献,特此为她颁发,杰出贡献奖!

小鹿姐姐微笑着向台下点头。佳佳在台下拼命鼓掌、叫好。

主持人

那么接下来的获奖嘉宾,年轻朋友可能比较熟悉了。他们就是近年来流行音乐的风向标,HDR组合!

台下一阵粉丝的欢呼和尖叫,一群长枪短炮的记者拥到台前来。小鹿姐姐有点慌乱,不知从哪里下台。她显然不是常穿高跟鞋的,脚步略显畏缩。

女记者(画外音)

这位女士,您稍微往左边让一下好吗?

男记者(画外音)

来了来了,HDR的H来了!

更多的欢呼和尖叫。小鹿姐姐躲闪着走到台边。台下,佳佳站了起来,目光仍没离开舞台。

白天,颁奖典礼后的酒会

四周很嘈杂。小鹿姐姐端着高脚杯,一个人站着。佳佳走到她身后。

成年佳佳

小鹿姐姐?

小鹿姐姐猛地回过头,佳佳有些紧张。

成年佳佳(继续)

陆老师?我……我是《都市新报》的记者,我叫徐立佳。

小鹿姐姐布满皱纹的脸上绽开了笑容。佳佳也渐渐放了开来。

小鹿姐姐

哎,你好你好!是媒体的同志啊?

成年佳佳

您叫我小徐就行。我……我从小一直是您的忠实粉丝,我听过您的好多故事,伊索寓言,安徒生童话,我最喜欢的故事就是……

小鹿姐姐笑得更开心了,热情主动地抓住了佳佳的手,打断了他的话。

小鹿姐姐

哎呀,真是太好了!原来我当年这么多的小听众里,出了这么有出息的好孩子,我也知足了。

成年佳佳

哎,哎。

小鹿姐姐

哎,那小徐啊,你有名片什么的吗?你是哪一家单位来着?

佳佳受宠若惊、手忙脚乱地掏名片。

成年佳佳

有,有!

小鹿姐姐接过名片,打量了一番。

小鹿姐姐

都市新报。哎呀,真是太好了。

成年佳佳

有事您随时找我!

小鹿姐姐

好的,知道了。对了小徐,你下周三中午有空吗?

成年佳佳

啊?

白天,室内

在欢快的音乐声中,佳佳对着镜子打上领带,整理好仪容,又从橱里掏出一盒磁带,拿出里面的封面纸,揣进兜里,又往兜里放了一支钢笔。

白天,咖啡厅

咖啡厅里,小鹿姐姐和佳佳对坐。这对忘年交正聊到兴头上,笑得前仰后合。

成年佳佳

对了陆老师……

小鹿姐姐

别把我叫老了,就叫小鹿姐姐吧。现在都没人这么叫我了。

成年佳佳

小鹿姐姐,您能帮我个忙吗?小时候我就一直想……

佳佳一只手去掏口袋里的磁带封面纸和笔。

小鹿姐姐

小徐啊,我还要请你帮我一个忙呢。这个忙肯定比你让我帮你忙的大,不知当讲不当讲?

成年佳佳

您说,我一定帮您!

小鹿姐姐

小徐啊,你这个年纪,差不多也有孩子了吧?

成年佳佳

还没呢,我去年刚结婚。等我有了孩子,一定也让他听您的故事!

小鹿姐姐

是这样的啊,小徐,你不是媒体的吗?教育这条线,不知道你跑得多不多哦。我孙女呢,今年也五岁半了。按理说呢,应该是就近入学,我们实验一小旁边的学区房也头两年就买好了。没想到一到要入学的时候,把我们这个房子划到另一个学区去了。其实那个小学也不是太差的,但这样小朋友上学要多走二十分钟路来。早上么开车也是很堵的,小朋友早早要起床了。你也知道的,我一直就是最心疼小孩子嘛。不知道你教育这条线,有没有认识的人?

佳佳望着小鹿姐姐苍老的脸,那里的皱纹似乎显得更多了。小鹿姐姐好像感觉到了他的迟疑。

小鹿姐姐(继续)

这件事的确是有点麻烦的,我托广播台一些人问了,都说没办法。你们媒体的同志,不知道路子是不是多一点。钱我们肯定是出得起的,都是为了孩子嘛。唉,如果太麻烦就算了!

成年佳佳

没问题,我有同事是做教育报道的,我去向他打听一下,能帮忙的我一定帮忙!

小鹿姐姐又绽开了笑容。

小鹿姐姐

那真是太麻烦你了,小徐!哎,到了我们这把年纪,不为自己什么了,一切都是为了孩子。服务员,买单!

成年佳佳

不不,怎么能让您请客呢?当然是晚辈来买单。

小鹿姐姐

哪里的话?有人陪我聊聊我已经很高兴了。

说着,小鹿姐姐优雅地把信用卡按在服务员端来的托盘上。

白天,咖啡厅

小鹿姐姐和佳佳并排走向咖啡馆的门口。两人边走边聊——更合适的说法,是小鹿姐姐在聊,佳佳在听。听着听着,老年小鹿姐姐的声音渐渐遥远,来自小鹿姐姐故事磁带的背景音乐渐起,年轻小鹿姐姐讲故事的声音慢慢传来。

小鹿姐姐(画外音)

这种事情,媒体也应该曝曝光了。我们不是计较拆迁的这个钱,对吧,政府的工作我们也是支持的。但是原来这个灶片间就是公共空间,我们家用得少,不代表我们没有产权。我们也知道根据政策,灶片间是不按面积算补偿的。但是现在二楼这户人家一定要……

白天,室内

佳佳的双手慢慢打开一盒磁带。他掀开盖在录音机上的布,吹了吹录音机上的灰,把磁带放进去。录音机缓缓转动。

小鹿姐姐(画外音)

突然,一阵风把窗户吹开了。跳舞的小姑娘飞进了火炉,来到小锡兵的身边。第二天,女仆倒炉灰时,发现小锡兵变成了一颗小小的锡心,跳舞姑娘,留下了一朵亮晶晶的玫瑰。好了,小朋友们,今天的故事时间,就到此为止。

(完)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