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金马是最好华语电影奖?前初审评委:全因侯孝贤改良微影资讯

2017-07-23 06:45 0评论

 为何金马是最好华语电影奖?前初审评委:全因侯孝贤改良

侯孝贤

几经沉浮,金马奖依然位列华语电影的评奖翘楚,背后或许有各种原因,但最重要的一点,正因台湾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延续的文化脉络,包括政治形势下的坚守隐喻,令它得以留存至今,影响着华语电影继往开来。

反观大陆的金鸡百花,自掘坟墓。香港电影金像奖,自废武功。与金马奖相似的电影奖项,根本不需要做对比,已胜负分明。更可怕的一点,即便众多一致同意市场在大陆,但大陆像样的电影奖项,似乎不超过三个,不成气候。

第45届金马奖把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都颁给《投名状》以后,它也标志着华语合拍片大事件的终结。金马奖很快形成了新的阶段特色,也就是以褒奖小片、文艺片和艺术电影为主。形成巧合的则是,该阶段也就是侯孝贤担任金马奖主席的阶段(2009年到2013年)。直到今年出入围名单,不管最后大奖得主是谁,这种特点并没有消失。

观察这一阶段的获奖电影,除了《赛德克·巴莱》这种绕不开的现象级电影,金马奖把最佳电影颁给了《不能没有你》、《当爱来的时候》、《神探亨特张》、《爸妈不在家》、《推拿》,这些电影几乎清一色的文艺口味,有些更是遭到了较多的负面评价。预算几百万小千万居多,最多的《推拿》也不过千百万。

作为另一组参考对比,拿下最佳导演的名字似乎更具说服力,从台湾的戴立忍、钟孟宏到香港的许鞍华、杜琪峰,再到享誉三大节的蔡明亮、娄烨,金马奖通过奖项的颁发,似乎持有了神圣的标准,达到这条水平线的,不是创作的中坚力量,就是殿堂级导演。

还有一组对比,来自注目未来的最佳新导演,这个奖项从第47届金马奖开始颁发,获奖者包括何蔚庭、乌尔善、张荣吉、陈哲艺、陈建斌,同样一水的文艺片导演。即便乌尔善后来转投商业大片,然而金马看上的,是那部怪异的《刀见笑》。

基于这些过往历史记录,再看第52届金马奖的提名名单,无论局面还是结果,那都变得一目了然了。

张作骥的《醉·生梦死》,似乎比他之前的作品更加阴暗,也更加小众。影评人出身的翁子光,他的《踏血寻梅》几乎无人知晓,只是耳闻血腥暴力。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戛纳大奖,如雷贯耳。被誉为万玛才旦生涯最佳作品的《塔洛》,一如既往的藏语电影,黑白克制,情感冷峻。《山河故人》则是贾樟柯的口碑力作,一舞三生,一唱三叹,情感冲击十足。

无论谁得奖,最后都将遵循过往六年的基本规律。第52届金马,甚至比往年任何一届都要来得艺术见长,文艺主打。在含金量上,2015年与2013年的金马五十相仿,只不过格局上略小一些。

多年以后,如果参照金马奖的提名名单,普通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个热钱滚滚的时代,大陆正在超美冲冠。最佳导演上,徐克的出现或者是票房的反映,但我更愿意相信,徐克身上,代表的是少数香港导演的改良革新(譬如对红色主旋律的改头换面,对3D技术的探讨),而不是去堕落迎合。毕竟,现在就连香港电影,它也不是大陆市场的主打歌了。然而,票房似乎还是带来了一些变化,比如时隔多年再次出现了动画片提名,大家看好的是《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与两个最大奖项相比,最佳新导演出现了两种势力,一种是苏有朋和《我的少女时代》所代表的商业通俗电影,另一种是毕赣和《少年巴比伦》所代表的艺术和文艺电影。从启迪未来而言,这个奖项的选择,其实最有看头。

无论从量级还是影响力来看,这几届金马奖的结构都还挺相似,比如今年的《山河故人》加《塔洛》,何尝不就是去年《推拿》、《白日焰火》加《一个勺子》的组合?往前推,这种来自大陆的艺术片/文艺片还包括《浮城谜事》、《钢的琴》、《透析》、《斗牛》……这着实叫人猜想,如果《万箭穿心》和《边境风云》参加了第五十届金马奖,最后的大奖还会是《爸妈不在家》?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