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影视数据造假是诈骗 应用刑法打击微影资讯

2017-07-14 14:30 0评论

近年来,影视数据造假问题引发社会强烈关注,各种票房注水、收视率造假、点击量虚高等案例不时发生。


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张泽群、全国政协委员欧阳常林与张国立先后向收视率造假开炮,然而时至今日,这一造假现象依旧未能改观。


今年的全国人代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曹可凡将提交建议,建立公平客观的文艺评价体系,以打击影视数据造假现象。


全国人大代表、著名编剧赵冬苓对于抄袭作品、票房注水和刷数据等问题,认为应当“狠狠打击”,特别是票房注水等,已经形成了恶性循环,其实质是商业诈骗,“建议使用刑法处罚”。


全国政协委员、导演陈凯歌表示,目前影视行业存在的虚假票房现象,不仅是电影制作损失,也是观众和国家等所有方面的损失。他认为,“这件事情,要靠国家,也要靠社会,一块努力,非解决不可。”


新闻回放     

 

2012年中视丰德影视公司董事长王建峰公开举报第三方公司买卖数据,某机构承诺一年只需5000万便可帮他迈进全国收视十强。


2013年9月湖南卫视部分地区收视为0,被疑因其他电视台购买收视而受牵连,喧嚣一时。


2014年4月北京地区收视出现异常表现,北京卫视被挤出本地前十,北京电视台经过长达一个月的跟踪数据分析,内部“认定”北京地区样本户疑似遭受污染。


人大代表:影视数据造假是诈骗 应用刑法打击-微影资讯-


2016年12月浙江卫视收视率遭遇断崖式下跌,从常年全国前五名,一下子跌至20名开外,创下了浙江卫视建台50周年来的最低收视纪录,原因是电视剧《美人私房菜》的制作方未购买收视率。



200元就能买几千万点击量  


曹可凡说,今年春节档,曾经遭遇严厉整顿的“幽灵场”死灰复燃,部分影院故意在凌晨制造虚假的“满座”;在视频网站上,部分电视剧、综艺节目的播放量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这背后的水分不少”。


据媒体报道,有的节目一天的播放量就高达五六个亿,实际上贡献点击率的全是“机器人”。“两百块钱就能买几千万的点击量”,曹可凡听闻这一消息时也是啼笑皆非。


据媒体报道,购买一集电视剧收视率的花费在30万到50万不等。也就是说,一部电视剧需要的“造假成本”可能高达几千万。


作为一位电视工作者,全国人大代表曹可凡对影视数据造假的危害体会更深。他表示,如同假食品威胁人们的生命安全一样,“假的”影视作品数据,污染的是老百姓的精神生活。他建议司法力量及时介入,“这实际上就是诈骗”


人大代表:影视数据造假是诈骗 应用刑法打击-微影资讯-


同样的故事发生在互联网平台上,它们的造假成本更低。曹可凡说,很多网店专门提供“刷视频点击量”服务。自吹自擂的“红包评论”、虚假评分、操控水军“黑”竞争对手,曹可凡列举各种数据造假,它们的背后无一不是为了利益。


曹可凡认为是时候说“不”了。如果任由这样的造假行为形成风气,电视台、制作方、广告主、观众都是受害者,唯一的获利者只有操控收视率的造假公司。


曹可凡表示,如同假冒食品威胁人的生命安全一样,假的影视数据污染的是群众的精神生活。


票房造假应吊销从业许可证


针对影视产业数据造假,曹可凡分别提出建议。


电影票房造假,曹可凡建议,对于违规操作的相关公司,及时公布“黑名单”,吊销从业许可。至于那些将虚假票房与二级市场联动以不当获利的公司,曹可凡认为,这就是诈骗,应该向司法机关报案或者提起诉讼。


管理部门也应继续升级票务销售管理系统,进一步公开票房实时数据,甚至引入第三方审计机构。


对于收视率造假,曹可凡的建议是立法,以给主管部门和执法部门更多执法依据。


人大代表:影视数据造假是诈骗 应用刑法打击-微影资讯-


此外,曹可凡认为还应打破垄断,引入实时收视率等新的数据统计方法,实现多种收视率调查模式并存的科学体系。


至于网络剧数据造假,曹可凡为,应该建立异常数据备案机制,要求视频网站一旦发现数据移动,必须及时上报,接受上级主管部门的调查。

刷数据让影视业“深受其害”


记者:如何看待票房注水的问题?


赵冬苓:这是商业欺诈,无非是制造票房高的假象,哄骗更多人来看。《电影产业促进法》实施了,这是个好消息,会有相应规定。


记者:刷数据有哪些恶劣影响?


赵冬苓:我国影视业深受其害,应该狠狠打击,而不仅仅是罚款。现在已经形成了恶性循环,电视剧在卫视上价格高,网络剧价格也高,为了保证成功就必须用大明星,但可能会影响其他部分的投入导致质量达不到,最终就要买数据。


人大代表:影视数据造假是诈骗 应用刑法打击-微影资讯-


但是收视率造假的真正用意不是吸引更多观众去看,而是吸引广告商来投放广告,为什么前几年涉及业绩对赌呢?就是因为广告投放。这种赤裸裸的商业欺诈,应该用刑法打击。以前给电视台行贿,类似违法犯罪入刑后就好很多。买数据也是为了作品能有好的平台播出,性质一样的。


记者:查处容易吗?


赵冬苓:不好查,但是真的想查肯定有办法。这几年抓了很多电视台购片的,这种私下协议也查出来很多,关键是主管部门能不能下定决心。
 
“影响力不是数据能够解决的”


记者:虽然数据能够将一部作品推高,但是公众的判断力也不能忽视,如何理解其中的关系?


赵冬苓:影视作品数据背后的质量早晚能显示出来,收视率可以买到1.5或者更高,但真正的好作品是街头巷尾都在谈。去年有一部点击率排前两名的作品,我觉得一定很好,就去看了看评价,只有不到100人评价。


人大代表:影视数据造假是诈骗 应用刑法打击-微影资讯-


山影出品的《琅琊榜》、《欢乐颂》等作品,收视率都不是最高的,《琅琊榜》只在1%左右,《欢乐颂》也一般,但谈论的都很多,所以说影响力不是数据能够解决的。所谓泥沙俱下,其实就是说好东西总会留下来。


记者:你关注这些数据吗?遇到打分低怎么看?


赵冬苓:有时候我也会去看网友评论,哪些是制片方买来的能看出来,因为就那么几句话,一看就是假的;观众真实的反映,则是一百个人有一百个观感。


看到自己的作品打分不高也会生气,但没办法,影响不了,个人觉得如果作品分刷得特别低,也就是面子不好看而已。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 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